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八十七章 一掌生死
    “兵部侍郎,你们兵部的风气怎的如此混乱不堪?”当所有人还在震惊中的时候,站在门口的武宣王傅子墨冷冷的开了口,不过却不是对着院子里的众人说,而是对他身后跟着的人说的。

    众人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傅子墨身后三步之外还有一个背脊微微佝偻的男人,因为傅子墨的出场威压太过强大,竟是让众人忽略了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当傅子墨一开口,众人才反应过来,这背脊佝偻的男人,不正是兵部侍郎曹大人吗?

    坊主赶紧就上前去行礼,他没有见过武宣王,所以不知道眼前气场强大的男人是谁,可是能让兵部侍郎跟在身后的人,必定是他不能得罪的,所以坊主的头皮再次开始发麻,这李大人父子俩还没安抚好,这又来一个大人物,这兵器作坊是要关门大吉的节奏啊。

    “曹大人好,这位是?”坊主抱拳行礼,恭敬的问。

    曹大人正要回答,却又听傅子墨凉悠悠的声音传来,“怎么,本王问的话曹大人是不屑回答是么?”

    “不,不,不,王爷息怒。我这就问个明白,问个明白……”在傅子墨的面前,哪怕他是兵部侍郎也是如履薄冰,他狠狠的瞪了一眼坊主,低吼道:“姚坊主!王爷在问你话呢,你打理的兵器作坊就是这么个风气吗?男人还能搂在一起,这像什么话!”

    “王爷?”坊主顿时对傅子墨的身份有了猜测,如今在朝中能让百官惧怕成这幅模样的王爷,似乎只有那一个……

    心中刚想到这一层,坊主的双腿就有些微微颤抖的,赶紧解释道:“他们不是搂在一起,只是先前有些争执一起倒在了地上而已,王爷您可千万别误会,别误会啊。”

    傅子墨轻哼一声,越过坊主来到秦落烟的面前,一双眸子冷冷的盯着她的脸看,哪怕是带着人皮面具,他依旧能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一抹狼狈。

    他猛地转头又去看李昀扇,那眼神宛若一尊上古的杀神,只一眼,就让敌人缴械投降!

    突然被这么恐怖的目光瞪着,许是李昀扇这样的人也禁不住后背有些发凉,心中更是疑惑,他明明是第一次和这王爷见面,为何这王爷的目光恨不得直接绞杀了他?

    “这作风混乱的男人又是谁?”傅子墨抬起手,指着李昀扇的脸,手指距离李昀扇的鼻子只有一寸的距离。

    这样的气势,瞬间让院子里的温度骤然降低。

    凉亭中,李阅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忍不住往自己亲爹身旁靠了靠,小声的问李大人,“爹,这人是谁啊,这么厉害……”他不过是隔了这么远的距离,都能感觉到那人身上传来的恐怖压力。

    “那就是武宣王!”李大人的喉咙也有些发紧,对这个传说中战场上的魔王,也是心有畏惧的。

    “什么!”李阅瞪大了眼睛,完全没有想到那传说里的人物竟然能来到兵器作坊,不过也只有那样的人物才具备这样浑然天成的气势,这样一想,他又觉得是情理之中。

    傅子墨正在问李昀扇是谁,兵部侍郎曹大人赶紧向坊主使了个眼色,坊主会意立刻禀报道:“回王爷的话,这位是我们兵器作坊的采买管事李昀扇。”

    “一个管事啊……”傅子墨意味深长的说了这么一句,然后抬起手,手掌翻飞之间,一道罡风从指间涌起,瞬间往李昀扇身上冲击过去。

    傅子墨的攻击来得又突然又猛烈,他武功原本就已经是绝世的存在,如今又是突然出手,所以众人想要救援都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那罡风往李昀扇而去。

    距离最近的坊主和秦落烟都忍不住低呼出声,他们不过是在周围都能感觉到那罡风的厉害,实在很难想象如果被罡风击中会是怎样一种下场,瞬间飞灰湮灭都有可能吧……

    “不要……”秦落烟低吼呼声,却又无力阻止。

    可是,那道罡风到底是打在了李昀扇的身上。

    不过,让众人害怕的生死魂殇一幕终究没有出现,只听一声闷哼声之后,李昀扇狼狈的不断后退,开口就喷出一口鲜血来。

    李昀扇吐血,但是脚步还是稳稳地站住了,他愤恨的盯着傅子墨,没有去抹嘴角的鲜血,而是赶紧从怀中掏出一面护心镜来,那护心镜因为剧烈的撞击已经有些发红发烫,在他掏出来的瞬间胸口的衣裳就被炙热烤德冒了眼。

    那护心镜被李昀扇仍在地上,众人这才看清,那是一面巴掌大的小镜子,此刻已经残破不堪,可是哪怕如此,众人都知道,这护心镜必定是一件至宝。能挡住傅子墨这一击的护心镜,这整个世上怕也只是那么几个吧。

    众人不禁对李昀扇的背景越发好奇起来,一个采买的管事,身上能带着这种至宝护身吗?怕是宫里的主子也没几个出手如此大方的吧。

    秦落烟捂着惊叫的嘴,在这一刻才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许是先前她的反应让李昀扇心中感动,所以他抹了抹嘴角的鲜血,勉强对秦落烟挤出了一个笑容,“我没事,你不要担心。”

    秦落烟一听,心中一个咯噔,嘴角忍不住再次一抽,都不敢去看傅子墨的表情。天知道她和李昀扇真的没什么,刚才的反应完全是处于本能,毕竟李昀扇是她的目标人物,如果就这么死了,那她以后的事情还怎么做?

    不过显然,这两个男人都不会知道她心中所想。

    傅子墨又轻哼了一声,目光在两人之间匆匆而过,冷声道:“还真是真情感人!”

    “其实不是……”秦落烟直觉的就想开口解释,不过嘴唇刚动,那头傅子墨却已经转过身往凉亭中走去,看也不看身后的秦落烟一眼。

    秦落烟欲哭无泪,完了,这小肚鸡肠的男人一定是生气了。

    兵部侍郎和坊主都赶紧往凉亭里追了上去,尤其是坊主,两只脚走路的时候人影已经开始摇晃,显然是被先前的一幕给吓得腿软了,他偷偷地向李昀扇打了个手势,示意他赶紧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