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零三章 凶手
    那是三寸长宽的一个锦盒,黑木所制,锦盒的边缘沾了些许血液,血液已经干涸,留下五指的印记。

    她眉头紧拧,看了看那锦盒上的缩,这种锁类似于鲁班锁,需要极其巧妙的技巧才能打开,普通的匠人哪怕穷尽一生也未必能打开,更何况是一般的普通人,所以比起那些需要钥匙开锁的设计,其实这样的锁更安全。

    只是,秦落烟毕竟不是一般人,她连天机环都能解开,所以这样的锁自然也难不住她,她拨弄了那锁,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只听卡塔一声轻响,盒子便被打开了。

    当看见盒子里的东西的时候,秦落烟险些吓得将手中盒子丢了出去。原来,那盒子里,竟然装着的是两章鲜血淋漓的人皮,人皮上似乎有奇怪的刺青,不过那刺青被鲜血沾染,让人看不真切。

    她的心脏跳动如擂鼓一般,咬紧牙将盒子重新合了起来,她想起了那日院子里死去的第一个人,他的身上似乎就有一块地方的皮肤被人生生扯下了。现在想来,那被扯下的皮肤,就是锦盒里的皮肉吧。

    秦落烟心中紧张到了极致,因为这里是萧凡的房间,而萧凡又是神志不清的状态,在现代,精神病杀个人什么的再正常不过,所以她很害怕,怕那两个死去的人是萧凡下的手!

    她拿着锦盒来到萧凡的面前,萧凡依旧傻愣愣的坐在床上,似乎没有感觉到丝毫秦落烟紧张的心情。

    秦落烟抓起萧凡的手,用他的手掌去和那锦盒上的五指印记做对比,这过程对她来说极其艰难,她主观上觉得这一定不会是萧凡做的,可是又害怕那个万一中的万分之一。

    “不可能!”当她看见萧凡的手指印和盒子上的手指印刚好能完美重合的时候,她一个踉跄后退了几步跌坐在地上。

    “师兄是那么善良的一个人,绝对不会杀人!不会!”她不是一个玛丽苏,当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她也会毫不犹豫的杀死敌人挽救自己的生命,可是,哪怕这样,她依旧无法接受去剥夺另一个对自己没有威胁的无辜的人的生存权利!

    她更无法接受的是萧凡真的精神失去了控制,她无法接受萧凡会去残杀那些陌生人。她的脑海里再次出现了当初院子里那人死的时候脸上狰狞的模样,那容貌是被人生生毁去的,要怎样的变态才会在杀人的时候选择那样极端的方式。

    可是,她的师兄不是变态,她的师兄,是那个和煦如风的人……

    她鼻头一酸,忍不住将萧凡搂在了怀中,“师兄,我们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当至亲之人变成了一个随时会杀人的恶魔,她该怎么办,是尽一切力气去维护他袒护他,还是大义泯然的将这个杀人凶手交出去?

    秦落烟无声哭泣,纷乱思绪如麻,她已经快要无力去思考。

    “清理赶紧了吗?”门外,想起了老者的催促声。

    秦落烟一怔,赶紧擦干了自己的眼泪,匆匆将那锦盒放回了柜子里去。她赶紧拿了一套赶紧的衣裳出来,刚走到萧凡身边,那老者就推门走了进来。

    “你动作快些,这都多大晚上了,赶紧给他换干净了离开!”老者不耐烦的催促道。

    秦落烟赶紧应了声,这才匆匆将萧凡打理好,然后得了老者的赏银之后离开。只是,回去的路上,她宛若一具幽魂一般,整个灵魂似乎都脱离的躯壳,她也不知道自己飘到了哪里,去过些什么地方。

    夜,深沉得能滴出水来,连清冷的月光都碎裂成一片一片凌乱。

    秦落烟裹着被子缩在角落里,没有点灯,黑暗中,她只无声的哭泣着。

    天亮的时候,老刘又来找她了,原本老刘是想再劝说她一番,让她搬出这个恐怖的院子来着的,谁知老刘还没说话,就见李昀扇带着一个大箱子来到了秦落烟的房间门口。

    李昀扇根本不等秦落烟的应承,直接让人替她收拾这行礼装进大箱子里,他的目的也和老刘一样要让秦落烟搬出这个院子,只是他的做法更简单粗暴了一些而已。

    秦落烟心中藏着心思,所以整个人有些魂不守舍,尤其是心底深处还担惊受怕着,她担心一旦那两人的死查到了萧凡的身上,会发生什么恐怖的事。他会被当成杀人狂魔被处决?她甚至不敢去想这个可能。

    李昀扇将秦落烟的房间安排在了自己的院子里,浑然不顾别人异样的眼光,只是,当他带着秦落烟和那偌大的箱子回到院子的时候,坊主已经一脸为难的站在了门口。

    “呃……”坊主似乎有话要说,可是看着李昀扇冷冰冰的表情他又不敢开口。

    “让开!什么时候我在我院子里腾个空房间出来给人住你还要阻拦了?”李昀扇见坊主挡着门口,满脸不悦的道。

    坊主也是一脸的为难,谁当他想管这事儿啊,不过刚才他接到了武宣王一个命令,说是无论如何不能让这秦峰住进李昀扇的院子里,否则就要他的命!

    那是武宣王啊,杀他根本不用手,一个眼神就够了,他哪里敢违背武宣王的命令?只是也不知道这武宣王和李昀扇是怎么了,怎么都对一个小匠人这么感兴趣。

    “不是,我哪里敢拦你做事啊,只是你知道这秦峰在给殷丞相和武宣王做东西,如今可是咋们兵器作坊里的红人,若是得了那两位的青睐,以后对我们兵器作坊也是有好处的,所以这样的贵人怎么着也得给安排一个单独的大院子才是。所以我特意让人收拾了一个独立的院子……”

    “那就谢谢房主的好意了,我恭敬不如从命。”秦落烟不等坊主说完,立刻就应承了下来。

    坊主一听,脸上正要露出灿烂的笑,笑还未升起,便感觉身旁一股凉风吹了过来,转过头就见李昀扇一双眸子能冻得出冰来。

    坊主真是为难得想哭,武宣王、李昀扇,这两位他都不想得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