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八十六章 情敌
    “闭嘴!做错了事还不知悔改!”坊主痛心的低吼着,嗓门儿很大,似乎是故意唱给众人听的,他又指挥着几名侍卫道:“将这两名匠人拉下去各打五十大板!给每个作坊都传话下去,以后谁要是再敢不认真做事,就和他们一样的下场!”

    “坊主大人,这不公平……”老刘是个憨厚的人,自己被打不要紧,可是见秦落烟这弱不禁风个小身板也要被侍卫拖下去,就忍不住低吼了起来。

    坊主听老刘低吼,觉得老刘让他失了微信,立刻一脚就踹了过去,“事情做的不好就得受罚,有什么不公平的?今天你们让李将军不满意,打你们五十大板都算轻的了,要是再有意见,你们就给我滚出武器作坊!”

    老刘不服气,可是一听要被赶出兵器作坊,又有些忐忑了,倒不是因为单纯的怕被赶出去,只是怕做不好侯爷交代的事,浪费了这么多年苦心经营的关系而已。

    其实秦落烟心中也是不服气的,她做自己觉得对的事,不会后悔,可是坊主这种出了事就让人背黑锅的做法实在让她很不赞同。自己付出了这么多天的心血,到头来不但没有换取到一丝嘉奖,反而是得到了一顿板子,这怎能让她不觉得心凉?

    如果这就是南越国的兵器作坊,那南越国的将来……岌岌可危!

    凉亭里,李将军父子和李昀扇其实都在留意这边的动静,不过在李将军看来,哪怕那小匠人做的东西不错,可是到底没有赢过那北冥国的大匠人,这就是输,对于一个失败者,他不觉得有替他求情的必要。

    至于李阅,他更是不会为了一个不相关的人去惹怒自己的老爹,毕竟,如今对他来说可是特殊事情。

    只有李昀扇,当看见两名侍卫抓住了秦落烟的胳膊的时候,他不自觉的就站了起来,甚至顾不得李将军父子诧异的目光就往那个方向快步追了过去。

    “等等!”李昀扇疾步走到秦落烟的面前,一把扯住她的胳膊将她从两名侍卫的手中扯了过来,许是他太过于担心,竟然用力过猛,将秦落烟扯到了自己的怀中,那冲劲儿很大,他竟是刹不住脚,抱着秦落烟往后就倒了下去。

    众人还没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就见李昀扇抱着秦落烟倒在了地上,那姿势,如果是一对男女的话,倒是可以传为一段佳话,可是如果是一对男人的话,那就……

    所有人都被眼前这一幕震惊到了,尽皆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尤其是李昀扇那眼神中带着一种隐隐的倾慕之意的时候,更是让人觉得头皮阵阵发麻。

    一个男人,当看见自己喜爱的女人的时候,不经意间露出的那种倾慕之意是挡也挡不住的。

    先前,李昀扇伪装得极好,可是在这仓惶倒下的一刻,许是太过突然让他没来得及换上自己的伪装,所以让自己真实的心情就那么呈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李阅以为自己看错了,喉头滚动,偷偷的在桌子下扯了扯自己老爹的袖子,“爹……”

    李将军一个机灵也回过神,赶紧瞪了李阅一眼,让李阅还没问出口的问题又生生的憋回了肚中。不过李将军警告的眼神还是让李阅明白了,他没有看错,他的表哥竟然用倾慕的眼光盯着一个……男人!

    坊主大人更是脑门儿上的毫毛都立了起来,他恨不得捂住自己的眼睛,一直以为李昀扇从来不进兵器作坊里开设的窑子,是以为看不上里面的女人,没想到,他竟然喜欢的是男人!

    他忍不住扯了扯自己的裤带,心中升起一股子反胃的感觉,想想以前他和李昀扇总是单独相处,还曾经一起坦诚相见泡温泉,他就觉得浑身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众人都还处在震惊之中,倒是谁都忘记了要去将倒地的两个人扶起来。

    直到院子的门口处,一道殷长的黑影突然出现,他的身影挡住了院门口灯笼里的烛光,拉长的身影倒映在倒下的两人身上,众人才回过神来。

    只是,院门口出现的人,更是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武、武宣王……”李将军回过神,堪堪的从凉亭站了起来。

    谁也没有想到,武宣王傅子墨竟然突然出现在了院子的门口,而且还看见了两个男人抱在一起倒在地上的一幕。

    傅子墨没有去看亭子里的李将军等人,他的目光落在了倒在地上的两人身上,眼神犀利,一双眸子里像是掀起了狂风,下起了暴雪,暴雪将整个世界掩盖,让他整个人周围三丈之内都成了冰天雪地。

    秦落烟也没有想到一抬头就会看见傅子墨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心中更是不免猜测,他怎么会来这里,难不成知道她今天要交货,怕她出岔子,因为担心她所以来看看?

    她脑补着最希望的情况,所以连带的心情也好了起来,正想站起身,谁知道她一动,也惊醒了那个正搂着她的李昀扇。

    李昀扇似乎这才注意到来自四面八方的炙热视线,不过他只是皱了皱眉,并没有要避讳的意思,反而站起身又小心翼翼的扶着秦落烟的胳膊起来,还温柔的关心秦落烟道:“你没事吧?”

    秦落烟余光看见傅子墨几乎要冻成冰锥的目光,嘴角一扯,赶紧往后退了一步,和李昀扇保持了一臂的安全距离,“没事。”

    “没事就好,你身子如此弱,若是因此受伤了可怎么办。”李昀扇说话的时候温柔得让人心惊胆战,他似乎有种破罐子破摔的意思,反正都被众人看见他的异常了,他反倒不避讳了。

    他反过来一想,这女扮男装混入兵器作坊的丫头到底是个女人,生活起来肯定会有诸多不便,如果打上自己的标签,反倒是让周围的人和她保持距离,这样一来,她也安全一些。

    秦落烟不知道李昀扇心中所想,不过对他这番姿态却是无语到了极致,尤其是背后感觉到傅子墨冰冷的视线,她更是苦恼得头皮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