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零一章 天罗香
    秦落烟擦干净眼泪,赶紧又绕到了前院,刚走近,那胡子花白的老者就冷着脸骂了起来,“去个恭房去那么久,掉茅厕里了吗?赶紧进去清理干净,真是臭死我了!”

    “是,是,我这就去。”秦落烟咬着牙,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几欲爆发的情绪,只是当她进入屋子里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鼻头有些酸涩。

    幸好那老者很是嫌弃这里,所以云天孜一走,他也跟着离开了这臭气熏天的范围。

    秦落烟急急地去扶萧凡,小声凑到萧凡的耳边道:“大师兄,是我,我是落烟!”

    她以为,萧凡已经恢复神智了,所以心中满是期待的等他回应着,只是,她说完之后,萧凡却半点儿反应都没有。

    秦落烟一怔,赶紧将他的脸转过来,正对上萧凡的眼睛,她的眼眶又有些发红,原来,不知何时,萧凡的眼中又变成了那种茫然无知的状态!

    听云天孜说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送药,那药应该是能控制萧凡处在这种半人半鬼状态的关键,而且,那药交替之间,萧凡会有一瞬间短暂的清明!

    她叹了一口气,将萧凡扶起来,小心的替他清理着身体,她依旧脸不红心不跳的擦拭着他身上的每一处,心中却已然有了计较,她得尽快做好周先生的铁鞋,然后找机会让周先生来看看萧凡,以周先生的医术,能替萧凡解毒也不一定呢?

    这样想着,秦落烟瞬间满血复活,干劲十足的将萧凡清理了干净,一番折腾之后,萧凡终于沉沉的睡下了。她却没有回房,而是一头扎进了小作坊继续工作。

    当第二天一早,老刘推开作坊的门看见趴在石台上睡着了的秦落烟时,满脸的震惊,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正想转身去寻一件披风替她盖上,可是刚一转身就看见了李昀扇站在他身后。

    他吓得想说话,李昀扇却瞪了他一眼,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见老刘点点头,李昀扇又带着他来到一旁的清净处,问:“她就这样熬了一晚上?”

    许是李昀扇的表情非常的阴沉,让老刘无端的觉得恐惧,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才道:“我也不知道啊,昨日大家伙儿走的时候他也走了啊,谁知道他又跑回这里来了。”

    “以后不要让她熬夜,如果她熬夜了,我就让坊主扣你的月银!”李昀扇冷冷的说出这句话,让老刘直接反应不过来。

    秦峰熬夜,和他有什么关系?老刘自己冤屈得不得了,偏偏这李昀扇又是个从来不讲道理的主儿,他嘴唇动了动,到底只能点头答应了下来。

    李昀扇满意之后这才走进作坊里,来到秦落烟的身边,犹豫了一下,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秦落烟许是太累了,恍惚之中有人抱了自己,可是她实在是太累了,懒得睁开眼看一看,只低低的呢喃道:“子墨……是你来了吗?”

    “谁?”抱着她的李昀扇脚步一顿,眉头皱了起来,他低头看向怀中的女人,他先前明明听她似乎叫了谁的名字来着,可是她声音太小,他没有听清。

    难不成,她心里已经有了意中人?

    李昀扇想到这里,整张脸铁青到了极致!一直以来,家族里为他挑了无数个女人,甚至强迫他在那些女人面前脱衣服,就是为了让那些女人成为看见他身体的第一个女人,成为他命定的女人,可是,他讨厌这种故意安排的女人,所以一直以来,他看也不看那些女人一眼。

    甚至,他不惜躲到了这个只有男人的兵器作坊里来,谁曾想,人算不如天算,他还是遇见了她,虽然她这容貌实在是太过平淡了一些,不过性子却是他从未见过的爽快。

    也许是的他母亲就是太过温婉,最后才落得了那样的下场,所以越是温柔似水的女人,他越是不喜欢,像秦落烟这样的,能做男人们做的事,而且还做得更好的女人,才能引起他的兴趣来。

    也许一开始也有因为那命数的原因,可是渐渐接触起来,他倒是觉得她的身上真的有一些他未曾想过的光芒。

    他抱着她走出兵器作坊,浑然不顾周围诧异的目光,径直的抱着她回了房间。

    “老刘,秦兄弟是不是逃不出李大人的魔手了啊?”有早起的铁匠看见了这一幕,忍不住拉了老刘的胳膊,一脸担忧的问。

    老刘甩开他的手,怒气冲冲的道:“瞎说什么!李大人不过是好心送他回房而已!”为了秦兄弟的名誉,说什么老刘也不愿意她被李昀扇糟蹋了的事实。

    “唉,老刘,你又何必自欺欺人,大家伙儿都看见了。秦兄弟真是个可怜人,真是没想到李大人竟然那么禽兽,就秦兄弟这细皮嫩肉的,可怎么经得起他的折腾啊……”

    “可不是么,秦兄弟多好的人啊,怎么就摊上了这事儿呢。”

    “怪就怪秦兄弟生得太过清秀了些,要是都长了我们这幅大老粗的样子,也不至于遭了李大人的毒手……”

    “闭嘴!”老刘越听越火大,一脚踹在了一个铁匠的小腿上,“你们还不去干活儿!乱嚼舌根是娘们儿才做的事!”

    众人见老刘发了火,这才尽皆作鸟兽散,眨眼的功夫院子里就走得一个人影都不剩。

    老刘叹了一口气,琢磨了一番,还是决定将这件事报告给武侯爷,秦兄弟已经做了这么大的牺牲,回头主子可不能亏待了他!

    房间里,李昀扇将秦落烟放在床上后,又细心的替她盖好被子。

    他就安静的坐在床边看着床上的人,越看心中越不是个滋味,忍不住念叨着:“就你这张普普通通的脸,你说我怎么就觉得特别了呢?难不成真是饥不择食了?”

    李昀扇心中天人交战,叹了一口气之后才来到床边香炉前,掏了火折子点燃了檀香,白色的云雾从香炉里升了起来,缥缈的烟色迷蒙了他的双眼。

    突然,他眼中闪过一抹诧异,忍不住拿起还未燃烧完全的檀香看了看,震惊的道:“顶级的天罗香?”

    这顶级的天罗香安神养神效果奇佳,只是价格高得离谱,可以说是唯一一种比黄金还要贵重的檀香,这样的檀香就是家族里,也只有嫡系一脉才能肆无忌惮的用,可是秦落烟一个小小的匠人,竟然用得起这顶级的天罗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