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八十三章 李昀扇的神秘背景
    尤其是李将军,他也是在战场上走下来将军,不是那种靠溜须拍马上位的大将,对军人来说,他更在乎输赢!

    所以当手中的剑被砍断的时候,他的脸色难看到了极致,他气得胸口起伏猛地将那断剑仍在了地上!

    “坊主!兵部的武器作坊就养了这么些废物吗,连把像样的宝剑都拿不出来?你就拿这些劣等货来糊弄我?”李将军在气头上,就差吹胡子瞪眼了。

    “不是,坊主您消消气,我们兵器作坊里还有很多宝剑的,您别着急,我现在立刻就找人拿过来,拿过来……”

    坊主被吓出了一身冷汗,这李将军的脾气不好他早就知道了,可是现在再一次见他如此动怒,心中还是打鼓,这眼看就要过年了,等翻了脸就得去兵部里要饷银了,如果这时候得罪了李将军,那明年大家都得喝稀饭了。

    “还不快去!”李将军气得不轻,大步往凉亭中走去,解开酒坛子的封皮,也不拿碗抱着酒坛子就喝了起来。

    这一喝,又喝得坊主一阵肉痛,天知道那坛子酒可是他尘封了十年,自个儿想念了许久都舍不得玩出来的陈年菊花酿,没想到就让李将军当成泄火酒给喝了,这种喝法哪里能品出那美酒的滋味来。

    “是,是,这就去,就去。”坊主无奈的摇摇头,赶紧吩咐了管事去兵器仿作里四处找好剑去了。

    李阅拿着自个儿的宝剑笑呵呵的也跟进了凉亭,还不忘洗涮自己老爹几句,“爹,这下你服气了吧,我就说我这宝剑厉害了吧,你还不信……”

    “你别得意,一会儿总有剑能治得了你那废品!”李将军不服气立刻怼了回去。

    李阅却嬉皮笑脸的给李将军夹菜,笑道:“得了,爹,我等着就是,一定得让您老人家啊,输得心服口服。”

    两人说话的时候,坊主却急得团团转转,不时恨恨的瞪一眼老刘两人的方向,似乎将自己的怒火都发泄在了这一眼之中,在他看来,就是老刘和秦落烟这种连把剑都做不好的废物害得他丢了面子。

    “听说李将军和公子来了,还带来了好剑?”院子门口,突然响起了一个低沉的声音,随着话音刚落,一个人影也出现在了院子门口。

    坊主率先回头看去,看见是李昀扇,立刻眉开眼笑的迎了上去,“你可来了,快救救我……”

    他的话还没说完,李昀扇的就抬起手打断了他,因为李昀扇一眼就看见了角落里的秦落烟,他目光一亮,连自己都没有发觉的欣喜立刻出现在了脸上。

    坊主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见了一脸无语的秦落烟,“怎么,你认识?”

    “呃……”李昀扇一怔,回过神摇了摇头。

    坊主松了一口气,“你不认识就好,他啊,就是你前几日夸的那个做长枪做得不错的匠人,只可惜啊,他这宝剑没做好,我准备一会儿实在不能让李将军满意的时候,就把他推出去背黑锅!”

    谁知李昀扇一听,立刻就沉了脸,不满的道:“她不过才接手几天,做不好不也是情有可原的?”

    “什么?”坊主一愣,脸上表情变得很搞笑,“你前几日明明不是这么说的,你不是说,这种新来的匠人,就算推出去背锅也不可惜,所以才选了他接手萧大家的活儿啊,怎么才几天你就变卦了?”

    李昀扇冲他翻了个白眼,没理会他,而是径直往凉亭中走去。

    凉亭里,李将军父子看见了李昀扇,李阅立刻就起身迎了过来,走到李昀扇身前还一掌推在了李昀扇的肩膀上,“表哥,你怎么来得这么迟?哦……对了,听说你这几日满作坊的找人,幸好这里是兵器作坊,都是纯爷们儿,否则我都要以为你是看上了哪个姑娘了。”

    表哥?

    坊主震惊的瞪大了眼睛,一直以来,他都没有听李昀扇说过他和李将军还有这层关系,心中不免嘀咕,难怪这李昀扇脾气差还嚣张,原来还有李将军这层关系在。

    原本坊主以为,这样的震惊已经是极致了,谁知道还有让他更吃惊的下一幕。只见李将军也亲自站了起来走到李昀扇的面前,拉着他的手恭敬的将自己先前的位置让给了李昀扇,“贤侄,快坐,别站着说话,这天气太冷,站久了吹了风受了风寒可就不好了。”

    李昀扇在李将军面前,完全没有官低好几级的觉悟,似乎还觉得李将军对他的恭敬态度是理所应当的,居然就那么不客气的坐下了。

    李将军又转身一巴掌呼在李阅的头上,“你个臭小子,跟你说了好多次了,和你表哥说话注意点儿!别没大没小不懂礼数!”

    李阅悻悻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笑道:“爹,表哥他又不是个计较的人。”

    不是个计较的人……这句话,让除了李阅以外在场的所有人都有想笑的冲动。就李昀扇那性子,他不爱计较,那这世上就没有爱计较的男人了。

    “闭嘴!你再敢对你表哥不敬,回去我让你一个月出不了将军府半步!”

    李将军一阵低喝之后,李阅终于消停了再不敢多说一句。

    倒是李昀扇这时候才不慌不忙的开口道:“表叔,李阅你们也坐下吃饭吧。”

    李将军一听,仿佛得了恩赐一般,这才拉着李阅恭敬的坐下了。

    李将军诡异的态度让众人心中都非常的疑惑,这李昀扇到底是个什么来头,不只是李将军的亲戚,而且好像还大有来头的样子。

    几人吃饭的时候,李阅又将自己和李将军打赌的事情给说了,尤其是说到自己赢了的时候,那满脸的得意,让李将军更是气得想吐血。

    “这都怪这兵器作坊这些废物,连把好剑都做不出来!真是气死老夫了!今天若是没有能帮老夫赢了这赌的宝剑,老夫就不会善罢甘休!”李将军气得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

    李昀扇也微微拧了眉头,抬眼看往秦落烟的方向看去,“他们做的宝剑,也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