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九十章 害羞的傅子墨
    这些问题,秦落烟都不得而知,也许时间会给她想要的答案。

    傅子墨搂着秦落烟在树下又坐了一会儿,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相处真的很神奇,曾经两个人互看对方不顺眼的时候,觉得和对方多呆一秒都是一种折磨,可如今两个人开始彼此在乎对方之后,却觉得每分每秒都弥足珍贵。

    “王爷,你是不是该走了?”秦落烟见月亮重新从云朵后飘了出来,时辰已经很晚,再耽搁下去今晚就别想睡觉了。

    “你这是在赶本王走吗?”傅子墨不高兴,惩罚似的捏住了她的脸颊,微微一用力就让她的脸颊有些泛红。

    秦落烟一边叫着疼,一边躲开他的手,“我当然是希望王爷能留下来陪我的,可是儿子一个在王府里,万一夜里睡不着哭了怎么办?”

    这个时候,只有比秦落烟的地位还要高的小御景才能成功救场。

    傅子墨拧了拧眉头,叹道:“好吧,那本王就回去了,不过……”

    “不过什么?”看他的样子似乎有话要说,倒是让秦落烟怔了怔,他可不是那种在她面前说话会顾忌的人。

    “要不,今晚你就别回房间了,本王让人陪你在这儿看一晚上星星。”傅子墨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吓得秦落烟目瞪口呆。

    她眼珠一转,瞬间反应过来,“不会是李韵扇在我房间里等我吧?”他的人一定探听到了李昀扇在等她的消息,所以他才一直磨蹭在这里不走!

    想到这里,秦落烟的嘴角忍不住狠狠地抽了抽,果然是印证了那句话,恋爱中的人智商都为零,不分男女,不论老幼。就连傅子墨这厮都不能免俗,竟然会想到让她在这树下吹一夜冷风的办法来档烂桃花?

    “你知道他会去等你?”傅子墨一听,觉得心中很不是个滋味。

    “我哪里会知道,不过是你这么说我聪明的猜到了而已。”秦落烟笑着冲他又是一阵挤眉弄眼,乐呵呵的笑,“子墨,你吃醋的样子很可爱……”

    她的话声刚落,傅子墨已经一把推开她然后转身就往前走,只冷冷的留下一句,“罢了,本王先回去了。”

    尽管他没有回头,可是他仓促的脚步和略微发红的耳根还是被秦落烟捕捉到了。

    她噗呲一笑,戏虐的道:“子墨,你真的很可爱哟……”

    那“哟”声还未拉长,傅子墨整个人已经消失了在她的视线里。走得如此狼狈,倒是让秦落烟忍不住又阵阵发笑了起来,原来堂堂武宣王也有害羞的时候。

    傅子墨一离开,秦落烟就觉得冷了起来,也不知心境的原因还是因为夜已经太凉了,她搓着手,喝出一口热气这才往自己的院子里去。

    “糟糕!”秦落烟脚步一顿,猛然想起来忘了找傅子墨的原因,她原本是想让傅子墨安插在兵器作坊里的人帮她查一查萧凡的下落的,这几日她打听了许久都没有萧凡的消息,明明在这武器作坊里,可是偏偏又找不到人!

    傅子墨已经离开,她叹了一口气,只能明天再想办法了。

    只是如傅子墨所说的一般,已经是三更天了,当她推开门的时候还是看见了依旧等候的李昀扇。

    屋子里没有电灯,窗户打开着,走进屋子的瞬间,屋里的温度懂得秦落烟打了一个哆嗦。

    “李大人这么晚了怎么在我房间里?”秦落烟说话的时候掏出火折子将灯笼里的蜡烛点燃了,烛光摇曳,瞬间让整个屋子都明亮了起来。

    李昀扇的表情似乎不太好看,急急地站起身来到她的面前,冷声问:“你刚才去哪里了?”

    秦落烟叹了一口气,伸手 将窗户关上,这才道:“李大人未免管得太宽了吧,我去哪里似乎并没有向李大人汇报的必要。”

    李昀扇却不满意她的回答,一手扯住她的胳膊低吼道:“你一个女人大半夜的在全是男人的兵器作坊里晃荡什么,万一出了事怎么办?”

    秦落烟嘴角一挑,挣脱开他的手,“李大人,不是每个人都像您一样,对一个‘男人’感兴趣的。”

    对于李昀扇,虽然秦落烟有心去讨好,可是那也只是通过武器制作的技艺上,并不包括她会用美色去讨好他,他对她的态度已经很明显,就是要对她负责,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可不想给他任何的念想。

    “李锋!”被她的态度刺激得险些炸毛,李昀扇咬牙切齿的低吼着她的化名,“我可是在担心你,你以为这武器作坊里的人都是好人?别忘了这院子里前几天还死了一个人!”

    秦落烟当然没有忘记,只是……

    “这也和李大人半夜三更出现在我的房间里没有关系吧?”

    李昀扇怔怔的盯着她的脸,似乎有些接受不了她如此冰冷的态度,他脸上青白相交,怒火几乎要喷出他的眸子来。

    秦落烟其实心中也是有些心虚的,毕竟将这李昀扇得罪得惨了,后面的事情就很不好办,再怎么说以后还要靠他顺藤摸瓜找出那庚金的出处呢。

    这样琢磨着,她正想开口说几句缓和气氛的话,谁知李昀扇已经拂袖转身拉开房门就走了出去,临走的时候还留下一句,“总之以后你本分一些,我说过要对你负责,不是开玩笑!你终有一天会成为我的妻子,所以你一定要紧守妇道,万不可有丝毫逾距,否则……”

    她都是别人的妻子了,怎么可能成为你的妻子?秦落烟气得咬牙,想说话却已经没有机会。

    房门被重新关上,只留下满室内的寂静而已。

    秦落烟叹了一口气,不禁想到了殷齐,曾经,那个男子也曾让她有过一瞬间的感动,她以为他对她的感觉也是男女之情,她还可笑的避讳过,可是当那一次的设计和利用,她才知道,殷齐对她,从来只是有所图而已。

    在这些善于玩弄于心计的权贵之中,这李昀扇又会不会是下一个殷齐?她可不会忘记前几日温泉的时候李昀扇说过,不是因为他看上了她,而是他的家族选中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