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七十六章 生命的脆弱
    “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见了那个命中注定的人!”男人猛地一拳打在水面上,溅起的水花扑洒在他的脸上,映出他脸上的懊恼和不屈。

    森林里传来的声音由远及近,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一行人就出现在了温泉的周围,其中领头的人一看温泉里的男人,立刻就拱手行了一礼,“李大人,您怎么会在这里?”

    被唤作李大人的男人心中正因为秦落烟的事情而憋屈,所以说话的时候语气也就更是带着寒意,“没看见我这里洗澡?怎么,本大人洗澡还要给你报告?”

    “属下没有这个意思,只是……只是……”带头过来的男人也满脸委屈,他这是倒了什么霉了,这大半夜的摊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心中更是不满,这李昀扇不就是因为有庚金的才买途径吗,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个管事而已,叫他一声大人是尊敬,还真把自己当成了不得的人物了?

    “只是什么?”李昀扇厉声问道,皱着眉头看着这一行拿着棍棒闯进来的人。

    带头的男人心中虽然不满,却也不敢表现出来,这才恭敬的道:“我们也只是因为作坊里出了人命,这才追着凶手出来的。”

    “杀人凶手……”李昀扇低吟着这几个字,先前听那女人口中似乎也提到过什么杀人凶手,看来是武器作坊里真的出事了,“到底是什么事,捡要紧的说。”

    “其实也不是什么的大事,就是这次新来参加武器作坊考核里唯一的一个银匠被人给杀了了,所以坊主大人就让我们带人分头追那歹人,这不,正巧追到了这里么。”带头的男人赶紧几句话将事情交代了清楚,唯恐又惹了这个喜怒无常的李大人不快。

    李昀扇听完之后,只是无聊的打了个哈欠,“这点儿小事就扰得人不得安宁。好了,把你身上的衣裳脱下来给我,你惊扰我洗澡这件事我就不计较了。”

    带头的男人一听,立刻苦着一张脸,“我,我是粗人,衣裳脏……”

    “你脱不脱?”李昀扇低喝道,一双眼睛里隐隐有了杀气。

    那带头的男人哪里还有些不乐意,跟在他身后的人赶紧小声的凑到他耳边劝说道:“你就赶紧脱给他吧,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武器作坊里出了坊主大人他会给三分薄面,其他的人他什么时候看在眼里过?你不记得上次那个惹怒他的人了,坊主不由分说就将那人给打杀了,这护短护得,我们谁敢说半个不字?”

    “好吧。”那带头的人叹了一口气,这才动手将自己的衣裳脱了下来。

    李昀扇冷哼一声,等众人转过身之后捡起地上的衣服穿好,然后当着众人的面大摇大摆的提着灯笼往回走。

    等到他走远之后,剩下的人们尽皆忍不住对他的背影吐着唾沫。

    “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什么东西!”

    “可不是,也不知道是不是用那张脸迷惑了坊主大人,让坊主大人那么护着他。”

    “唉,别说了,人家那是手里有资源,听说连宫里的人都得哄着他。”

    “长了一张好看的脸,没准儿也是靠屁股上位的!呸!”

    一行人边走便谈论着,言语之间竟是对李昀扇的不削,只可惜,这些话李昀扇没有听见,哪怕真的听见的,也许也只会高傲的说一句,有本事,你也让那些人都捧着你呀?

    当秦落烟回到院子的时候,院子里已经灯火通明,有侍卫在挨个房间找人问话,秦落烟浑身湿透了,哆哆嗦嗦的走进院子里,立刻就有侍卫走过来问她情况。

    幸好她当初追出去的时候叫的是着火,又反应快的人出门的时候就看见她追着黑影出去,才能证明了她的清白,否则她这一出去还就真的说不清了。

    排除了她的嫌疑,那侍卫也没有为难她,让她立刻回屋子里换衣裳去了。

    等到秦落烟换好衣裳再出来的时候,就看见那银匠的尸体被抬了出去,她远远的看了一眼,就看见那银匠的死相非常的狰狞,满脸的脓疮还留着黑色的腥臭液体,看来不只是被人单纯的杀死那么简单,更像是被毒死的。

    她正诧异,恰好那抬尸体的侍卫被脚下的石头绊了一跤,险些摔倒,却也将盖着尸体的白布晃了下来。出乎她的预料,那银匠的身体也被毁坏得很恐怖,两只手臂都被齐跟切断了,尤其是那银匠胸膛的衣裳被撕开,露出他的胸膛来,而他胸膛上的皮肉已经被生生的撕脱了一大块,看上去血淋淋的,恐怖至极。

    这一幕,让院子里那些来参加考核的人们看见了,立刻惊呼起来,有胆小的险些吓晕了过去。

    侍卫们赶紧将尸体盖了起来,又急匆匆的抬走了。

    侍卫们抬走尸体之后,院子就冷清了下来,不过很多人都没有了睡意,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谈论着这件事。

    秦落烟凑到了一堆人里,就听见那几人在讨论这次最有可能的凶手问题,出了这种事,首先被人怀疑的就是这次一同前来参加考核的人了,不过在秦落烟叫起火的时候,众人都先后出来了,当时院子里的人都在,反倒是让所有人都洗脱了嫌疑。

    不过,有人也提出了,哪怕是要除掉竞争对手,也不可能傻到自己亲自杀人,没准儿是指使别人做的呢?所以这次推荐众人来考核的有资格的将人们也被纳入了嫌疑的范围。

    秦落烟听了一番之后,觉得这些人里还是有聪明人的,不过……她心中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如果只是单纯的除去竞争对手的话,为何要让那银匠死得那么狰狞?断手、毁容、撕皮?手段之残忍,让人瞠目结舌。

    只可惜,她不是侦探,追查凶手这种事情也轮不到她来做,许是见多了这个社会最残忍的一面,见多了生命的脆弱,如今的她反倒是麻木了起来,至少已经不会像以前一样,看见个死人就吓得半死不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