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八十章 新鲜事儿
    “呃……不认识,只是听闻萧大家匠人技艺一流,所以忍不住好奇罢了。你刚才又说他得了怪病,我只是觉得有些惋惜罢了。”秦落烟赶紧收敛了紧张的神色。

    老刘听她这么一说,脸上的诧异才化去,他一边走上小作坊的台阶,一边叹气道:“具体是什么怪病我也不知道,我也是听人说的,说是他发病的时候很渗人。那个给我说的兄弟倒是亲眼看见过一次,据说萧大家正在炉子旁修理铁器,突然发病了,一双眼睛立刻变得血红,拿起手中的铁器就往自己身上扎,好像感觉不到疼一样,好不容易把他手脚控制住,他又用头去撞那烧红了的铁炉子……”

    秦落烟的脑海里,全是萧凡浑身是血却还要用头去撞火炉子的场面,如果他已经神志不清做出这一番举动的话,那还值得庆幸,至少这样一来他不会太痛苦,怕就怕他是清醒的状态下做出这番举动……

    如果是,那他该有多痛苦啊,是要到了生不如死的境地,才会那么不介意自己受伤死亡吗?

    她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可是终究忍不住眼眶里出现了丝丝水雾。

    “秦兄弟,你快来,我给你介绍介绍这小作坊里的几个兄弟。”老刘似乎对于武器作坊里都很熟,推开小作坊的门走进去,又站在门边转头叫秦落烟。

    秦落烟这才回过神,赶紧将眼眶里的水雾逼了回去,勉强挤出一抹笑,她迈步跨入了小作坊里。

    “这就是李大人亲自制定的来接替萧大家手上的活儿的匠人,别看秦兄弟年纪小,技术可是好的不得了的,你们几个可别欺负他,我老刘可是会盯着你们的。”老刘笑着和小作坊里的几个人打趣。

    那几人一听,立刻也笑了起来,都是铁匠,性格也都很爽朗,“得了吧老刘,你带来的人我们哪里敢欺负他?回头你老刘这个爱记仇的天天来找我们麻烦,我们也怕啊。再说了,我们只是普通铁匠,是打下手的,听这位匠人小哥的话还来不及呢。”

    “你小子知道就好,等回头秦兄弟得了上面的青睐,绝对少不了你们几个的好处的。”老刘虽然丑话说在前头,可还是将提前准备好的碎银子扔到了几人面前,笑道:“这可不是给你们几个的好处,这是我老刘请你们喝酒的。”

    “老刘,你这么客气干嘛。”几人说着就捡了碎银子,没有和老刘客气的意思。

    秦落烟看见几人和谐的相处模式,越发觉得老刘这个人情商真的是高,难怪能得武侯的信任长期隐藏在兵器作坊里。

    几人又闲聊了几句之后,那几人才将先前萧大家留在这里的图纸和做了一半的宝剑拿到了秦落烟的面前。

    老刘搬了凳子放在一个烛台下,秦落烟坐在主台下将图纸展开来看,只一眼,她就觉得眼眶中酸涩得难受,那图纸上的字迹,是她再熟悉不过的。

    真的是萧凡,是他!他果然在兵器作坊里!如果不是周围有人看着,她恨不得马上就去到萧凡的住处看看他到底怎么样了。

    “秦兄弟,怎么样,这宝剑你能接着做吗?”老刘见她看着图纸好一会儿没说话,禁不住开始担忧了起来,那萧大家和其他的铁匠都不一样,画出来的图纸有好些个铁匠都看不懂。

    秦落烟吞了吞口水,强迫自己将情绪隐藏了下来,这才抬头道:“可以做。这宝剑和其他宝剑不一样的地方,只是边缘更锋利和尖端处有个三角钩而已,虽然设计上并不复杂,可是要用现有的东西来打造还是很困难的,不过幸好萧大家已经完成了大部分,我们只要做最后的处理就可以了。”

    听她说得头头是道,老刘这才放了心,拍了拍她的肩膀道:“那秦兄弟就抓紧时间做吧,再过三日就到了交货的时间,到时候李将军会亲自来验货,那李将军年过半百,脾气也臭得很,万一他不满意了,劈头盖脸就得一顿骂。”

    秦落烟点点头,表示明白,这才和几位铁匠大哥一起开始继续宝剑的制作。

    老刘也是铁匠所以也自然而然的留下来帮忙,几人一直忙碌到深夜才休息,第二日一早又开始继续手上的事。

    一连两天,几人都日以继夜的忙碌着,倒是没有感觉到时间的流逝。到了第三天,几个铁匠都有些熬不住了,秦落烟也是疲劳得快睁不开眼。

    老刘自告奋勇去厨房要了酸梅汤来,兵器作坊和别处不一样,哪怕冬天里,在作坊里温度也很高,所以厨房是经常备有酸梅汤的,平日里,无论是谁,但凡是乏了都会去要上一碗来醒醒神。

    老刘回来得很快,手中还端了一大碗的酸梅汤,“兄弟们,都快过来,新鲜的酸梅汤来了,都歇口气再接着做。”

    几个铁匠闻言也放下手中的东西就围了过来,秦落烟揉了揉太阳穴,也放下手中的砂纸站了起来。

    “你们知道吗,这几日兵器作坊里可是出现了新鲜事儿了。”老刘替几人分发的酸梅汤之后,自个儿端了一碗,一边喝一边聊着。

    “什么新鲜事儿,你倒是说来听听啊。”几名铁匠也附和了起来,难得有空闲聊聊八卦,谁也不会失了这个机会。

    老刘嘿嘿一笑,卖了一个关子之后才道:“听说李大人这几日挨个院子的骂人!”

    “这算什么新鲜事?李大人那脾气,哪天不骂人了?”旁边有人立刻对此嗤之以鼻。

    “你懂什么,往日里李大人可是很少出自己的院子里的,这几日可是挨个院子挨个院子的看,大家都在猜测,李大人的真实目的是在找什么人,没准儿啊,就是这杀人案的凶手也说不定。”老刘瞪了那人一眼,立刻解释道。

    几名铁匠一听,这才像模像样的点起了头,“你这么说的话,倒是还真有可能。不过,能让李大人惦记上,那人肯定是倒了八辈子霉了,李大人可是个最计较的,平素里谁惹了他都会被整个半死,这一次让能让他挨个院子去找人,那人要是被找到啊,唉,凶多吉少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