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七十二章 匠人老刘
    天亮的时候,秦落烟在床上和傅子墨又腻味了一番之后才收拾东西换了妆容准备出府往兵器部而去。

    傅子墨还专程给了她一张薄如蝉翼的人皮面具,不过对这面具,傅子墨曾经说过,制作的方法她绝对是不想知道的,所以她也没问,不过将那人皮面具贴在脸上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生出一股子恶心的感觉。

    负责来接应秦落烟的人早早就等在了武宣王府的后门处,当秦落烟来到门口的时候,就看见一个约莫三十多岁的男人坐在一辆稍显破旧的马车上。男人面容憨厚,身材略微有些发福,皮肤黝黑,双手手掌处有因为长期摩擦而形成的厚厚的老茧。

    “春风十里。”秦落烟走过去对那人说了一句暗号。

    那男人一听,立刻笑呵呵的跳下马车走了过来,“寒冬腊月。”

    “我是秦峰。”秦落烟抱拳行了一礼,那男人立刻也马上回礼。

    “知道,知道,主子都说了。我叫刘铁二,你叫我老刘就好。”老刘人如其名,人和名字一样的憨厚,他带着秦落烟来到马车上,“这里人多眼杂,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

    秦落烟应一声,手脚并用往上爬,刚爬上马车就见刘二一屁股坐在了马车头,动作利落又洒脱。

    “秦兄弟,您做匠人多久了啊,听主子说您可是个不可多得的匠人,老实说,就您这身板儿都不像能扛起铁锤的,不过主子说您是好匠人,那就一定是好匠人。”老刘驾着马车边说边走,随意的找话题和秦落烟聊了起来。

    秦落烟笑了笑,不答反问道:“你主子又是谁啊?”

    “我主子啊……”老刘正要回答,就听王府后门处响起了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他怔怔的回头,忘记了要说的话,露出疑惑来,“咦,这王府里是有人死了吗?还办丧礼?”

    秦落烟掀起车帘回头看了一眼,见王府的一个老管事和他的儿子一路哭哭啼啼的洒着纸钱,眉头微微皱了皱,随口答道:“嗯,是一个老麽麽死了。”

    那老管事和他的儿子,便是桂麽麽的丈夫和儿子,桂麽麽该死,可是他们却又何尝该失去家庭里一个重要的成员?只是,人生,总是如此多悲的,总有些人得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想起当初桂麽麽狠心的残害了她还未成形的第一个孩子,她又觉得,那样的人,死,也当时偿命了,桂麽麽可怜,那她的孩子何尝不可怜呢?

    只是,桂麽麽到底是傅子墨处死的,这老管事和他的儿子难保不会心中记恨,她想,等她下一次回王府的时候,得提醒傅子墨一下,让他找个机会将这老管事一家给打发了,不然留了后患在王府里,终归不是个办法。

    “一个老麽麽死了,还能办丧礼,看来这老麽麽生前一定很得主子的厚爱了。”老刘感叹着,“不过人啊,做得再好的奴才,也不如做一个贫苦的自由人,秦兄弟,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被老刘一唤,秦落烟这才回过神来点头道:“对,刘大哥说得对。对了,刚才说起刘大哥的主子,您的主子到底是谁啊?”

    老刘笑了笑,道:“秦兄弟是在探我老刘的话呢,主子让我来接应您去兵部武器作坊,您还能不知道我主子是谁?我主子啊,就是武侯爷啊。”

    “武侯?”武池的父亲?秦落烟一怔,倒是没想到皇上会让武侯派人来接应她,这样看来,武侯应该就是皇上一脉的人了。

    难怪武池虽然总是和流云世子那些纨绔一起玩,但是给她的感觉又有些不一样,现在看来,怕这里面都有武侯的授意在里面。往深了看,武池未尝不是傅子恒放在呼延王府旁边的眼线呢。

    这凤栖城里的关系,果然错综复杂,这城里的人,尽皆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目的,自己的势力。

    老刘点了点头,“对,这南越国不就只有那一个武侯吗?武侯年轻时也是武将出身,也是掌管过一方军队的大将,所以在兵部还是有些人脉的,我就是武侯放在兵部多年的匠人,您看我这双手,都是打铁磨出来的老茧。”

    老刘说话的时候将自己的手掌得意的在秦落烟的面前扬了扬,“这铁匠啊,就看这一双手了,经验越丰富的匠人,这双手上的老茧就越厚,我老刘啊,也是好不容易才在兵部的武器作坊里站稳了脚跟。”

    “刘老哥真是厉害,在下佩服。”秦落烟从来不吝啬于对于勤苦劳动人民的赞美。

    老刘似乎就等着她这一句赞呢,乐呵呵的笑了起来,“亲兄弟脾性真是不错,我老刘喜欢。”

    “对了,刘大哥,这次我们要怎么进入武器作坊呢?”秦落烟问。

    老刘赶着车,马车晃晃悠悠的往前走着,他说话也不急不缓,“兵部的武器作坊挑选人非常的严格,必须要是知根知底的,因为里面做出来的东西都是保密的,万一走漏了风声,那可是会为整个国家都带来灾难的。所以每一次新匠人的选拨,都是要有作坊里有资格的老匠人做推荐担保才行。”

    “所以,你是我的推荐担保匠人?”他一说,秦落烟瞬间就明白了。就是说,从她开始踏入兵部的武器作坊开始,她的命就和老刘联系在了一起,但凡她出了任何的纰漏,老刘也难逃干系。

    老刘点点头,“对,所以啊,你只要放心的参加考核就好,其他的事,就交给我老刘吧。”

    “那谢谢刘大哥了。”秦落烟笑着,又和老刘一路上聊了许多。老刘是个很健谈的人,就这性子,难怪能在武器作坊这种地方站稳脚跟了。老刘一路很热情,都在介绍自己的故事,从他来自一个偏僻的小镇,再如何一步步进入武器作坊的故事,他讲得津津乐道,而且甚是引以为豪。

    秦落烟倒是喜欢听故事的,所以就安静的听他讲了一路,等他讲到结婚生子的时候,马车也晃悠悠的来到了郊区的一片森林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