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八十八章 为你而来
    李昀扇脸上的表情难看至极,一直目光凶狠的追随着傅子墨而去,似乎没有注意到坊主的手势,倒是秦落烟叹了一口气来到他的身边,道:“我们还是先离开吧。”留下来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呢。

    面对秦落烟,李昀扇到底还是将凶狠的表情换了下来,转过头的时候,眼神温柔的冲她点了点头。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的一幕落入傅子墨的眼中,他握着酒杯的手渐渐收紧,却在李将军过来敬酒的时候又将手劲撤了下来。

    “王爷怎么有空来武器作坊?”曹大人趁着李将军倒酒的时候,坐在傅子墨对面问。

    傅子墨举着酒杯,也不等着众人客套的敬酒,直接仰头就喝了个干净,只冷冰冰的道:“你们也知道,本王如今有了一个儿子,今日本王就是为了本王的儿子来的。”

    众人听得一头雾水,他们倒是都知道武宣王得了一个儿子,不过那孩子才几个月大,和他们这兵器作坊有什么联系?不过没有等他们猜想太久,武宣王就解答了众人的疑惑。

    “听说兵器作坊里能工巧匠多,尤其是南越国优秀的匠人都集中在了这里,所以本王想让兵器作坊里最好的匠人给本王的儿子做几样小玩具。”

    傅子墨说出了来意,他说得从容不怕,可是却让听的众人是暗暗心惊,更是嘴角阵阵的抽搐。

    虽然你是武宣王,可是兵器作坊好歹也是专门制作精良兵器的地方,做出来的东西都是给精锐将士们上战场杀敌用的,您这一开口就让这些优秀的匠人给您做玩具,这么任性的事,您也好意说出口?

    几人面面相觑,似乎都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这样的想法来,只是想归想,谁敢把这想法说出来?这人可是武宣王,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换了其他人,早就被当成神经病打出去了。

    “怎么,本王的话,你们没听见?”傅子墨见众人不吭声,有些不高兴了。

    这些将军大人面对无理要求都没有表现出不高兴,你一个提任性要求的人居然有脸不高兴?对于这么霸道的武宣王,李阅是彻底无语了,难怪凤栖城里的二世祖们都怕这位王爷,原来这性格,当真是让人觉得胆寒啊。

    曹大人作为兵部侍郎,只得立刻扯出勉强的笑容道:“听见了,听见了,小王爷要玩具,这当然是要找最好的匠人做的,不过最近兵器作坊好像在赶制一批给御林军的佩刀,所以人手上……”

    “行了,”傅子墨抬起手打断了他的话,“回头我会去给皇上说,御林军的佩刀先等几天,先帮本王的儿子做几样像样的玩具再说。”

    “……”曹大人脸上神色变换,一个王爷任性到这个地步,他也算是服气了,话都说道这份儿上了,他哪里还能再拒绝,只能硬着头皮点头了。

    傅子墨说完之后便告辞离开,似乎来这里就是说这么一件无关痛痒的事而已。

    只是,几个院落以外的大青树下,秦落烟双手环肩坐在树下的蜿蜒树根上,抬头看着满天繁星闪烁。

    也许,这兵器作坊里,只有她知道,傅子墨来,不过是为了她而已。

    所以她乖乖的在这隐蔽的院子角落里等着,她知道,只要在兵器作坊里,无论她在哪里等,都能等得到他,如果他真是为了自己而来的话。

    果然,半个时辰以后,一双黑色绣纹短靴出现在了她的眼前,她顺着短靴往上,抬起头看见了傅子墨的脸,星光下,他的容貌有些模糊,可是因为他已然印刻在了她灵魂里,所以再暗淡的光,也能让她将他看得分明。

    “你果然是为了我来的。”所以他能在她出现的地方找到她,秦落烟嘴角扯出一抹会心的笑容。

    “不是。”傅子墨语气冰冷的道,“你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本王会为你来?本王是为了小御景来的,小御景可以玩小玩具了,本王儿子的玩具,当然要最好的匠人来做。”

    好吧,这个理由表面上看起来天经地义,可是真的只是为了几个玩具,你会亲自来,还会挑在她有可能会出事的时候?

    秦落烟淡淡的笑,假装相信了他蹩脚的借口,“嗯,好吧,算是你为了我们的儿子来的吧。对了,你刚才为什么向李昀扇出手,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他就是那个采买管事?”

    “你倒是机灵得很。”傅子墨居高临下的挑起她的下巴,“就是对别的男人这么关心,是当本王眼瞎么?”

    “我怎么从你的话里,听出了浓浓的怨妇味道?”秦落烟如今可真不怕他摆出来的这张冰冷面孔,所以嘴角一个俏皮的笑,一口就将他的手指咬在了手中,她的舌头很灵活,沿着他的指腹慢慢的舔着。

    傅子墨瞳孔一阵瑟缩,喉头不住滚动,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你这个小妖精!”

    总是在他想发火的时候用这种方式来挑逗他,而该死的他竟然每一次面对她的挑逗都把持不住!

    秦落烟眼神骨碌碌的转动,好一会儿之后才张开小嘴松开了他的手指,“能让武宣王为我吃醋,怎么办,我心中很开心。”她是实话实说,浑然不顾傅子墨再一次冷下来的脸。

    如此傲娇的男人,被女人当场揭穿自己的情绪,竟是有种恼羞成怒的感觉!

    他一声低咒,一把将秦落烟从树根上拉起来,伸手一推便将她摁在了树干上,不容她说话,他一口就咬住了她的红唇。

    绵长而炙热的吻,让两人都气喘吁吁。

    稍稍松开之后,秦落烟双手抵着秦落烟的胸膛,仰起头,红着脸问:“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刚才为何要向李昀扇出手?你就不怕伤了这个唯一知道庚金来源地的管事?”

    “本王为何要问答你的问题?不过……如果回答了你的问题你有所表示的话,本王倒是不介意多说几句。”傅子墨意味深长的盯着秦落烟,一双眼睛里的火热点燃了周围的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