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九十七章 心理病
    周先生放下笔又行了一礼,也许他在笑,不过他一张脸已经彻底毁怀,无论露出什么样的表情都并不好看。

    通过和周先生的交流,秦落烟和老刘才知道,他的脚伤并不是烧伤的,而是在发生大火的时候为了救一个人而被掉下来的木头砸中而受伤的,至于为什么会遇见大火,救的又是什么人,他没有说。

    秦落烟蹲在周先生的身前为她查看了他的膝盖,虽然她不是大夫,可是基本的关节活动还是知道的,他一只脚因为受伤之后便比另一只脚要短上几公分,所以走路的时候才会瘸。

    “周先生,我倒是能根据你关节活动的情况做一双金属鞋子出来,就是这鞋子毕竟是金属的,哪怕里面用上棉布衬垫,估计时间长了也还是很难受,所以你最好要有个心理准备。”秦落烟实话实说。

    周先生表示理解的点了点头,又拿起纸笔写了起来,这一次,他说他是一名大夫,连他自己都治不好自己的腿,所以只能依靠外力了,他说,无论有多难受,他都可以忍耐。

    “周先生,您放心吧,我一定会尽全力的。”对于周先生,秦落烟心中曾经也是纠结过的,毕竟当初他在殷齐的计划里扮演了一个至关重要的角色,说到底,周先生是背叛了她的,可是,那大半年的相处又让她知道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一个醉心于医术的人,总归不会坏到哪里去,他骨子里其实也是想救人的,只是他欠了殷齐的,所以要用一辈子来还。而秦落烟得了他大半年的恩惠,在那一次的事情里,这恩惠也一笔勾销了。

    而这一次,她费心费力的来帮助周先生,其实也是有私心的。

    当初听见老刘说起萧凡的情况,她的心中就有了打算,无论萧凡是得了怪病还是因为药物被人控制,周先生这个神医都是有帮助的,所以,当她看见殷齐带着周先生来兵器作坊的时候,她就主动揽下了这个差事。

    和周先生善良好大致的鞋子制作过程之后,秦落烟就带着老刘一头扎进了小作坊里。

    下午的时候,有小厮送来了几样图纸,据说那图纸是萧大家画的,送来给作坊里的铁匠照着做。

    秦落烟趁机去打听了萧凡的情况,那小厮说萧凡大病初愈,精神还不太好,所以只画了图纸并没有道作坊来。

    秦落烟也没有追问,只是越发盼着天黑了。

    天黑之后,她匆匆扒了几口白饭就往萧凡的院子里去,因为昨日才去过,所以那院子里的管事认得他,又得了白胡子老头儿的允许,所以她很顺利的就见到了萧凡。

    幸运的是,比起昨日的狼狈,今日的萧凡要赶紧许多。

    正是吃完饭的时候,萧凡坐在饭厅里的主位上,一名小厮站在他的身旁替他挑菜。在人前,他是萧大家,所以白胡子老头儿还是将面子上的事情做的很周到的。

    白胡子老头儿坐在萧凡的左手上,自顾自的吃得正在兴头上,看见秦落烟来了,立刻招招手,道:“你来了,那就等着吧,他啊,说不定什么时候就……”

    “噗!”

    老者的话还没说完,一股子恶臭就从萧凡的身上传开了来。那老者气得摔了碗筷,暴露的吼道:“特奶奶的,又来了!连好好吃顿饭都不行!”

    他说话的时候,气得吹胡子瞪眼,抬起手就要打萧凡,旁边的小厮似乎已经见怪不怪,所以麻利的端着碗筷退到了一旁。

    眼看老者的手就要落在萧凡的身上,秦落烟赶紧上前一步抓住了老者的手,“您消消气,消消气,我立马就带他出去清理。”

    然后秦落烟赶紧扯着萧凡的胳膊就往外走,等到老者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将人带出了门外。身后,还传来白胡子老头骂骂捏捏的声音,不过秦落烟似乎都听不见了,在她的眼中,只有眼神迷茫的萧凡。

    带着萧凡来到昨他的房间,秦落烟才低低的唤了一声,“大师兄……”

    可惜萧凡依旧傻愣愣的,没有丝毫的反应。

    秦落烟叹了一口气,也就不在多说,只默默的去厨房打了热水,又脱下他的衣服替他清理了起来。

    有了昨日的经验,这一次,她麻利了许多,不过让她始料未及的是,刚替萧凡穿好衣服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一阵恶臭传来,她嘴角一扯,无奈的又去厨房打来热水。

    这一会儿的功夫就替他换了好几次衣物,这频率也难怪那老者敢冒着上头责罚的风险找人来做这活儿了,换了别人,怕是早已经抱怨得不行了。

    秦落烟不是铁人,也觉得很累,尤其是她虽然没有洁癖,可还算是一个爱干净的人,哪怕是小御景,她都没有这么干脆的伺候过。可是,她一想到骨子里那么骄傲的萧凡,竟然落到大小便失禁的地步,她只是身体上的累,而他呢,如果意识清醒知道自己变成了这副模样,怕是会生不如死吧。

    想到这里,她便不觉得这活儿有多难以接受了。

    第二天一大早,借着将设计好的铁鞋的图纸拿去给周先生看的时候,她旁敲侧击的问:“周先生,一个好端端的人,如果每到了晚上就大小便失禁的话,会是得了什么病吗?”

    周先生很满意她设计的铁鞋,连连的对她竖起大拇指,所以对她的提问也就耐心的回答了起来,他提笔写道:“是晚上才会大小便失禁?”

    秦落烟仔细想了想,想到从小厮口中打听到的情况,白日里的萧凡虽然神色依旧呆愣愣的,可是对于画图纸做兵器还是很熟练的,也没有出现大小便失禁的情况,只有到了晚上才会这样。

    她郑重的点了点头。

    周先生又皱起了眉头,沉默了一阵,又写道:“如果只是晚上才大小便失禁的话,多数情况是病由心生。”

    “病由心生?”秦落烟念叨着那纸上的字,心中却是难受得心疼,周先生的话她动了,这大小便失禁是由萧凡心理原因造成的,可是,要经历了什么样的苦难,才会让一个人因为恐惧而大小便失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