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七十四章 林中偶遇
    惨叫声是那姓张的匠人发出的?

    秦落烟心中一跳,起身随意裹了一件长袍就冲了出去,刚走出门口就看见一个黑影从旁边的房间里冲出来。

    “你是谁?”秦落烟扯着嗓门儿吼了起来,那黑衣人一听立刻拔腿就跑。

    从旁边的房间里传来浓重的血腥味儿,秦落烟犹豫了一下,还是一边吼着“着火啦!”一边往那黑衣人追了过去。

    她记得前世的时候,有专家在电视上说过,当遇到危险的时候,尤其是杀人这种事的时候,为了引起更多人的注意,最好是叫“着火”而不是“杀人”。因为正常人听见杀人都会有恐惧心理,反而不容易勇敢的站出来,可是着火不一样,着火的话就会关系到周围的每一个人,因此能引起更多的人的注意。

    所以她拼命的吼着“着火了”,果然,不过一会儿的功夫那些屋子里就渐渐亮起了烛火,很多人都走出房门查看情况。

    秦落烟顾不得院子里的情况,只是追着那黑衣人往外跑去,她对这里的环境不熟悉,只是循着那黑影跑,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就不知来到了什么地方,而那狡猾的黑衣人已然消失得很彻底。

    她懊恼的低咒一声,心中不免憋屈,如果她能有傅子墨一层的功力,也不会让那人这么轻易的跑掉。

    她这才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不过一会儿的功夫而已,她竟然不知不觉的跑出了武器作坊的大院子,而是来到了森林里。当黑衣人消失,她才惊觉周围是一片恐怖的黑暗和寂静。

    在森林里,最大的恐惧是来自于对未知的感觉,谁也不知道在黑暗里下一秒会冲出来什么东西。

    她吞了吞口水只能凭着先前的感觉往回走,只不过,寂静的环境下,唯一的声音是她发出的脚步声,这本身就是极其考验心里承受能力的事。

    走了约莫十多丈的距离,她终于听见了不一样的声音,似乎是潺潺的水声从前方传来,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而越往前走,竟然能看见隐隐的光亮,她心中一喜,有光就是说前面有人。

    她赶紧往前走去,因为距离很近,所以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她就来到了发出水声的地方。原来,那竟然是一个天然的温泉,温泉的两侧摆放着油纸灯笼,灯笼里有隐隐的光亮照射在温泉水面上,越发将那种水雾妖娆的感觉衬托了出来。

    画面很美,可是依旧很安静。

    秦落烟站在温泉旁边四处打量了一番,却没有发现有人的痕迹,心中正疑惑,脑海里甚至想到了那些偶像电视剧里的画面,这个时候,没准儿一个美男子就会不经意的从冒出水面来。

    只可惜,这不是电视剧,所以她站了好一会儿也没有人从水面冒出来,反倒是越来越安静的环境让她新生不安。

    她想了想,走到温泉边上,拿起了其中一个灯笼,准备借这灯笼的光亮走回武器作坊,只是她刚转身就看见一个披头散发的人出现在自己的身后。

    “啊!”这种恐怖片里才会出现的情节,真真实实的让她体验了一把,吓得她惊恐出声,手中的灯笼更是掉在了地上。

    灯笼里的烛火点燃了油纸立刻就烧了起来,转瞬的功夫灯笼就化成了灰烬。

    “该死,你弄坏了我一个灯笼。”

    站在秦落烟面前披头散发的人开了口,听声音是一个低沉的男声,听起来年纪并不算大。

    秦落烟被吓得掉了半抹魂,好不容易才换过气来,又听他着声音,似乎并不像是鬼魅,这才安心了一些,微微有些颤抖的问道:“你是谁?”

    “我是谁用得着你管吗?倒是你,站着这里多久了,怎么,作坊里的姑娘看腻了,倒是偷看起男人来了?”男人冷哼一声,明显的嘲讽肆无忌惮。说话的时候,他还在整理自己的衣裳,他只穿着里衣,所以又拾起了地上的厚衣服当着秦落烟的面穿了起来。

    秦落烟听了他的话,瞬间反应过来,“你也是武器作坊里的匠人?”能提到武器作坊,看来肯定是里面的人没错了。

    男人没有搭理她,只是穿好了衣服之后才将自己长长的头发拢到了身后,这才将他的脸露了出来。

    那是一张二十多岁的男人的脸,青涩已脱,还隐隐带着成熟男人的味道,他的五官也生得很精美,像是一个完美的瓷器娃娃,似乎每一抹线条都是鬼斧神工精心雕琢过的,他的身形也并不算魁梧,也没有一般铁匠的那种粗狂感觉。

    这样的男子,更像一个儒雅的书生,倒是很难和铁匠联系起来。

    秦落烟有些发怔,盯着他的脸一阵猛瞧,又惹来了男人的不快,“你还看?看来窑子里是该换些姑娘了,看就了玩腻味了,你们这些匠人都快把持不住了。”

    他自顾自的说了这么一句之后走到了秦落烟的面前,秦落烟还没反应过来,就见他抬起手猛地往前一推,那动作果断干净,而且意图明显,就是要将秦落烟推入温泉中的。

    “连我也敢偷看,你好好下去清醒清醒吧……”

    只可惜,他口中那个“吧”字刚落下,就感觉到自己的裤头一松,他震惊的低头,竟骇然的发现秦落烟在摔倒的时候本能的扯住了他的裤头。

    秦落烟往温泉里倒下,连带的也扯着他的裤头将他拖下了水。

    接连两声“扑通”的声音在安静的森林里听起来尤其的突兀,而当秦落烟挣扎着从水面冒出来的时候更是突兀,因为她浮出水面的时候,手中竟然还夸张的抓着一个男人的裤头。

    “你!”男人跟着浮出水面,一张脸气成了铁青色,他咬牙切齿的指着秦落烟,低吼道:“还我裤子!”

    “还就还呗,你当谁稀罕你这臭烘烘的裤头?”秦落烟嘴角一抽,猛地将湿哒哒的裤子往他的脸上砸了过去。

    裤头扒拉在男人的脸上,无由的生出一股子喜感来,不过男人显然是笑不出来的,因为他的脸色此刻已经成了彻底的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