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八十四章 谁胜谁负
    “他们?”李阅诧异的往李昀扇所指的方向看过去,似乎这才注意到秦落烟和老刘的存在,他怔了怔,道:“他们也做了宝剑吗?”

    李昀扇微微点了点头,又问坊主道:“怎么,他们做的宝剑还没完工吗?”

    坊主犹豫了一下,一咬牙道:“做是做完了,就是不太好看。大家别着急,我已经让管事的去将这作坊里的好剑都拿来了,哟,说曹操曹操到……”

    他说话的时候,管事的刚好抱着十多把铁剑急匆匆的走进了院子,坊主赶紧走过去将那些宝剑接了过来,“你们看,宝剑来了,这些都是我们武器作坊做出来的宝剑。”他还就不信了,难不成这么多的剑里就没有能赢过李阅手中的宝剑的。

    李阅依旧是满脸的不屑,拿着宝剑走站了起来,“既然来了,就不要浪费时间了,”他又转头对李将军道:“爹,要是这里没有宝剑能比得过我手中的剑,到时候你答应过的事情可不能反悔,正好有表哥在这里为我们做个见证。”

    李将军冷哼一声,捋了捋胡须才道:“你先赢了这里所有的剑再说!”

    被这么一激,李阅似乎更有了兴致,从随行的一个护卫中选了一个去那作坊里的宝剑,两人走到院子空地上就对砍了起来。

    只是,每当李阅一剑砍下去,就会有一把铁剑应声而断,一声接着一声的清脆声响,仿佛一道惊雷,一遍一遍的砸在众人的心头。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院子的空地上就残留着几十个剑残端,当那护卫拿起最后一把铁剑走到中间的时候,李将军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致,坊主更是一颗颗冷汗不断的从额头冒起,就连李昀扇眉头都不自觉的拧紧了。

    “铮”

    铁剑摩擦,带起的火花比烟火还要绚丽,只可惜那一声脆响还是无情的撞击在了众人的心头。

    最后的一把铁剑也被砍断了。

    “哈哈……”李阅仰头得意的笑了起来,越看手中的宝剑越是满意,“我就说嘛,我这宝剑可是天下仅有的,那北冥国的匠人的确是厉害!”

    李将军气得猛地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闭嘴!得了一把异国宝剑你还沾沾自喜,你怎么不想想如果北冥国有了那么厉害的匠人,国力势必会不断强大,到时候对哪个国家最有威胁?”

    “爹……不就是一把剑吗,至于上升到家国存亡的高度吗?总之我赢了,我的婚姻大事就得由我自己做主,我现在只在乎的是这个,您可别拿那些大帽子来压我。”李阅将长剑放回剑鞘,走到亭子里高兴的替自己倒了一碗酒,仰头就喝了个赶紧。

    空气变得凝滞起来,除了李阅还有心情喝酒以外,其他的人都是一脸难看的菜色。李将军既觉得没面子,又担忧南越国的未来,坊主别的都没有功夫细想,一心只惦记着得罪了李大人来年银钱上怕是不好办,而李昀扇则是不自觉的将目光移到了秦落烟的方向,眼神里不自觉的带着几分担忧。

    众人都各怀心思,一时间,院子里竟然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李阅接连畅快的喝了两大碗酒,这才笑着对坊主道:“坊主大人,我可是最后问你一次了,你这里可还有其他的好剑?没有的话,今天这赌局可就算我胜了。”

    “这……”坊主不断的摸着额头的汗,想说有,可是心中却清楚,这作坊里能拿得出来的好剑都被李阅砍断了,虽然还有不少好剑,可是和李阅手中比起来肯定也不算好,已经损失了那么多的宝剑,再拿剑出来折了,他又怎么舍得。

    在坊主正犹豫的时候,李昀扇突然站起身往秦落烟的方向走了过去,等到他来到秦落烟的面前才道:“那你做的剑给我看看。”

    秦落烟还来不及应声,旁边的老刘却是已经反应过来将手中的锦盒递给了李昀扇,“李大人看,这就是我们做的宝剑,虽然不是很好看,可是品质可是很好的。”

    老刘非常的积极,似乎不愿意放弃讨好李昀扇的机会,倒是秦落烟实在是对李昀扇摆不出太热络的表情。

    “嗯。”李昀扇应了一声,打开锦盒拿起里面的铁剑,在碰到铁剑的瞬间,他的眼神瞬间亮了,嘴角更是勾起了一抹满意的笑意。他看秦落烟的眼神里更是变得精光奕奕。

    被他看得有些头皮发麻,秦落烟只得干笑了两声。

    李昀扇收回视线的时候,拿着铁剑走到了院子的空地上,又对亭子里的李阅吼道:“李阅出来,我拿着铁剑和你的宝剑来比一比,如果这次输了就算你,由我作见证,你爹必不敢毁约。不过……如果我赢了,那就算你输了,怎么样?”

    “好啊,有表哥这句话,我就不怕我爹赖账了!”李阅乐呵呵的举着宝剑就走了出来,浑身上下都流露出一种势在必得的感觉。

    李昀扇长身而立,烛光拉长了他的身影越发显得他挺拔而干练,这样的男子,竟然只是一个兵器作坊的采买管事,放在大街上谁也不会相信。

    院子的人们都看得有些痴了,尤其是李昀扇举着长剑的风姿,更是让人联想到了一个成语“风华绝代”。

    就连秦落烟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若不是已经有了傅子墨那妖孽一般存在的丈夫,她都会忍不住被这样的李昀扇所吸引了。

    “表哥,我来了!”李阅大喝一声,举着宝剑就往李昀扇的方向冲了过去。

    李昀扇只是轻轻地笑了笑,然后在李阅冲到他跟前的时候才举起了剑。

    这一次,也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

    这一晚上,众人都已经被这清脆的响声折磨得快要发麻,所以当声音响起的时候,几乎所有人的心都漏跳了一拍。

    就连李将军都紧张的忍不住前迈出了一步,似乎想看清楚这一次的宝剑碰撞,到底是谁胜谁负。

    可是两把宝剑之间擦出的火花却比先前的任何一次都要闪亮,众人只觉得眼前一片白光闪过,有那么一瞬,甚至耀眼得让人睁不开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