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七十章 作死的桂麽麽
    一个主动又风情的女人,总是会让男人把持不住的。

    在秦落烟主动送上双唇的时候,傅子墨的手已经沿着她的腰肢往上攀延了,他笑得很放肆,“你放心,本王的表现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

    他的话,惹得秦落烟又是一阵娇羞的笑,不过她的笑容还未完全绽放,整个人便已经被傅子墨推到。

    满室的暧昧涟漪重新上演,只是这一次,秦落烟拼命的咬着下唇,坚决不想让自己发出任何羞人的声响来,只可惜,没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情到浓时,她到底是忍耐不住的叫出了声。

    窗外的梧桐树上,有两只五彩的小鸟儿在嬉戏,听见屋子里传来的声响,似乎连鸟儿也觉得有些脸红心跳,尽皆扑腾着翅膀快速离开。

    半个时辰以后,秦落烟红着脸整理好衣衫来到窗边,推开窗户看了一眼院子,院子里没有人,没有任何声音,她作则心虚的四处看看,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在看什么?”傅子墨衣衫半敞,露出坚实的胸膛,胸膛上还有激情过后留下的痕迹。

    秦落烟俏皮的吐了吐舌,“我在看这次有没有人在听我们的墙角。”

    谁知她的话刚说完,傅子墨就笑了起来,他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双手合十摆了摆手掌,只见他的掌声刚落,就见院子里凭空出现了十来名暗卫。

    那一瞬间,秦落烟明显听见了自己表情龟裂的声音,好一会儿她都回不过神来,直到那些暗卫们一个个红着脸又消失在她的视线里之后,她才气得牙痒痒的转身走向了傅子墨,指着他的鼻子怒骂道:“傅子墨!你不是说以后做这种事的时候会让他们避开吗?你说话不算话!”

    傅子墨无奈的耸了耸肩,笑得很欠抽,“可是你刚才突然主动,也没给本王下命令的时间啊,所以……”

    所以,这都怪她咯?

    秦落烟欲哭无泪,却又无力反驳,只是红着脸趴在桌子上,一副捂脸见人的样子。

    傅子墨这才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好了,也不是听见一次两次了,多一次也不会怎么样。”

    “……”秦落烟沉默,债多了不愁的意思?她反正都没脸见人了,所以也就不差这一次了,可是……心里还是憋得慌啊!

    见她不吭声,傅子墨一把扯着她的胳膊将她拉到了怀中,“本王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一会儿本王就给他们下命令,以后如果我们亲密接触就让他们机灵的躲得远远地,不需要本王再单独下命令,可好?”

    他问她,可好?

    她眨了眨眼睛,对于他现在动不动就征求自己的意见,表示还有些不适应,不过她随即便动人一笑,点头道了一声“好。”

    只是,那时候,她不知道,就是这一声“好”,将来却是让她后悔了一声的错误决定,那时候,她哪里会想到,正是这样一个撒娇的要求,却险些葬送了他的性命。

    “对了,他那边已经准备好了,明日你就会以一个新身份混入兵部武器作坊,而且是女扮男装,一会儿你就熟记你的身份信息,万不可到时候穿了帮。”傅子墨突然想起这事儿来,忍不住又叮嘱了一番。

    秦落烟乖巧的点了点头,正要趴在他身上撒娇,突然就听院子外传来了交谈声,那声音她再熟悉不过,是桂麽麽。

    “王妃让我给王爷送了参汤来补元气,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拦着我?”桂麽麽的嗓门儿很大,明显是想直接让屋子里的人听到。

    听见桂麽麽的声音,秦落烟就想起那日桂麽麽带人将她抓到萧府看现场表情的情景来,虽然事后证实她不过是找了丫鬟拿了小御景的一个方巾来要挟她,而并没有真正接触到小御景,可是终究还是吓了她一个半死。

    “王爷,桂麽麽……身份真的那么特殊么?”秦落烟忍不住转头问傅子墨,桂麽麽做了那么多的事,傅子墨却依旧没有让人动她,这不得不让她深思起来。

    傅子墨也皱了眉头,伸手抚着她的脸颊,“她毕竟是本王母妃身边活着的唯一一个人了,所以留着她,不过是为了一份念想而已。不过,和你比起来,她算不得什么。你放心,前几日的事情,本王会给你一个交代。”

    秦落烟短暂的沉默了,眉眼低垂着,只是缓缓地点了点头。

    很快,傅子墨就让人将吵闹的桂麽麽带了进来,桂麽麽手中提着食盒,看见傅子墨的时候瞬间换了一副慈爱又衷心的脸面,她恭敬的向傅子墨磕了头,又拿出食盒里的参汤道:“王爷,这可是我和王妃守在厨房里好几个时辰才炖好的,特意趁热给您拿过来了。”

    傅子墨应了一声,目光冰冷的看向桂麽麽,道:“正好,落烟受了惊吓,正是需要参汤调理。把参汤给她端过来吧。”

    桂麽麽端着参汤的手一僵,脸上的笑容有些绷不住,悻悻的道:“落烟的身子弱,怕是经不得这参汤的大补,她要是想喝,一会儿我再去厨房里单独给她炖就好。这参汤可是我和王妃费了好些心思做的,还是您喝吧。”

    一个小贱人,也配喝她炖的鸡汤?桂麽麽脸上虽然挂着慈爱的表情,可是眼神深处的鄙夷还是无法遮蔽完全。

    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秦落烟眼珠一转,故意扯着傅子墨的胳膊当着她的面撒娇道:“王爷,桂麽麽怕是舍不得这参汤呢。可是我就是想喝呢,以前在家里受了后娘不少的欺凌,这参汤我可还没喝过呢,真想尝尝是个什么味道。”

    她将自己说得很可怜,一双眼睛更是楚楚动人。这么点儿小伎俩自然是瞒不过傅子墨的眼睛,不过他只是宠溺的笑了笑,点头道:“好,只要你想喝,本王让她们天天炖给你喝。”

    说完之后,他转过头,又对桂麽麽厉声喝道:“还不端过来?”

    桂麽麽见他动了怒,哪怕心中再不情愿却也不敢违背,只得端着参汤走了过来,不过,快要走到秦落烟面前的时候,她眼中一闪而逝的狠辣,猛地就将滚烫的参汤往秦落烟的脸面泼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