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出手萧家
    周先生点了点头,也叹了一口气,又写道:“由心而生的病最是难治。”

    秦落烟的眼眶有些酸涩,不过她到底还是忍住了,“周先生,难治也并非不可治对不对?我那朋友曾经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对我来说也很重要,如果可以的话,周先生能不能帮我看看他?”

    她的目光清澈又真诚,有那么一瞬,周先生看着她的表情有些发愣,似乎从她的身上找到了什么人的影子,不过周先生却什么也没说,犹豫了一下之后点了点头。

    他在纸上写道:“心病还需心药医,要想治好你朋友的病就要先知道他因何而并,知道了原因才能找到症结对症下药。”

    “我明白了,只是他现在神智有些不情,所以要想知道他到底发生了什么,还需要点儿时间,周先生能在这里多注意些日子吗?给您做铁鞋的话,只要七天就能做好。”她恭恭敬敬的向周先生行了一个大礼。

    她的态度让周先生怔了怔,他赶紧将她扶了起来,又提笔写道:“你如果想要我多住几天,只要延长制作铁鞋的工期就可以了,可是你没有,你承诺我只要七天。我很感谢你,所以我愿意多住一些时间。”

    “谢谢周先生。”秦落烟扯出一抹灿烂的笑容,她就知道,周先生骨子里其实并不是一个坏人,只是他的立场和她不一样而已。

    周先生摆摆手,叹了一口气,忍不住抬起手摸了摸秦落烟的脑袋,盯着她的目光也有些哀伤,他的哀伤让秦落烟有些疑惑。

    她想问,可是周先生却摇了摇头将她送出了门外。

    周先生的房门又被重新关上,没有人看见他的脸上充满了落寞,更没有会看见他眼底深处闪过的内径内疚和悔恨。

    他不会告诉这个叫做秦峰的匠人,他在秦峰的身上看见了秦落烟的影子,他对秦落烟是愧疚的,他知道一个孩子对于一个母亲来说有多重要,可是那时候,他却用她的孩子去要挟了她……

    又下雪了,雪很大,一片一片的落下,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就让整个世界都裹上了一层纯白的颜色。只可惜,这样美丽的雪景,兵器作坊里却没有人懂得欣赏。

    乒乒乓乓的声音不断的作坊里响起,像是一首错乱的乐章,每一个音节之后,谁都猜不到下一个会出现在哪个调上。

    凤栖城权利的中心,皇宫内乾坤殿内,皇上傅子恒一脸为难的看着跪在下方的萧首府,年过半百的老者在大雪天里打着赤膊,背上背着荆条,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来向他负荆请罪,原因无他,只因为他的长女萧长月做了一件让萧家上下都蒙羞的事。

    萧长月和那来自北冥的戏子在假山后苟且的事,不过一天两已经传遍了风西城各个角落,萧家因此而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就连萧首府的儿子,萧家军的统领萧庆都从边关赶了回来。

    “皇上,微臣教女无方,甘愿受罚!皇上,您就打死微臣吧!”冷风从殿门口涌进来,带着些许飘舞的雪花,让萧首府的身子越发颤抖不止。

    他的悔恨和做派,让朝中萧家一派的大臣们纷纷动容,纷纷站出来为萧家说好话。大凡是说,这件事也只是一个不懂事的女儿做的错事而已,萧首府年事已高,实在不宜再这样伤筋动骨。

    在众人的劝说下,傅子恒越发的为难起来,看向了旁边站着一直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冷着一张脸的傅子墨,“萧长月如今毕竟已经是武宣王妃,在家从父,出嫁从夫,不知道武宣王觉得这件事怎么处理才好?”

    傅子墨抬起头,目光深邃的看了傅子恒一眼,缓缓的往前走了两步,来到萧首府的面前道:“那萧首府觉得本王应该如何处置你的女儿?”

    萧首府一听,立刻咬牙低吼道:“那等辱没门风的女儿,武宣王打杀了也罢!”

    傅子墨冷哼一声,又看向了站在萧首府身后的萧庆,萧首府虽然是萧家家主,可是萧家军却是由萧庆掌握着的,“萧将军觉得这样的妹妹,可该杀?”

    这种时候,最好的做饭就是弃车保帅,萧家的名声已经因为萧长月而受到了影响,这个时候,如果还想保住她几乎是不可能的,可是萧庆被傅子墨这么一问,居然就愣住了,他的脸上神色变幻,似乎迟迟开不了这个口。

    “怎么,萧将军觉得令妹情有可原?”傅子墨倒是不着急,只看似随意的摆弄着手上的玉扳指。

    萧首府见萧庆不说话,心中也是一伙,回头瞪了一眼萧庆,喝道:“不孝子!你还在犹豫什么,那种妹妹,你还想留她祸害我们整个萧家不成?”

    萧庆咬着牙,嘴唇动了动,几次想开口,却又说不出话来。

    这个时候,傅子墨突然笑了,他的笑声在安静的大殿上显得突兀而猖狂,众人都被他的笑弄得一头雾水,正疑惑,他却止了笑,而是转身向傅子恒道:“皇上,萧将军不好意思开口,不如本王来替他说好了。”

    “你想说什么?”傅子恒脸色变得沉重起来,他是了解傅子墨的,每当傅子墨露出这个表情的时候,就是有些事情算计到了极致的时候。

    傅子墨长身而立,站在大殿的中央,身上裹着象征他身份的黑色狐球,偶尔有几枚放肆的雪花落在他的肩,还来不及留下一抹痕迹就被室内的温度融化了完全。

    只听他冷冷的声音道:“前几日,本王的人在江边救了一个身怀六甲的孕妇,奇怪的是那孕妇自称是萧将军的女人,这都不打紧,哪个男人身边没几个消遣的女人?怪就怪在那孕妇的容貌,竟然和本王的王妃八分相似……”

    他的话声刚落,就见萧庆一个踉跄后退了一步,然后震惊的看向傅子墨,指着他吼道:“怎么可能,她明明死了,明明死了……”

    傅子墨轻笑,浑然不顾萧庆此刻又惊又怒的样子,只是拍了拍手掌,立刻就有侍卫带着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从殿外缓缓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