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零五章 带她回去
    房间里被收拾得很干净,床铺是刚刚铺好的,连被角都被叠得整整齐齐。

    傅子墨抱着秦落烟一起甩在床铺上,一口就咬在了她白嫩嫩的脸颊上,惹得秦落烟一阵惊呼,“王爷,你当着这么做人的面抱我,就不怕他们把你当成断袖么?”

    “那又如何?”傅子墨冷哼一声,伸出舌头在她的红唇上舔了舔,笑容邪肆又魅惑,“总归本王风流的名声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就连你当初不也说本王是对女人来者不拒,睡过的女人比吃过的饭还多么,所以,本王睡个男人,不是天经地义的事么?”

    秦落烟嘴角一扯,如果遇上这么一个不讲道理又霸道的男人,她还有什么好说的,“不过,你不要脸,那我的脸也不要了?”

    傅子墨听她的话觉得好笑,挑起她的下巴淡淡的道:“你现在的脸……本来也不是你的脸,丢了就丢了吧。而且,本王如今可是一个被王妃出了轨的可怜男人,谁敢说本王不会因为愤怒而改变了对女人的兴趣而喜欢男人了呢?”

    “对了,萧长月那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她只是听说了萧长月要被休的事,可是到底怎么回事,还是得他这个当事人才能说得清楚。

    傅子墨旋身将她压在身下,让整齐的被子褶皱成了一团,他伸手抚着她的脸颊,不经意间手指勾起她垂在耳边的发丝把玩着,一双眸子里闪烁着算计的光芒,“萧长月……想让她做不成武宣王妃的,可不是本王……”

    “你是说……”秦落烟眼眸一沉,满是震惊,“你是说这是皇上的意思?”

    傅子墨手指点了点她的鼻头,笑道:“你总是这般聪慧,所以本王才觉得你有意思。萧首府虽然是文臣之首,可是他的儿子手中却还有一支萧家军的,如果萧家安分守己就好,怪就怪萧家野心太大,竟然想让萧长月成为武宣王妃,还想染指武宣王府的势力。他这个皇位本来就坐得胆战心惊,萧家还想更进一步,不是找死么?”

    一切的斗争,都来源于利益上的冲突。

    这个道理,本来就是事物发展的真理,秦落烟自然是懂的,只是真正能看清并接受这道理的人,这世上却并不多。

    “所以,对萧家出手,是皇上的意思?”秦落烟表示了然,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有时候,她有些同情萧长月,一辈子将感情错付给一个男人就罢了,到头来还连累了整个家族。

    “当然!否则你以为本王能这么轻易的将萧家连根拔起?本王虽然实力不错,可是这江山到底是他的,如果有一天本王威胁到了他,你以为,他还会对我如此笑脸亲切?”傅子墨轻哼一声,摇了摇头,“他如今要仰赖本王来守护他的位置,自然是对本王言听计从。”

    “那你的处境不是也很危险?”秦落烟忍不住有些担心,不自觉的搂住了他的腰。

    傅子墨见她如此神态,嘴角总算露出了一抹会心的笑意,“放心吧,萧家没了,这朝中还有个虎视眈眈的魏俊呢,哪怕魏俊没了,还有北冥国的强敌在外呢,所以,他不会动本王的。再说了,等到除去魏俊那一天的时候,本王也不是他能动就动的了。”

    秦落烟听他说着话,不自觉的开始浮想联翩,她猛然想起傅子恒和傅子墨其实是表兄弟,他们的母亲都是来自那个神秘家族,那就是说傅子恒的背后,也是有一个神秘家族支撑的。也许,这也是傅子墨对傅子恒的态度很诡异的地方。

    “你在想什么呢?”傅子墨声音低低的在她耳边吹着气,“在本王面前,不要想其他的男人,否则……”

    秦落烟正想问否则怎样,只可惜她刚张开口就被他趁虚而入。

    满室的暧昧涟漪,连阳光都觉得羞涩了起来,明明是大白天,有那么一瞬乌云遮日,整个天空都变得灰蒙起来。

    离秦落烟院子并不远的一个花园里,满池的莲叶被风吹得一阵摇曳,荡起的水纹四散开去,无端的给人一种落寞的感觉。

    有一人站在池水边上,手中折了一只嫩芽的莲叶,他把玩着那莲叶,看莲叶上的水珠随着摇晃滴落在地。

    他的身后,还跟了一个战战兢兢的青年人,青年人满脸憋屈的劝道:“少爷,老祭祀占不到您命定的女人已经出现了,所以老爷特意让人来通知少爷,要将那女人尽快带回去,您知道,整个家族等这个女人已经等了十多年了……”

    李昀扇没有吭声,只是手上微微一用力,那莲叶就被他捏成了一团,好一会儿,他才叹了一口气,道:“知道了,我会尽快安排。”

    那人中年人这才狠狠的松了一口气,连连点头之后告辞离开。

    花园里,李昀扇看着池水中自己的倒映,脸上的失魂落魄是谁也无法想到的,“命定的女人,一个女人而已,真的能改变整个家族的命运么?”

    他的问题没有人来回答他,他也没指望有任何人会来回答。

    一连三个时辰,老刘都守在了秦落烟院子的门口,他实在是不放心就这么离开,哪怕那院子里的人是他曾经最崇拜的武宣王。

    “老刘,你再这么走下去,我的眼睛都要花了。”坊主被老刘来回走动的身影晃得眼睛疼,忍不住低吼道。

    “我忍不住啊,这武宣王都进去两三个时辰了,你说他干什么交流呢,竟然这么久!”

    老刘这么问了一句,倒是让坊主有种扶额的冲动,脸上的肌肉更是不住抽动,“老刘,作为男人,我也只能佩服王爷的持久力了……”

    “持久力!那里面要是个姑娘,我老刘肯定佩服,可是那里面可是我兄弟!”老刘越说越焦急,“这么几个时辰啊,我那秦兄弟小身子骨可受得住?特么的,被糟蹋就是算了,难不成还得被玩残了不成?不行了,我忍不住了,我找刀去!”

    老刘说着转身就走,坊主一听,好一会儿回过神来之后赶紧追了上去,那是武宣王,找刀?找刀能有用?可别连累了兵器作坊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