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九十四章 见萧大家去
    秦落烟一听,赶紧就拉开房门冲了出去,“他在哪儿呢?”

    老刘见她这么着急,先是愣了愣,随即直爽的笑了,“我就知道你肯定在意,没想到却这么着急。”

    秦落烟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赶紧解释道:“萧大家可是除了我师傅外,我最佩服的匠人了,就像是见到了一直敬佩的英雄,所以难免有些激动,倒是让你看笑话了。”

    “无碍,老刘我能理解。想当初我就佩服武宣王,所以第一次见到武宣王的时候,我可是激动了好几天都睡不着觉的。”老刘憨厚的笑着,完全没有怀疑她说的借口。

    不过秦落烟还是忍不住吃了一惊,“你佩服武宣王?”

    老刘点头如蒜,“那是当然了!虽然他战场杀神的名号很吓唬人,不过作为男人,能站在他那个高度,能战杀四方之敌,能让周边国家都不敢觊觎我南越国一寸土地,却是足以让每一个男人都热血澎湃的。”

    这一点,秦落烟倒是不否认,傅子墨虽然性格诡异,而且让周围的所有人都害怕他,可是,就他本身的实力来说,却是足以让任何人膜拜的,也许,这也是他那些誓死跟随他的人没有任何异心的原因。

    老实说,听人夸奖自己的丈夫,秦落烟的心中真的觉得很高兴,有种与荣有焉的既视感,只是,这样的感觉越发增加了她心中的不安,总觉得这样美好的日子不会太长久,总觉得自己现在得到的幸福就像泡沫一般,似乎只要稍微用力吹一口气,这泡沫就会化作泡影永远消失在这世间。

    她甩了甩头,想将心中这种不安的感觉甩出脑海去,可是无论她怎么努力,那样的感觉始终存在着。这,就是没有安全感吗?

    “老刘,萧大家回来了,在哪里啊,能带我去见他吗?”秦落烟问。

    老刘拍着胸脯道:“那当然是没问题的,我老刘既然来告诉你这个消息,自然就有带你去见萧大家的办法……只是,平日里萧大家的家人将他看得紧,我们去的时候稍微有些麻烦,恐怕要委屈你了……”

    那时候,秦落烟还不知道老刘口中的委屈是什么意思。

    直到她提着一个恭桶出现在一个偏僻的院子的时候,她才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这就是你说的委屈?”秦落烟僵硬着手臂举着一个恭桶,虽然恭桶已经被洗干净,可是那销魂的味道依旧仿佛充斥着人所有的感官。

    老刘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一手一个夜壶站在她的身边,“都这个时辰了,除了去更换恭桶意外,我实在想不出其他的理由进来了。”

    “……”秦落烟叹了一口气,还是跟着老刘的步子往院子里深处走去。为了见到萧凡,不要说是提几个恭桶,就是让她洗恭桶都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这院子是萧大家和他的家人们居住的,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就挑了这么个偏僻的地方。而且啊,这里换恭桶换得特别的勤,尤其是夜里,基本上两个时辰就得换一次。”老刘说完后不一会儿就找到了院子里的管事,管事领着两人来到后院,停在了后院的一个房间前,抬手敲了敲房门。

    那管事冲房里吼道:“萧大家,换恭桶的来了。”

    秦落烟有些紧张,一想到马上就能看见萧凡,她连手都有些微微颤抖了起来。

    “进来吧。”只可惜,屋子里回答管事的话的声音,不是来自萧凡,是来自一个秦落烟没有听见过的声音。

    管事的这才推开门,侧开身子让两人进去。

    老刘提着夜壶走在前面,秦落烟也焦急的跟在他身后迈进了屋子,只是,再一次让她失望的是,她没有一眼在屋子里看见萧凡的人,只看见一名胡子花白的老者坐在椅子上,还一脸嫌弃的指了指地上摆放着的恭桶和夜壶。

    “赶紧把这些污物换出去,真是熏死人了。”老者不断的抱怨低骂着。

    “是,是,是。”老刘一边点头,一边冲秦落烟使眼色。

    恭桶里散发着恶臭,可是此刻的秦落烟却仿佛根本闻不见那味道一般,她的目光死死的落在屋子里唯一的一方屏风上,那屏风上隐约有人影晃动,似乎有一个人就在那屏风之后。

    那屏风后的人,会是萧凡吗?

    有那么一瞬间,她恨不得立刻冲到屏风后看个究竟,脑海里,都是当初师傅死的时候,大师兄和二师兄向师傅保证要照顾好她的情景,这两个在师傅死后无论何时都挡在她身前的男人,值得让她一辈子都感激和敬佩。

    “你在看什么呢,赶紧换了恭桶出去!”胡子花白的老者瞪了一眼秦落烟,态度蛮横的吼道。

    秦落烟不甘心的收回了目光,这才去拿恭桶,只是拿着恭桶脚步却像是生了根,怎么也挪不动。还是老刘看得有些着急,忍不住扯了扯她的袖子,用眼神示意她离开。

    这次不能成功看见,以后都还有机会。她知道,老刘要是能开口,肯定会这样说,可是,她真的舍不得,舍不得就这样放弃。

    “噗!”

    屏风后传来了一个令人听了尴尬的声音,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子浓郁的恶臭。

    几人还没反应过来,那胡子花白的老者就冲到了屏风后,然后立刻听见老者谩骂的声音传来,“哎呀,我的祖宗哦,这刚在换恭桶呢,你就不能忍一忍,你看你身上这弄的,又要我伺候你?”

    屏风上显出了老者的倒影,老者的手狠狠地居高又重重的落下,巴掌的声响就那么清晰的让屋子里的人都听见了。

    秦落烟一惊,忍不住小声问老刘,“他……在打萧大家?”

    老刘叹了一口气,脸色也不好看,只小声道:“这萧大家我也没真正的见过,不过听别人说,这萧大家做兵器是一把好手,可是这里……”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道:“好像不正常,但是却很听他家人的话的。打他的,据说是他的父亲,这父亲打儿子,谁也管不着,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