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七十五章 命定的人
    那温泉水本来就只有半人高,所以他气得直接从水中站了起来,迈着步子就往秦落烟的方向走,“该死!我今天弄死你!”

    秦落烟眼睁睁看着这个男人光着屁股从水中站起来,尤其是当他身体某些部位就那么呈现在她的面前的时候,她本能的就转过了头。

    尼玛!

    真是踩了狗屎了,竟然能看见这种爱遛鸟的变态!心中气得牙痒痒,秦落烟想也不想转身往岸边跑去。

    “想跑?”男人冷哼一声,三步并做两步跑到了秦落烟身后一手摁住她的肩头就将她拉了回来。

    “英雄,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秦落烟力气抵不过他,被他狼狈的拖回了水中,她一边扑腾,一边低吼道:“误会,都是误会!我刚才是追着一个杀人凶手误入了这里,真不是故意要偷看您的!”

    家里放着傅子墨那个人间极品不看,她会跑出来偷看这些歪瓜裂枣?她脑袋又没病,虽然这男人和歪瓜裂枣是根本搭不上边,比起傅子墨来也不过是只逊色了一点点,尤其是某些地方……

    呃!秦落烟猛地一拍脑门儿,都这种时候了,她还在胡思乱想什么?真是熟女的思想伤不起啊!现在身为人妇,她才能理解当初办公室里那些结了婚的大姐们说起男人的时候,一个个隐晦又放荡的态度来。

    那时候,她还觉得大姐们真是太直接了,完全没有女人的矜持,不过当她也为人妇的时候,也就觉得生理需求不只是男人有,女人也有,所以女人们看看小视频讲讲黄色笑话也就不是那么难以接受的了。

    “看来你还是个机灵的,这么快就想出来这么个借口,不过你以为我就这么好骗?”男人冷哼一声,伸手就去扯秦落烟的衣裳,“敢偷看我,行啊,我今天就扒光了你,一会儿让兄弟们都来看看,让你也体会一番被男人看的恶心感!”

    “别啊,英雄,我真的没有偷看你!”秦落烟捂着自己的领口想解释,不过那男人根本不给再给她说话的机会,直接伸手就扯开了她的衣裳。

    她出来的急,里面只有一层单薄的里衣,如今被水这么一泡,更是将她喷火的身材给勾勒了出来,她只感觉胸前一亮,然后就惊叫着一口咬在了那男人的手腕上。

    虽然只是一眼,可是该看的,不该看的,男人却已经全部都已经看见了。他怔怔的忘了收回自己被咬的手,还傻愣愣的盯着秦落烟。

    好一会儿,秦落烟觉得口中已经充满了血腥的味道,而男人竟然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她这才悻悻的松了口,抬头一看就见男人的鼻子上挂着两行鲜红的血。

    “呃……”秦落烟嘴角一抽,对于古代男人这保守的反应真是无力吐槽,不过是看了一眼隐约的凹凸不平而已,竟然还流鼻血了?

    男人似乎忘记了自己手腕被咬得鲜血淋淋,突然惊恐的蹲了下来,将自己的下半身都隐藏在了温泉之下,后知后觉的他终于反应过来刚才竟然在一个女人的面前肆无忌惮的遛了鸟。

    这事儿原本就只是一个误会,秦落烟和这人无冤无仇更犯不上敌对,所以她叹了一口气,伸手拍了拍那男人的肩膀道:“你看了我的,我看了你的,我们就算扯平了吧。不就是看一眼而已,你放宽心,你不说我不说,绝对没有第三个人知道。总归我们以后没准儿还有机会在武器作坊里共事,你不揭穿我,我也永远不会提今天的事,这件事……我们就当没有发生过,你看可好?”

    她可不想在还没有正式进入武器作坊的时候就平白生出事端来,不就是被看了一眼而已,她一个现代大龄恨嫁女青年,还不至于为了这个就耿耿于怀。

    男人没有回头,她看不见他的表情,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意思,偏偏他又不说个所以然来,所以一时之间倒是让现场的气氛变得很诡异。

    见他迟迟没有回答,秦落烟正琢磨着何谈不行,需不需要威逼利诱,谁知那男人却突然清了清嗓子开了口。

    “那个,看了姑娘的身子,我是愿意娶你的。姑娘放心,我家世清白,还未曾娶亲,父母健在,家中没有其他的兄弟姐妹,也不会有什么姑嫂之间的矛盾。”男人背对着秦落烟缓缓地道。

    秦落烟怔了怔,反应过来之后突然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得了吧,真是食古不化。不就是看了一个女人么,窑子里的女人你看过吧,看了就得娶?这样吧,你要是实在过意不去,给我一两银子就罢了,就当我是窑子里的姑娘吧。”

    她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敢娶,可她敢嫁吗?她敢保证,她但凡敢往婚姻的外墙伸出一个手指头,傲娇的傅子墨就会让她碎成十万八千块。

    “你这女人,怎么如此自甘堕落!”男人气结,语气立刻冰冷起来,猛地回头一把扯住她的胳膊吼道:“你以为我愿意娶一个没有感情的女人?不过是因为你是第一个看了我身子的女人而已!”

    “我没听错吧,你一个男人,看一眼就要我负责?”秦落烟觉得好笑,只是却又笑不出来,只觉得这些古人的思想真是匪夷所思的难以理解。

    “不是我要你负责,而是我的家族需要你负责!”男人说的话,越发让秦落烟觉得疑惑了,她怔怔的盯着他的脸,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了矛盾和挣扎,她突然意识到,似乎事情已经发展到了不只是看一眼的问题了,这和他的家族又是什么关系?

    秦落烟觉得事情有些不可控,所以甩开了他的手就往外走,口中念了一句,“神经病!”

    “站住!”男人走出温泉急急地追了上来,这一次反倒没了先前的害羞意思。

    秦落烟赶紧撇开头,脚步加快了一些。

    那男人就要不顾一切的往前追,猛地听见远处传来了隐约的人声,他这才低咒一声又走回了温泉之中,只是,他盯着秦落烟狼狈奔腾的背影,一双眼睛里能喷出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