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七十八章 背后的东家
    “听、听说过,大名鼎鼎的天机阁,怎么可能没有听说过。我不知还听说过,还知道天机阁的阁主叫云天喜,他有一双儿女分别叫做云天青和云天孜呢。”秦落烟尴尬的笑了笑,未免让他看出破绽只得随口说了一些自以为的常识。

    谁知她才刚说完,老刘就瞪大了眼睛,她不明白老刘为何这反应,就听老刘夸张的拍着她的肩膀笑道:“好啊秦兄弟,你果然不是一般人,连这些秘闻都知道。”

    “秘闻?”秦落烟怔了怔,一脸的疑惑,她有什么什么了不得的事吗?

    看她的表情,老刘更是不敢相信,手指虚点了点她,这才无奈的解释道:“在你们这些高人的眼中,看来这些还真不算秘密,可怜我们普通人,但凡是能打听到天机阁一点儿内部消息都要视为珍宝。别说天机阁阁主儿女的名讳了,我们普通人可是连天机阁阁主的真实姓名都不得而知呢。”

    “呃……”秦落烟有些无语,没想到自己的掩饰,反倒是引起了老刘的注意,不过,她哪里能想得到对于普通人来说,那天机阁竟然已经神秘到了这个地步。

    老刘还想调凯她几句,就见远处的管事清了清嗓子准备说话了,周围的人到的差不多了,那管事便示意大家安静下来。

    “诸位都是来参加考核的优秀匠人,作为兵部的官员,我是十成十的相信大家都是一心专注于技艺的,可是昨晚发生了那样的事,我们就不得不思考,一个匠人不只是要有厉害的技艺,更重要的是要有端正的品行。所以,今天坊主特意吩咐了下来,在没有查清谁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之前,这次的考核暂时搁置。诸位暂且安心在这里住下,杀人这事我们已经报了官,很快就会有专门的捕快来调查这件事。”

    管事的一席话之后就离开了,他前脚一走,院子里就闹腾了起来。来这里参加考核的匠人大多数都是冲着那例银来的,如果天天在这里吃住,却没有活儿干,那他们待在这里做什么,尤其是家中还等着银子过日子呢。

    所以当即就有很多人表示想退出这次的考核,可是,事情远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简单,已经有侍卫守住了门口,说是在没有调查清楚杀人凶手的时候,院子里的人,谁也不能离开。被叫来的作为推荐人们的铁匠也是一样被困在了院子里。

    对于这个结果,秦落烟只是皱了皱眉,如果被困在这里,连武器作坊都进不去,就更别提去讨好那个脾气古怪的李大人了。

    “真特么的糟心,这都是什么事儿啊!”老刘拍着自己的脑门儿也很着急,“秦兄弟,这可怎么办好,万一他们一直查不出来杀人凶手的话,那我们不是要一直被困在这里吗?我们倒是无所谓,可是耽误了主子的事就是大事了。”

    “放心吧,我想很快就会有人来处理这件事的。”秦落烟倒是没有他这么担心,毕竟,她背后最大的东家可算得上是皇上傅子恒,她是在为傅子恒接近那李大人,所以她相信,这件事傅子恒肯定不会放任不管的。

    果然,快到晌午的时候,就有从宫里来的大人亲自带着人来调查这杀人这事儿了。而且宫里的大人还带来了皇上的口谕,说是武器制造乃是大事,万不可因为杀人的事情而耽误了匠人的选拔。

    所以下午的时候,兵器作坊的新入考核还是得意重新举行了。

    新入的考试其实很简单,就是制作一把普通骑兵用的长枪而已,制作出来的长枪会送到坊主大人那里,由大人亲自来做定夺留下谁作为兵器作坊的新晋匠人。

    这原本就难不倒秦落烟,所以很顺利的就在规定的时间内将一把威风凌凌的长枪做了出来。看她技法纯熟,老刘忍不住时不时向她竖起大拇指,就连一旁监工的匠人都忍不住眼神闪亮。

    当所有人制作完自己的长枪回去之后,就有专门的人员将他们做的长枪装箱之后带到了坊主的院子里。

    坊主的院子在兵器作坊的最后方,院子里种着各种各样的花花草草,不过那花花草草显然没有经过精细的打理,花中杂草丛生严重影响了美感。

    院子里,一个身穿灰色长袍的中年男子正和一个年轻男子在下棋,棋局似乎正在关键的地方,中年男子拿着一颗棋子,手停在空中久久落不下去。

    “你到底还下不下?”年轻男子有些等不及,冷着脸催促着。

    “下,下,当然要……”只可惜,中年男人的话还没说完,就见门口一行人抬着一个大箱子走了进来,他灵机一动,将棋子放回了盒子里,摆摆手道:“罢了,我看我们一时半会儿也分不出输赢,今天就不下了,我的去看那些新来的匠人们做的长枪了。”

    中年男人为自己找了一个最合理的借口,满脸笑嘻嘻的起身就往门口去。

    “明明只要一子就输了!”年轻男子咬牙切齿的低吼出声这句话,心中明显不满意。

    中年男子脸上一闪而逝的尴尬,不过还是坚定的离了席,“什么一子就输了,我可不会输,继续下下去,没准儿我还要赢呢。不过你看,东西都送来了,我也实在是没空……”

    “脸皮比城墙厚,真不知道你这坊主是怎么坐上去的。”年轻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李昀扇。

    坊主悻悻的笑了,没敢搭话。

    对这样的情景,进来送东西的人似乎已经见怪不怪,连坊主都这么忍着这李大人,他们这些做下属的还能说什么?

    “这些就是新来的匠人做出来的东西?”坊主打开箱子,随意从里面拿出一支长枪来,在手中掂了掂,然后猛地往前一扔,长枪如利箭一般飞射出去,稳稳地扎在了远处的地面上。

    就他这手劲,就能让人立刻知道他曾是武将出身,只听他又赞道:“东西做得还行,就是轻巧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