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章 天机阁的人
    秦落烟在作坊里忙碌了一整天,连午饭都忘记了吃,要不是老刘将一个热乎乎的馒头塞在她的手中,她还不愿意放下手上的活计好好吃东西。

    “秦兄弟,我老刘真是越来越佩服你了,对于你答应的事,你竟然能做到这个地步。”老刘陪着她坐在院子的石阶上咬着馒头。

    秦落烟笑了笑,她不是圣人,还做不到这个地步,这么尽心尽力,不过是为了让周先生欠自己一个人情,好让他也尽心尽力医治萧凡而已。

    终于熬到了晚上,作坊里的几人都累得快要散架,秦落烟也是两只胳膊酸疼得险些抬不起来,可是一想到萧凡,她又像是浑身打了鸡血,除了小作坊就往萧凡的院子里去。

    虽然才几天,可是院子里的管事们似乎都已经习惯了她的存在,所以对于她的到来倒是没有那么避讳了。

    和前几日一样,一到晚上,萧凡就会大小便失禁,而且每每这个时候,他的眼神也越发的茫然得厉害。

    秦落烟没有抱怨,径直去厨房打了热水,正准备去房中替萧凡清理身上的脏污,谁知刚走出厨房就见那个自称萧凡父亲的老者守在了萧凡的门口。

    “站住!”老者将秦落烟拦了下来,不着痕迹的往屋子里看了一眼,冷声道:“你先在这里等着。”

    秦落烟一怔,目光越过老者往屋内看去,屋子的门紧紧地关着,看不见里面的情况,可是从窗户纸上摇曳的人影来看,屋子里似乎有好几个人。

    “是有人来看萧大家了吗?”秦落烟笑嘻嘻的问,宛若没有发现老者冷清的脸。

    老者白了她一眼,冷哼道:“你管那么多干嘛?不关你的事不要多问!好生在这里等着,一会儿可以进去的时候自然会叫你。”

    秦落烟只得悻悻的应了一声,这才放下热水桶,又转身对老者道:“那我先去一趟恭房。”

    “去恭房不用给我说!要去就去!”老者态度恶劣看也不看她一眼。

    秦落烟应了一声,擦了擦手上的水渍,这才转身离开。

    刚走出老者的视线范围,秦落烟就赶紧蹑手蹑脚的绕到了萧凡房间的背后,她记得背后那扇窗户虽然被封了起来,可是窗户上还是有手指头大小一个小洞的,昨日来的时候,一只猫儿的叫声就是从那小洞传进来的。

    她的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小心翼翼的来到背后之后果然发现那小洞还在,她赶紧凑过去看。从小洞内看过去,刚好能看见萧凡正对着窗户的方向,而坐在他正面的还有一个穿黑衣的男人,那男人背对窗口方向,让秦落烟看不见他的面容。

    还有一个黑衣人站在萧凡的身旁,就见那黑衣人从怀中掏出一个锦盒,又从锦盒里拿了一个丹药塞在萧凡的口中。那丹药刚喂下去不久,就见萧凡一双漆黑无光的眸子渐渐变得清明起来。

    秦落烟吃惊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没有想到,萧凡的神智丧失竟然是和药物有关!如果能拿到解药的话,就能让他的神智恢复正常!

    只是……

    她正想到这里,突然想起来现在是晚上,萧凡身上的脏污她还没来得及清理,如果萧凡恢复神智发现自己是这个状态的话……

    她心中害怕,却还是强迫自己咬紧牙关往那小洞看去。

    果然,一眼就看见了萧凡脸上的悲痛欲绝,在他的眼中,她看见了一种叫做绝望的情绪。

    “怎么样,萧大家,还没想起来那东西被你师傅放在哪里了吗?”坐在萧凡对面的黑衣人开了口。

    他一说话,秦落烟就听出了这是谁,居然是云天孜!

    “你们不用费尽心机了,你们就是杀了我,我也不知道你们说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萧凡往云天孜的脸上吐了一口唾沫,云天孜侧开头,却没有躲过。

    只是,出乎预料的是云天孜竟然没有动怒,而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你这是何苦,你明明知道,只要你一天不交出那件东西,我爹他就会让你每天都过得生不如死!你看看你如今的样子,和一个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而且你的……”

    “闭嘴!”萧凡似乎云天孜接下来要说的话,所以歇斯底里的吼了起来,他挣扎着想离开凳子,可是双手双脚都绑住,他一挣扎整个人就摔倒在地,随着他一动,身上的恶臭便阵阵的散发了出来,他奋力的嘶吼着:“我变成这样,不正是拜你所赐吗?”

    “我……不是我……我也不知道我爹他竟然……”云天孜有些焦急,也顾不得萧凡身上的恶臭就要去扶他,可是萧凡一怔反抗,一口咬在了他的手腕上。

    云天孜手腕吃痛,这才松了手,任萧凡狼狈的倒在地上挣扎,“唉,你这又是何苦,我也只能每次借着送药的机会来开导你一次,那些东西毕竟是身外物,你是落烟的师兄,看见你这幅模样,她肯定也会难过。如果你肯交出那东西的话,我或许可以让我父亲放过……”

    “滚!滚!”萧凡在地上挣扎,脸上的青筋暴露,他嘶吼着:“我不用你的假好心!更不会让你这种垃圾靠近我师妹一步!你给我滚!滚!”

    一声声的嘶吼从萧凡的口中传出,每一声都足以让秦落烟心神具裂,她眼眶再一次湿润了,哪怕到了绝地,她的大师兄都还惦记着她的安危,就这一份情谊,就是她秦落烟用一生都偿还不了的!

    “罢了。”云天孜站起身,摇了摇头,又道:“既然你要选择过行尸走肉的生活,我也拦不住你。”

    云天孜带着那黑衣人离开了,留下浑身脏污不堪的萧凡倒在地上,他的脸蹭到了自己的污物,他却只是咬着牙关眼神愤恨!他空洞的眼神里,只剩下浓郁的仇恨而已。

    他也没有懦弱的选择自尽,他要活着,至少在没有替师傅报仇之前,他要活下去。

    因为他知道,死了,不过是让亲者痛仇者快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