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六十七章 暖心暖肺
    比起那些削铁如泥的利器来说,这长鞭丝毫不逊色,而且似乎更加锋利许多。

    傅子恒难以置信的蹲下身,抱起那断掉的木桩看,原本以为只是浅浅的一道划痕而已,没想到竟然是连根切断!这简直让人匪夷所思。

    更让人难以想象的是这东西竟然是一个女人制作出来的,起初听傅子墨说秦落烟会做武器,他还有些不相信,可是如今亲眼看了,却才发现那真是一个了不得的女人。就这样的匠人,无论放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难能可贵的人才。

    “你确定这是秦落烟做的?”傅子墨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忍不住又问了一次。

    周礼和陈铁匠听见他直呼秦落烟的名讳,似乎有些不高兴,可是两人见傅子墨没有反应,也就没有吭声。

    傅子墨点了点头,“你不是看见了吗?”

    “若非亲眼所见,谁能相信?”傅子墨连连赞叹,忍不住拿起长鞭又到其他的木桩处试了试,每一遍挥下去的时候,都看似轻巧,可是一旦长鞭离开,伤害却又是立竿见影的。

    到最后,傅子恒几乎将这试炼场上的木桩都给废了之后才停下,他爱不释手,抓着那金属长鞭完全没有放下的意思。

    “看也看完了,你是不是该走了?”傅子墨心中想念那个人儿,又见傅子恒依旧兴趣盎然的模样,忍不住开始催促。

    傅子恒脸色一沉,“你这是在赶我走啊?我还想见见制作这长鞭的人呢,虽然不是没见过,可是这一次不一样。”

    以前在他看来秦落烟不过是个有几分姿色的女人,如今,却是被他当成了金匠来看,他作为一国之君,这种人才是应该给予她应有的礼遇的,否则她将来为他人所用了,那就成了南越国的损失。

    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傅子墨冷冷的道:“放心吧,她是本王的侧妃,一生都是傅家的人,是绝不会为他人所用的,你就放心回去吧。”

    傅子恒悻悻的撇了撇嘴,不得已点了点头,“好吧,看在你的侧妃做出这么一件好东西的份儿上,我就不和你计较了。这金属长鞭我就带走了。”

    说完之后,傅子恒还用手肘撞了撞傅子墨,凑到他耳边小声道:“真是看不出,你也有对一个女人上心的一天。”

    傅子墨让周礼找人送走了傅子恒,这才往秦落烟的房间走去。

    房间里,窗户都管得紧,虽然是白天,但是屋子里却很暗。他推门走了进去,衣袖一挥房门便重新关上。

    床上,一个娇小的身影缩在被子里睡得正安稳,他走到床边看她睡觉都眉头微蹙的样子,眼中不自觉的涌起了怜惜。他脱了鞋袜上了床铺,在她的身边躺了下来,伸手一勾便将她捞到了自己的怀中。

    只是,当她的身子靠过来的时候,他才发现她的身上竟然是冰凉的,尤其是那一双脚,竟然凉的宛若冰锥一般。

    很早以前就听说过,有些天生体寒的女子到了冬天的时候怎么睡也不能睡暖和,他这才惊觉,兴许秦落烟也是这样的女子,这都睡了好一会儿了手足依旧冰凉。

    他叹了一口气,将她的手握在手心里,又将她的脚放在自己双足之间。

    许是他的体温让她感觉到了暖意,她本能的就往他的怀里钻,当身体渐渐暖和的时候,她微蹙的眉头才渐渐舒展开去。

    这一觉,秦落烟睡得很安稳,一直到半夜才醒过来,就看见了身旁睡着的傅子墨,而且她还紧紧的搂着她,用他的双脚暖她的脚,用他的手暖她的手。手背上的温暖触觉,让她知道,眼前的一幕不是梦。

    她一直有手足冰凉的毛病,以前到了冬天,她都会将暖水袋放在床铺里,宿舍里的闺蜜都曾笑话她,活像一个老太太一般,她也不介意,总觉得用热水袋安全又环保,所以无论室友们怎么嘲笑她,她还是将这个习惯留了下来。

    前几日下了雪,她就琢磨着该做个木葫芦装了热水当成暖水袋用,只可惜又遇上做金属长鞭这事儿,这才将做木葫芦的事耽搁了下来。这又来到了武器作坊,更是没有时间去弄那些,所以睡觉的时候总也不安稳。

    “你醒了?”傅子墨一直很警醒,当她正眼的瞬间就睁开了眼睛,见她直愣愣的看着自己,他一阵疑惑,“还没清醒?这不是梦。”

    “嗯。”秦落烟应了一声,嘴角是一抹温柔的笑,不自觉的往他的怀中又缩了缩,用脸颊蹭了蹭他的胸膛后低低的道:“谢谢。”

    “不必,你是本王的女人,永远不必向本王言谢。”傅子墨抬手摸了摸她的头,似是想了许久,又似是犹豫了很久,却终究没有说出想要说出的话来,最后,也只是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温柔的吻而已。

    看他如此模样,秦落烟眨了眨眼睛,盯着他的下巴道:“你……”

    只是当她一开口,剩下的话就被他的吻堵在了喉咙里,他吻得很温柔,不像以往那么粗鲁,倒像是在品尝人间美味,每一个细胞,每种味道他都不愿意错过一般。

    好一会儿,秦落烟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他才放开了她,在她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听他低低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对不起。”

    三个字,他说得郑重而心疼。

    秦落烟怔了怔,突然明白过来他在为什么事而道歉,咬了咬嘴唇,她摇了摇头,“这件事你也是受害者,犯不着向我道歉的,是我自私了,只想着心中难受,却没有顾忌你的感受。这几日,你是不是也很难过?”

    她的善解人意,让傅子墨心中越发的内疚了起来,他叹了一口气,又道:“那日本王差金木去接你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了事情有些不对劲,可是到底还是中了她们的计,是本王无能给了她们下手的机会!本王至今都很后怕,如果不是你打破了她们的计划,那是不是你我之间就真的成了永别?”

    是啊,但凡她当时看见他和云小樱纠缠的时候有任何的胆怯和退缩,那事情的发展就会是足以让他们两人都痛苦一生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