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九十五章 甘愿
    父亲!

    秦落烟觉得何其可笑,萧凡和吴懿都是孤儿,哪里来的父亲!这名义上的父亲,八成是云天喜派来的专门控制萧凡的人!

    她握紧拳头,因为愤怒而有些颤抖,她冷冷的目光落在屏风上,屏风山那老者又扬起了收,似乎比先前的那次还要用力。

    秦落烟再也忍耐不住丢下恭桶就冲到了屏风后……

    只是,尽管心中已经有了思想准备,可是当看见屏风的画面的时候,她的眼眶还是瞬间湿润了。

    屏风后的人,的确是萧凡没错,那个曾经意气风发的男子,此刻双眼无神,脸颊干瘪,浑身上下枯瘦得宛若毫无生气的干柴一般。他被浸泡在一个浴桶里,整个人无力的靠在浴桶的边缘上,冬日里,浴桶里的水连一丝热气都没有,而水面上漂浮着貌似粪便的物体。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秦落烟怎么也不可能会相信眼前这个男人,就是曾经对着她爽朗大笑的大师兄。

    她的鼻头发酸,可是不等她的眼泪落下来,那老者扬起的手已然落下,一巴掌就那么毫无顾忌的打在萧凡的脸上。

    萧凡似乎浑然未觉,只是嘴角流出了一滴险些而已,一双眸子依旧宛若似水一般毫无波痕。

    “你进来做什么!”老者打完萧凡,又转头冲秦落烟吼道。

    “我……”秦落烟只觉得喉咙里干涩得难受,好不容易才将咽喉里的血腥味道压迫下去,她哽咽着道:“我以为您需要帮忙,所以就冒昧的进来了。”

    “帮忙?”老者怔了怔,看了看那满浴桶的粪水,露出满脸的嫌弃,忍不住啐了一口唾沫道:“得了,你要愿意清洗那你就赶紧弄吧,放心,回头少不了你的好处。”

    老者将秦落烟当成了想要讨好主子的下人,这才态度缓和了一些,然后立刻就退到了屏风外,还不住的交代秦落烟动作麻利一些。

    老刘不明所以,跟着走进屏风后一看,当看见屏风后的场景的时候,也忍不住阵阵的干呕起来,他扯住秦落烟的手,小声道:“秦兄弟,你犯不着做这个的……”

    秦落烟却摇了摇头,“没事,我是佩服萧大家的技艺,他在我心中是英雄,所以我愿意做这些事。”

    她固执的挣脱了老刘的手,极力的掩饰着自己的情绪,只勉强扯出一抹淡笑对老刘道:“老刘,帮我打几桶热水进来吧。”

    老刘见她执意如此,只得叹了一口气转身出了屏风。

    当所有人都离开屏风后,秦落烟到底忍不住低头哭了起来,她抬起手抚摸着萧凡的脸颊,小声的唤着:“师兄,师兄,是我啊,落烟啊,你还记得么,我是落烟啊,如果你还有一丝神智的话,你看看我,看看我好么……”

    许是“落烟”两个字让萧凡有了一丝反应,他怔怔的转头,茫然的看向秦落烟,只是那眼神依旧灰白得可怕,只一瞬,连那灰白都彻底失去,取而代之的依旧是一滩死水。

    见萧凡如此模样,秦落烟更是泣不成声,如果早知道萧凡会变成如今这模样,当初无论如何,哪怕是要她付出生命,她也绝对不会同意萧凡的自我牺牲。

    “师兄,师兄,求求你了,你别这样好吗,我是落烟啊,你一定要想起我来,一定要变成以前那个会对我笑的大师兄好么,如果你一直这样下去,还我这辈子怎么好好地活下去……”秦落烟哽咽着,低低的哭诉,换来的却是萧凡一动不动茫然的神情。

    门口处传来脚步声,秦落烟一惊,赶紧抬起袖子将眼泪擦干净。

    老刘提了两桶热水走了进来,口中还抱怨着:“还说是萧大家的亲爹呢,没想到竟然如此虐待萧大家,见萧大家这样子竟然躲得老远,今天是我们遇到了,有你这个热心的替萧大家清理,换了平时,不知道萧大家还会受到怎样的对待,唉……”

    老刘一直是个热心肠的,看着场面心中也于心不忍,忍不住念叨了起来。只是他不知道,他的念叨在秦落烟的心中更是激起了一种浓郁的内疚感。

    秦落烟咬紧下唇,和老刘一起先将萧凡扶了起来,然后用热水替他清洗着身体,在老刘的眼中,秦落烟也是男人,萧大家也是男人,所以即便这样坦诚相见也没有什么问题。

    而在秦落烟的心中,眼前的人,不是男人,而是她至亲至爱的大师兄,一个当初为了救她和吴懿自愿牺牲自己的,伟大的师兄。如今他这幅样子了,她怎么还可能因为男女之别而放任他日此下去。

    除了傅子墨,她还从未这样替一个男人清理过,心中清冷,便无欲无殇,她拿着棉布为他清理这身上的脏污,替他擦洗着每一处,可是心中却寂静得可怕,除了怜惜和心疼再没有其他任何的杂念。

    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些伤害了萧凡的人,她,秦落烟,一个都不会放过!哪怕因此要她下地狱永世不得轮回,她也要为萧凡报仇,为师傅报仇!

    替萧凡穿好衣服之后,秦落烟还替他梳好了头发,看着眼前这似曾相识的男子,心中忍不住又是一番感叹。

    “你们弄好了吗?”老者等了许久不见两人出来,这才走进屋子来瞧,一看见坐在床边干干净净的萧凡,愣了,“不错,你们打理得很干净。”

    老者说着从怀中掏出几钱碎银子扔到了秦落烟的怀中,“喏,拿去,活儿做得不错,我可是个不会别人的人。”

    这句话让秦落烟觉得越发可笑,一个不将萧凡当人看的畜生,也有资格说这句话?

    老刘见她还愣着,赶紧扯了扯她的胳膊,她这才收起自己的愤恨,换上一副笑脸,“那就多谢萧老的赏赐了。萧老以后有这种好差事,您尽管唤我来就好。”

    “这种差事也抢着做?”老者鄙夷的扫了他一眼,撇撇嘴,“得了,你要是愿意干那当然好,这种差事天天都有,以后啊,你每天晚上都来就行了。”

    虽说上面警告过这些事情不能让太多的人知晓,但是他干了这么久的掏粪工,好不容易遇见个有人自愿顶替他的,他也实在不想拒绝,大不了小心一些不要让上面知道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