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七十一章 桂麽麽的下场
    秦落烟不懂武功,所以她避无可避。

    “贱人!去死吧,用我老婆子一命换这王府清净,值了!”桂麽麽有些癫狂的吼了起来。

    只可惜,这里不只是她和秦落烟两个人,还有傅子墨。有傅子墨在,这样的伎俩又怎么可能得逞?

    所以那一瞬间,秦落烟几乎想都不想就往傅子墨的身后躲,而傅子墨的确也没有让她失望,只抬手一挥,一道劲风徒然升起,将那泼出的热汤又袭回了桂麽麽的方向。

    只听桂麽麽一生惨叫之后就捂着脸孔倒在地上,那热汤尽数泼回了她的脸上,从指缝里可以看见她立刻红肿起泡的皮肤。她不断的哀嚎着,痛呼着,声音狰狞而扭曲,听得秦落烟的头皮一阵阵发麻。

    秦落烟心中一阵后怕,如果不是有傅子墨在场,那此刻倒在地上哀嚎的人就会是她,所以哪怕桂麽麽落得如此下场,她也生不起半分同情之心。

    “桂麽麽,本王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傅子墨也冷眼看着倒在地上的桂麽麽,一双眼睛里除了失望还是失望,只听他又缓缓的道:“上一次,若不是你从中作梗,本王又怎会轻易着了云小樱的道,竟然让云小樱控制了本王,让本王亲自支开了暗卫,若不是落烟及时出现,恐怕现在的后果……”

    听他这么说,一旁的秦落烟终于恍然大悟,一直以来,她都有意的避开这个问题,其中的很多细节因为牵涉到他和云小樱之间的事,所以她都刻意的不去问,虽然心中也有疑惑,可是却依旧忍耐着不往那个方向想。

    如今突然听他这么说来,心中顿时了然了许多。

    “在本王的心中,人,都是有价值的,你的存在或许对本王来说是一个祭奠,但是却也不是无价的,你的价值在上一次设计本王的时候已然用尽,本王原打算留你一条性命,谁知你却不知悔改,竟然又动起了歪心思。看来,本王是留你不得了。”

    傅子墨叹了一口气,抬起手,一个手势落下,屋子里便出现了一个黑衣人。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啊,奴才也是希望能替王爷清理干净身边这些狐媚之人,王爷,我一个奴才死不足惜,可是皇妃还在天上看着呢,皇妃她老人家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你被这个狐狸精迷惑啊!王爷,王爷……”

    桂麽麽一边哭一边喊,眼泪流下落在起了泡的皮肤上,隐隐有鲜红的血液从破碎的水泡里流出,让她的脸孔看上去越发狰狞。

    傅子墨的话让她彻底的恐惧了起来,仗着自己是先皇妃身边留下的唯一麽麽,她从来不只是把自己当做单纯的奴才来看,骨子里她觉得自己是不一样的,可是这一次,傅子墨真的动了怒,她害怕了,不得不搬出了先皇妃。

    秦落烟忍不住转头去看傅子墨,见他目光清冷表情没有变化过一瞬,心中却有些心疼,她知道他的故事,一个还没记清楚母亲的样子就死去母亲的人,在灵魂深处其实是渴望母爱的,可是他的母亲死了,连一件像样的东西都没有给他留下,唯一留下的就这一个老麽麽,所以他才会对桂麽麽如此纵容。

    从这方面来将,他其实骨子里也是一个极其重情义的人吧。

    “王爷,要不就……”秦落烟到底忍不住想开口劝一劝,倒不是对桂麽麽心软,不过是担心傅子墨灵魂会空洞那么一小块儿而已。

    “杀。”傅子墨扬起手做了一个手势,黑衣人立刻就将哀嚎的桂麽麽拖了下去。他没有转头去看桂麽麽,仿佛没有听见桂麽麽被拖走的时候声泪俱下的哭诉,他只是转过头看向秦落烟,“本王说过,会给你一个交代的,和你比起来,她们都不算什么。”

    她们是不算什么,可是你心里深处的那份牵挂呢?

    秦落烟点了点头,心中却有些发堵,忍不住将头埋在了他的胸膛上,耳边传来他强劲有力的心跳声,她突然觉得,这个男人似乎不知不觉已经住进了她的心底。他愿意为了她舍弃一直以来纠结的一份牵挂,这对他这样的人来说已经是一种极致了吧。

    只是,秦落烟到底还是忍不住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视线里,桂麽麽已经被人拉出了院门口,桂麽麽的哀嚎声也越来越小直到听不见。

    她想,她其实也是一个冷漠的人吧,还是说人性本来就是如此冷漠的?曾经,她连伤人都做不到,可是现在,她竟然可以看着一个人被眼睁睁的处死而不做任何的挣扎。

    也许,她也在渐渐适应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吧。

    那天夜里,秦落烟将皇上给她安排的新身份牢记了一晚上,不愧是一国之君出手,这新身份的信息完美得没有丝毫的破绽,因为兵部的武器作坊里没有女匠人,所以她的新身份便是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

    新名字叫做秦峰,是江南一个偏远山村土生土长的村里人,十五岁的时候就外出学艺,已经有十多年没有回过当地,所以当地的人也不知道他如今的模样。而如今身边的人又不知道他以前村里的事,刚好能让秦落烟做一个完美的替换。

    秦峰二十岁成家,妻女在一次山贼袭击之中丧生了,他情深义重一直没有再续弦,所以至今还是孤家寡人一个。只是每年年中年尾会给家乡的老父母送一些银钱回去,而那家中老父母显然已经是被傅子恒买通了的,也会替她代为圆谎。

    看完这些资料,已经是三更时分,她动了动有些酸涩的脖子,一转头就看见床上睡着的一大一小两个人。小的那个正含着手指睡得香甜,大的那个睡觉却不安分,将半边身子头敞在被子外。

    她失笑的摇了摇头,走到床边替大的那个盖好被子,又将小的那个手指从口中拿了出来,这才吹灭蜡烛蹑手蹑脚的爬上了床铺。

    冬日的夜,刮着寒冷的风,可是屋子里却暖和得让人身心都沉醉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