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八十五章 出乎预料的结局
    “谁赢了?”坊主有些紧张,被闪得睁不开眼睛,却拉了旁边的管事焦急的问。

    “是、是、是……”那管事瞪大了眼睛,似乎过于震惊反而说不出话来,急得坊主都有了骂娘的冲动。

    倒是李将军,毕竟是上过战场见过了刀光剑影的人物,所以第一个看清了局势,然后就激动的冲到了院子的中央,激动的拍着李昀扇的肩膀,连连赞叹道:“好!好!好一把宝剑!”

    李昀扇狠狠地舒了一口气,举着铁剑的手已经被先前那一撞震得发麻,可是心中却像是有一块巨石落地,终于将忐忑的心情放了下来。当这一刻,他才突然惊觉,他居然是在担心秦落烟,担心如果这铁剑不能赢了那李阅手中的剑,她会被坊主推出去当成牺牲的棋子。

    虽然只见过一面,可是这几天当他挨个院子找她却没有找到之后,他原本的心情就开始烦闷起来,他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见了一次,他就那么渴望的再次见到她,甚至一想到她会被惩罚,他就觉得闷得难受。

    “这怎么可能,这可是北冥国那大匠人做的宝剑,怎么可能会输?我从边关回来,这一路上它可是帮我赢了上百场的斗剑!”李阅似乎还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不过手中的断剑又不断的提醒着他,这残酷的结果,终究还是真实存在的。

    坊主抹了一把冷汗,想往前走,却发现自己的双脚有些发软,他深呼吸几次,勉强稳定住了情绪,才走到李将军面前道:“李将军满意就好,这铁匠可是我们新来的匠人连夜赶制的。”

    “有这宝剑你早些拿出来不就好了,非要拖到最后一刻?”李将军显然不卖他的帐,对坊主的态度依旧很是不满。

    坊主大人后背阵阵发凉,只得硬着头皮道:“这铁匠不是看上去不太好看吗,所以怕拿出来让李将军瞧不上眼……”

    “胡说!你当我李某人是酒囊饭袋吗?我李某人十三岁就上阵杀敌,看宝剑的眼光还是有的,又不是绣花枕头,要那么好看做什么?”李将军打断了他的话,不再看他一眼,而是从李昀扇手中拿过宝剑来翻看。

    当李将军拿到铁剑的瞬间,表情就露出了赞许,“不错,这手感和重量都恰到好处,不会太轻给人轻飘飘的感觉,也不会太重让人觉得笨重。这是谁做的宝剑?”

    听李将军终于问起了宝剑的出处,坊主觉得讨好的机会来了,赶紧乐呵呵的将秦落烟推了过去,“李将军,就是这匠人做的这宝剑。”

    李将军这才仔细去打量秦落烟,却忍不住惊讶的道:“怎的如此年轻?”

    “年纪虽小,不过做的东西倒是真不错。”李昀扇似乎不喜欢李将军看清秦落烟的语气,所以忍不住就接了口。

    李将军闻言,也点了点头,又问秦落烟道:“如此年纪就能做出这么好的东西来,想必是师出名门吧?这宝剑竟然能赢了那北冥国大匠人的宝剑,这足以说明我南越国才是真正的人才济济嘛,如此一来,我心中倒是安心了许多。”

    秦落烟见李将军态度还算客气,这才缓解了几分先前心中的不快,只是,她却没有像他们那样喜悦,反倒是沉沉的叹了一口气,道:“其实,我做的这宝剑并没有赢过李公子手中的剑。”

    她这么一说,顿时让周围的人都愣住了。

    亭子里,听见这话的李阅激动的就冲了出来,低吼道:“你在说什么?别以为本公子输了你就可以侮辱我的宝剑!你不说个清楚,本公子今天要你好看!”

    秦落烟只是微微拧着眉,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走到了李将军的面前,然后抬起手在他手中握着的铁剑剑身上轻轻一弹……

    让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那原先还好端端的宝剑竟然就那么断裂开来。李将军的面容倒映在那铁剑剑身上,随着铁剑的断裂,他的容貌仿佛也被撕扯碎裂。

    “你们看,其实我做的宝剑也断了。”她既然知道这宝剑是谁做的,就知道她做的铁剑其实是赢不了那宝剑的,充其量只能打个平手而已。

    李阅凑过来一看,立刻就笑了,“我就说嘛,我怎么可能输。太好了,我没有输!就不用娶那个母老虎做妻子了。”

    倒是李将军,许是因为心情的大起大落,那脸色似乎比先前更阴沉了下来。他这副模样倒是让周围的人都不敢随意乱说话了。

    李昀扇心中有些担忧,忍不住站出来打圆场道:“虽然我们没有赢,可是却也没有输,也算不错了。好了,这件事就到这里吧,我们接着喝酒吃菜……”

    只是,这一次,他小看了李将军心中的执着,只见李将军瞪大了眼睛看向坊主,那眼神里的指责非常的明显,是在毫不遮掩的表达自己的不满和怒火。

    他是军人,在他的观念里,没有输和打平,只有赢!如果是在战场上,谁会管你是不是输了,是不是打平了?他们要的就是一个赢的结果!

    坊主一张脸已经皱成了一团,原本以为已经逃过一劫了,谁知道又生出这样的事端来,他不由的有些埋怨秦落烟,如果不是她主动指出那宝剑已经损毁,没准儿李将军根本就不会发现,那他们就算赢了!

    “你!”坊主指着秦落烟的鼻子吼道:“给了你那么多的人和物,你连件像样的东西都做不出来!你也看见了,李将军对你做的宝剑不满意,这事儿,你得负起全部的责任!”

    “……”秦落烟没有说话,只是不自觉的咬紧了牙关,这个时候,率先将她推出来背锅,聪慧如她,瞬间就想明白了这其中的关节之处,难怪让她这种新来的匠人接手做铁匠,原来打的就是哪怕失败了,也有人背黑锅的主意。

    倒是旁边的老刘有些不服气了,“坊主大人,这么短暂的时间,我们能做出这样的已经很好了,毕竟我们也没有输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