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七十七章 他来了
    等到秦落烟再回到房间准备休息的时候,突然发现屋子床边坐着一个人影,她大惊失色正要惊呼,却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是本王。”傅子墨的声音在夜色里听上去凉悠悠的,尤其是此刻他的心情似乎不佳。

    秦落烟这才松了一口气,掏出火折子点燃灯笼后才做到床边问:“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傅子墨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然后伸手将她拉入了怀中,“听说这里出了命案,所以本王来看看。”

    他说得轻描淡写,可是当他的手触碰到她的时候,她还是感觉到了他手上传来的凉意,从出事到现在不过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从武宣王府到这里普通马车却要半天的时间,他这么快就来了,一定是马不停蹄,所以才会沾染了凉风让手上尽是凉意。

    秦落烟心细如尘,一瞬间就想到了这些,心中升起一股子感动,忍不住就握住他的手缓缓的盖在自己的脸颊上,用脸颊曾这他粗糙的手掌,似乎想用这个的动作来驱散他的凉意。

    “你……是在担心我吗?”她吞了吞口水,低低的问。

    担心么?傅子墨眉头微微皱了皱,却没有直接回答她这个问题,而是反客为主缓缓的摩挲着她的脸颊,“吓到你了吗?”

    她知道,他是在问她这杀人事件是不是吓到她了,所以她摇了摇头,“我比你想象中的要冷血很多,我也是杀过人的。”

    换了上辈子,她是想也不会想自己竟然也会有杀人的一天,可是如今她反倒是释然了,如果为了自保而杀人,那她宁愿选择杀人而不是自杀。

    “没有就好。”傅子墨这么说着,还是从怀中拿出了一个锦盒,他将锦盒塞在她的怀里,“不过还是压压惊为好,这人参你明天去厨房让人帮你给炖了。”

    “人参?”秦落烟觉得有些好笑,打开那盒子来看,一只干干瘪瘪的,手掌大的人参被里三层外三层的裹着红布,显然是人参的主人极其宝贝这东西的,“你来看我,还带着人参?是害怕受伤的人是我,所以提前做好了准备吗?”

    只可惜,傅子墨显然不会承认这件事,他骨子里的傲娇绝对不允许一个女人在他的面前得意的翘起尾巴来,所以只是淡淡的道:“别小看这人参,虽然个头小,可是也是几千年的。”

    “千年人参啊……”秦落烟渍渍称奇,以为千年人参是神话故事里才有的事,神话故事里还说千年的人参都成精了,是会跑的呢。不过不知为何,傅子墨说是,那她就相信这人参一定就是上了千年的。

    心中越发暖烘烘的,秦落烟笑着将人参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然后主动坐在傅子墨的膝盖上,仰起头在他的脸颊上印上了一吻,她原本只是想逗他开心,好歹这大半夜的一路狂奔来看她。

    不过,她蜻蜓点水似的一吻,显然不能让某人得到满足,她还未完全将红唇退开,下一秒就被他整个摁倒在床上。

    “唔……”秦落烟想要说话,嘴却又偏偏被堵住,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她睁着眼睛看了一眼那明媚的灯笼,下一瞬,某人不耐烦的大手一挥,那灯笼就熄灭了。

    黑暗之中,秦落烟从起初的挣扎,到之后的沦陷只用了三秒钟。总归都老夫老妻了,这种事也就没什么好挣扎的了,尤其是先前在森林里还和一个男人有过暧昧的场面,她更是心虚,所以比平时更主动了一些。

    这个时候,她总算相信了一句话,越是喜欢出轨的男人,回家之后可能会对老婆越好,也许,那份好,不过是为了弥补心中的内疚和亏欠而已。

    天亮之后,院子里响起了敲锣的声音,是打更人每日清晨叫醒众人的手段。

    秦落烟醒来的时候,觉得全身的骨头都快要散架了,做完的傅子墨,化身为一头吃不饱的饿狼,折腾得她快要天亮才沉沉睡去。

    床铺边上已经空荡荡的,傅子墨来得匆匆,离开得也悄无声息。

    看着他做完睡过的床铺,隐隐还有被他压褶的床单,她忍不住伸手将那褶皱抚平,脸上,是自己都不知道的温柔笑意。

    “秦兄弟,你醒了吗?”老刘的声音出现在门外。

    “醒了,刘大哥你稍微等一会儿,我马上就出来。”秦落烟赶紧应了一声,这才收拾妥当之后来开门。

    老刘一见她好胳膊好腿的,这才放心下来,“哎呀,秦兄弟,我一大早听说这里出了人命就赶过来了,还好你没事,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给上头交代了。”

    老刘住在内院,昨晚事情一处之后就封锁了消息,所以他一早才得到消息也就不奇怪了。

    “没事,只是这次来参加考核的唯一一个银匠被人杀了。”秦落烟说话的时候跟着老刘一起来到了院子的空地上。

    空地上已经聚集了不少人,秦落烟仔细看过去,见来参加考核的人身边都站着一个老资格的匠人,屋子里还有陆陆续续的人在走出来。

    有管事已经等在了前方,似乎是等人齐了有话要说,趁着等人的这会儿功夫,秦落烟才随意的和老刘聊了起来。

    “对了,老刘,你知道那银匠的推荐人是谁吗?”她总觉得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简答,不过很多人却依旧相信昨晚是有人想除去竞争对手才杀的人。

    老刘点了点头,道:“我这人别的毛病没有,就是好打听,那银匠啊据说是南方一个匠人世家这一辈的嫡长子,是继承了家族的手艺的,那个家族在当地还有些势力,据说那银匠的祖父还是从天机阁里出去的。”

    “天机阁?”秦落烟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听见天机阁的消息,忍不住多了几分留意。

    “对,就是那个神秘又厉害的天机阁,在匠人这个行当里,天机阁可算是首屈一指无人敢与之争锋的存在了,秦兄弟也是匠人,不会没听说过天机阁的名号吧?”老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