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七十九章 萧大家
    太箱子的几人面面相觑,都忍不住嘴角抽搐,这分明是您手劲大才能扔这么远,没看见这一箱子长枪他们可是用了五个人才能抬得动吗?那每一把长枪的重量都得好几十斤吧。

    李昀扇抬眼看了一眼那插在地上的长枪,眉头一皱,摇了摇头,“这把的确不行,你看那枪尖,刚入泥土就有了缺口,这要是放在战场上,一把长刀都能把这枪尖砍断了。”

    坊主也走过去仔细看了一眼,连连点头,“对,李大人果然目光如炬,一眼就看出了这长枪的弊端。”

    对于他的讽刺,李昀扇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那高傲的态度和冷漠的表情,若是换了一般人肯定有些下不来台。不过坊主似乎也习惯了这样的李昀扇,所以倒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大不了,又走到箱子前拿起其他的长枪来看。

    他看来看去,觉得这些长枪都还不错,又吩咐下属道:“对了,去把萧大家叫来也看看,萧大家是行家,这种事还是让他掌掌眼才好。”

    下属得了令,立刻转身去请人去 了。

    坊主这才回头叫李昀扇道:“李大人,要不你也来看看吧,虽然你不会做武器,不过对武器的见解还是让在下很佩服的。”

    “你不是让萧大家来看了吗?他觉得好的就肯定是好了,何必我再看?”李昀扇摆着一张冷脸,死死的盯着眼前的棋局,显然为刚才坊主的悔棋而生闷气。

    坊主热脸贴了冷屁股,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番,不过到底还是没有和他计较,不得已,他只得自个儿又继续把玩着那些长枪。

    不过一会儿之后,去叫萧大家的人就回来了,不过回来的人一脸的菜色,向坊主禀报道:“坊主大人,真是不巧了,萧大家又发病了,属下刚去找他的时候看见萧大家正在发脾气呢,院子里的东西都被砸了,属下不敢再去叫,所以就折回来了。”

    坊主一听,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摇摇头道:“真是可惜了,明明是一个金匠,却偏偏得了那怪病。”

    听到这话,一直脸色难看的李昀扇也忍不住走了过来,皱眉问那回来的人道:“又发病?不是一个月才发一次吗?这才半个月怎么又发作了?”他言语之间,似乎还有几分关怀的意思。

    “这个属下也不得而知,不过李大人放心,有萧大家里的人看护着,萧大家不会有事的,只是这几天怕是又不能做武器了。”那人恭敬的回话道。

    李昀扇听了,眼中担忧的神色越发浓重了,冷哼道:“他家里的人?我看他家里的人也没几个好东西。”

    “……”李昀扇说话直接,可其他人却不好跟他一样啊,毕竟那萧大家可是很听家里人话的,谁也不想平白无故的去得罪一个金匠。

    坊主没有空理会周围诡异的沉默,担忧的道:“陈将军要的宝剑再过三天就要交货了,这宝剑一直是萧大家在做的,如今萧大家发病的话,那交货可怎么办?”

    “这有何难,这不是新来了一批匠人么,看看里面有没有能用的人,让那人接手去做,如果做成了,就大赏!如果做不成,不是正好可以推个替罪羔羊出去?”李昀扇说话的时候也随意往箱子里看去。

    “对啊!还是李大人智慧无双啊!”坊主乐得立刻爽朗的笑了起来,“反正是个新来的,推出去顶罪就顶罪吧,对我们也没什么影响,万一做好了,我们还有功。这招高明,高明啊!”

    李昀扇懒得理坊主的拍马屁,就这么点儿事也值得他动脑筋?真是大材小用……

    这么想着,他突然兴趣缺缺,打了哈欠准备回去休息,谁知脚步一顿,目光落在箱子里一把长枪上,然后他回过神将那长枪拿了起来,嘴角露出一抹赞赏的笑,便将长枪扔到了坊主的怀里,“我看啊,就让做这把长枪的人去做李将军要的宝剑吧!”

    坊主怔怔的抱着那长枪,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不过对于李昀扇,他似乎是言听计从,甚至没有任何怀疑的就按照李昀扇的意思下达了命令。

    天快要黑的时候,秦落烟就饭都没来得及吃就被老刘叫到了一个小作坊里。

    路上,老刘已经简单的将事情的缘由给她说了一遍,大概意思是原来负责制作宝剑的匠人突然生病了,而这宝剑又是要做给重要人物的,不能耽搁。而她是新入的匠人里,李大人指明留下并且制作接手制作宝剑的,所以这是莫大的殊荣。

    在老刘看来,这就是秦落烟崭露头角的一个机会。

    “秦兄弟,如果你这次表现好了,没准儿一个不小心就得了李大人的青睐,到时候接近他取得他的信任就不是件困难的事了。”老刘关上小作坊的门,心情还有些激动,“我原先还在想要怎么让你接近李大人呢,没想到这么快就等来了这个机会。”

    秦落烟却没有他这么乐观,“这种给重要人物做宝剑的差事,怎么会这么容易落在我一个新人的头上?你确定这里面没坑?对了,以前负责做这宝剑的人是谁啊?”

    “就是那个最近一直很得李大人喜爱的匠人啊,萧大家,这兵器作坊里的人都知道的。那姓萧的才来不过几个月,硬是让脾气古怪的李大人都褒奖有加。”老刘这么说着,又惋惜的摇了摇头,“不过啊,那萧大家也是个可怜的,据说是有一种天生的怪病,发病的时候怪吓人的。”

    “姓萧?”秦落烟觉得喉咙里有些酸涩,似乎有一个答案呼之欲出。在兵器作坊这样匠人汇聚的地方,能这么强势的出风头的匠人,又姓萧,她几乎不用多问都能肯定那就是她寻找了那么久的大师兄了。

    她有些着急,忍不住又问道:“老刘,你知道那萧大家现在在哪里吗?你刚才说他得了怪病又是怎么回事?”

    见她一脸急迫,老刘露出满脸的诧异,“秦兄弟,怎么,那萧大家你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