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零二章 又死人了?
    李昀扇脸上神色变幻,回头看向床上安静睡着的人,疑惑由心底而生,不自觉的就往床边走了过去。

    他站在床边盯着秦落烟看了一阵,然后伸出手摸向了她的耳后,之一秒,他就神色大变。他吞了吞口水,难以置信的感受着指尖的触觉。

    他出身神秘家族,自然知道有一种东西叫做人皮面具,而带了人皮面具的人,容貌上让人看不出破绽,面具非常的薄,所以连皮肤的颜色变幻都能呈现出来,而这种人皮面具唯一的破绽就是耳后会有折痕的触觉。因为要用人皮面具来拉扯脸上的皮肤,让人的轮廓发生变化,所以折痕都集中在了耳后。

    “你,竟然带着面具……”李昀扇说不出心中的感觉,有种期待,有有种担忧,这面具下会是怎样的一张脸,是因为丑陋不堪,才需要带上人皮面具么?他不得而知,可是却已经无法控制的开始撕扯那人皮面具。

    秦落烟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皱着眉头动了动,可是到底还是没有清醒过来,只是侧了侧身又继续睡去,困到了极致的她,这么轻柔的动作实在是难以将她惊醒。

    李昀扇心脏剧烈的跳动着,手僵硬在空中,似乎犹豫了很久,不过最后还是再次落在了秦落烟的耳后……

    他手稍稍用力,动作温柔的将那人皮面具撕扯了下来,只是,当面具下的容貌渐渐显现出来的时候,他再一次险些窒息。

    原本以为会看见一张丑陋的脸,谁知道面具下的她,竟然美若天仙……

    “很好,很好,总算没有让我失望。”李昀扇这才松了一口气,他难得注意上一个女人,虽然容貌是其次,可是人嘛,总是会欣赏美好的东西,他也不敢保证如果看见一张丑陋的脸,这样对她的关注还会剩下几分。

    不过,秦落烟的容貌让他很满意,准确的来说,但凡是个男人,都会满意这样的容貌的。

    “只是,你先前到底叫的人是谁?难不成真有了爱慕之人?”李昀扇低喃着,忍不住冷哼一声,“管你喜欢什么人,总之是本少爷看上的,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

    李昀扇又盯着秦落烟的脸欣赏了一会儿,才将人皮面具小心翼翼的贴了上去。他再次走到了窗边,拿起那剩下的天罗香,折了一小节放在自己怀中这才离去。

    顶级天罗香,每一批次的味道都稍有不同,每一批次的供给的人也很少,从这方面入手,他就不行查不出来这天罗香是哪个权贵之家出来的!无论是哪个权贵之家的人,想和他抢女人,也是找死!

    心中有事惦记着,所以秦落烟只睡了几个时辰就醒了过来,醒来之后又一头扎进了作坊里,知道夜深的时候,她才会放下手中的活计去萧凡的院子里帮忙。

    这眼的日子持续了两天,她的身体就有些撑不住了,这日,天刚刚才黑透,她正收拾了工具准备去萧凡的院子帮忙。

    刚走出作坊几步,就觉得眼前一阵眩晕,她摇了摇头,撑住一旁的墙壁,缓和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夜色,依旧冰凉,不知何时飘起了细小的雪花,她抬起头看了一眼天空,天的深处只剩下一片无尽的暗色而已,只是眼前的雪花清晰而唯美飘舞。

    这样的景色,本该让人心情拧紧才对,可是不知为何,她的心头却突然猛地一跳,像是有什么事要发生一般。

    “秦兄弟,可找到你了。”远远地就听见老刘的大嗓门在叫喊。

    秦落烟回头,就见老刘急匆匆的跑了过来,不等她开口问,老刘气喘吁吁的道:“出大事了你知道吗?兵器作坊里又死人了!”

    “死的是谁?”秦落烟眉头一皱,忍不住问。

    老刘叹了一口气,道:“你也认识,就是和你同一批进入并做仿作的一个匠人,和你住一个院子来自陕北的那个,据说也是陕北有名的匠人了。所以我才赶着来找你,你说前不久刚死了一个你们院子的,现在又死一个,你那院子是不能再住人了。你也别回去了,我这就去找管事的说,让你住我屋里去。”

    “住你屋里?”秦落烟还在震惊,老刘已经雷厉风行的扯着她的胳膊往前走。

    她怔了怔,赶紧挣脱了他的手,“不行!”

    “为什么?”老刘诧异,随即又道:“你放心吧,我睡觉不打呼噜,不会影响你休息的。”

    “不是这个问题,而是我已经习惯了那院子了,实在不想换。好了老刘,我还要去萧大家院子里做工呢,就不和你说了。回头等我做完萧大家院子里的事,我再回院子了解了解情况。”秦落烟说着转身就走,心中惦记着萧凡,一想到他身上弄脏了没有人替他清理的场面,她就觉得心疼。

    也许,她是越来越冷情了,刚听说死了一个人,她竟然也能坦然接受了,在这个时候,她关心的,也只是身边的人而已。什么时候开始,她竟然变成了如此冷漠的一个人?

    秦落烟转身的时候,忍不住自嘲的扯了扯嘴角,也许,在这个比想象中还要残忍的社会里生存,玻璃心什么的,真的于事无补毫无意义吧。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做工!那萧大家院子里那么多人呢,以前没有你去收拾不照样好好的吗?”老刘焦急的又追上了她的脚步。

    秦落烟笑笑,没说话,以前她不知道就算了,知道了,她哪里还能忍受萧凡遭受那些苦难的场面?

    只是,秦落烟没有想到,在萧凡的房间里竟然发现了让她难以接受的东西。

    今夜和往日一样,萧凡再一次大小便失禁弄脏了身上的衣服,而且今晚的频率似乎比往日要高很多,摆放在床上的干净衣裳都用完了,到最后,秦落烟不得不在他房间的各个柜子里翻找起赶紧的衣物来。

    这本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只是,当她在角落里的柜子里找到一个带血的锦盒时,事情就变得有些诡异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