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密旨
    尤其是这俊俏的男子明明穿着上等的锦袍,那锦袍的质地是他们这辈子都没有见过的奢华,而男子的脸上沾染了一些黑色的锅灰,锦袍的下摆还被烧焦了一大块儿,他却浑然不觉,双目直视前方,似乎没有感觉到周围传来的诡异视线一般。

    洗漱的铁匠们忘了要换水,就那么举着干帕子一遍遍的擦着脸,直到厨房里又走出一个娇小的女人来,这女人他们倒是认识,据说是武宣王的侧王妃,只见侧王妃三步并作两步跟上俊俏男子,还一脸笑意的挽住了他的胳膊。

    这一举动,立刻吓得好几个铁匠打翻了身前的热水,他们眼中惊恐,这侧王妃竟然敢公然红杏出墙?不,不,这肯定不可能,难道说那俊俏的男人就是传说中的武宣王?传闻里,武宣王倒是的确生了一张比女人还要魅惑人心的脸。

    事实摆在面前,反倒让所有人越发不淡定了,尼玛,那个男人竟然是武宣王?武宣王给侧王妃熬粥了?这放在普通百姓家也不是件寻常的事,更何况那人是武宣王!

    自那天以后,凤栖城便有了传闻,传说武宣王极度宠爱侧王妃,宠爱得连自己王爷的身份都险些忘记,当然,在这个封建的社会,这样的传闻里,男人的过度宠爱到最后都会发展成为女人的狐狸手段。

    所以,在官宦夫人们之间,也越发的流传起了关于武宣王侧王妃的消息,据说那侧王妃生了一张狐狸脸面,极尽狐媚手段将武宣王彻底迷惑住了,所以官宦夫人们大多数都是对她很不齿的。

    不过也有因此而动了心思的女人们,那些不得宠的女人,便恨不得来秦落烟这里讨教收服男人的手段、

    这些事,也是当有一个夫人真的找到秦落烟的时候她才知道的。不过那时候,已经为时过晚,小道消息已经传遍城里的各个角落,连给她解释的机会都没有了。

    傅子恒带走金属长鞭的第二日就颁下了一道密旨,密旨是给秦落烟的,大抵是说让她混入兵部的武器作坊,探查庚金的源头。

    “庚金?”书房里,秦落烟看完密旨,忍不住问傅子墨,“原来皇上的意思是要找那庚金的源头吗?”

    傅子墨点了点头,“没错,你也知道庚金的价值和黄金差不多,不过它的价值还是其次,关键是这种东西不能落入其他国家的手里,一个国家要强大要威震四方,必须要在武力上有底气,现在很多国家都在打庚金的主意,兵部有一名专门负责采买的管事,如今南越国的庚金几乎都是他采买进来的,但是那人是个怪人,很不合群,脾气有古怪,至今为止还没人知道他到底哪里弄来的庚金。”

    听他一番解释,秦落烟算是明白过来,原来这一切都是为了庚金这种新发现的稀有金属,不过也是,自古以来稀有矿产都是各大势力争抢的东西,只是这庚金贵重到让各个国家也重视的地步而已。

    “只是这样的话,那也不一定要我混进去啊,在南越国,但凡百姓臣子不都是皇上的人,兵部更是大有人在,近水楼台先得月,不是更容易探听到那人口中的信息吗?”秦落烟想了想,问出了心中疑惑。

    傅子墨看她的眼神里不自觉的多了几分赞叹,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你果然聪慧,当然不只是这样,本王刚才不是说了,那人脾气很怪,基本上不和其他人接触,却单单厉害的匠人另眼相看。而且本王说过,天机阁的人也混入了兵部,其中……很有可能还涉及到你的大师兄。”

    “天机阁的人?还有大师兄……”秦落烟忍不住心中一惊,突然醒悟过来,“你的意思是说,天机阁的人也在打这庚金源头的主意?”

    “对,而且还不只是天机阁。这段时间有不少有实力的匠人都混入了天机阁,虽然他们身后的势力不得而知,不过想也知道是为了什么而来的。”傅子墨的手指一下下的敲打在桌面上,每当他思考问题的时候,就是这么一个下意识的小动作。

    秦落烟听完便在屋子里徘徊,似乎也在认真的思考这其中的关节之处,最有实力的将人们都混入了兵部,而兵部又是南越国的核心部门之一,万一有什么机密泄露出去后果便不堪设想,更何况还有庚金源头这件事。也难怪这件事让傅子墨也不得不重视起来。

    “对了,周礼的技术也不错,为什么不让他去呢?”秦落烟又问。

    傅子墨皱了眉头,叹了一口气,“他虽然实力不错,可是你觉得比起你大师兄来,他能在那人眼中脱颖而出吗?”

    周礼和萧凡比起来,倒是的确没有任何的优势可言。她想来想去,似乎的确只剩下自己这么一个有可能和萧凡对弈的人。

    “那我什么时候去呢?”秦落烟想到了小御景,“兵部的武器作坊应该也是在凤栖城吧,我每天去上班,晚上还可以回来吗?”

    “上班?”对于她口中冒出的生僻词语,傅子墨已经见怪不怪,“你说的上班大底是做活儿的意思吧,这可能要让你失望了。兵部的武器作坊并不在凤栖城内,而是在凤栖城一个隐蔽的郊区,一个兵部武器作坊可是能制作出大部分南越国军队所需武器的地方,地方小了,你觉得可能实现吗,地方大了,那目标又太过明显。所以你去了兵部的武器作坊之后,回来的时间应该不会太多。”

    “啊……”一听他这么说,秦落烟的脸立刻垮塌了下来,走到他面前一屁股坐在了他的双腿上,“那我不是很久都不能看见小御景和你了?”

    傅子墨笑了,笑容里是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宠溺,“山不来就我,我却能就山。本王自然会去看你的,只是要委屈你一段时间了。”

    秦落烟俏皮的一口咬在他的唇上,带着些许娇喘的道:“让我去也行,可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就看王爷今天怎么表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