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零九章 期待你成为本王唯一的王妃
    傅子墨已然开了口,接下来的话便再也止不住,他冷冷的笑了笑,“祸害,当然不希望别人都成为祸害的,而你想要胜祸害,那就必须要比他更狠,更无情!”

    “更狠,更无情……”秦落烟低低的呢喃着这几个字,所以,他的冷漠残忍,都是为了能赢过那些曾经伤害过他的人?只有比那些人更凶残,才能让祸害们都畏惧他,然后被他一一打败!

    这就是社会的生存法则么?所以,比的,不是谁比谁更善良,比谁更聪明,比的,不过只是谁更不折手段,谁更无情?

    可是……

    秦落烟再次低下了头,“如果变成那样的祸害,我还能好好的做人么?”

    人,活着,好歹也要做个人,不是么?她不想让自己成为禽兽一般的祸害!所以,她这样的人,注定是要失败的,所以师兄和师傅他们也做不到,他们最后就落得了那样的下场?

    “你刚才也说了,人生的意义不在乎长短,如果让我像祸害一般的活着,那还不如像师兄他们一样果断的死去。”秦落烟忍不住就像反驳傅子墨的话,骨子里,她不希望傅子墨一直生活在那样的黑暗之中,所以哪怕她自己也在徘徊,可是依旧想要伸出手,将他拉出黑暗。

    傅子墨也怔怔的盯着她,他的话,从未对人说过,所以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这才是人性的真理,他从来没有怀疑过他认定了二十多年的观念。

    可是,这一刻,看着秦落烟一双雾气朦胧却又带着关怀的眸子,有一瞬间,他禁不住动摇了。

    不过,仅仅是一瞬间而已,一瞬间之后,他的眸子再次陷入了黑暗的世界当中。

    和傅子墨一番对话,秦落烟的心境却反倒渐渐的安定了下来,她没有想到,在她想要拉傅子墨走出黑暗的时候,竟然将自己也拉出了黑暗。

    如果萧凡的结局已经注定了,那她能做的,真的就只能接受了,只是,在萧凡最后的时光里,她也一定要让他找回自己,至少,她不能让他就这样浑浑噩噩的死去。

    天边已经升起了太阳,阳光透过窗棂照进屋子里,依偎着的两人站在床边,任由阳光将两人的轮廓勾勒得渐渐分明。

    情侣之间,为了见上一面,总是能让人常人无法理解的举动。

    傅子墨对秦落烟的态度却越发的温柔了,当带着秦落烟去小御景房间看小御景的时候,他的脸上由始至终都带着笑意。他不会告诉秦落烟,二十多年以来,第一次有一个女人为了见他而夜奔百里,而且,这个女人是他喜欢的女人,所以意义便更加不一样了。

    小御景睡得很熟,秦落烟坐在床边温柔的看着他,直到时辰实在不能耽搁的时候,她才在他额头上落下一吻之后离开。

    傅子墨亲自送她到了门口,看着她翻身上马的动作,他眉头紧紧拧着,一想到她马上就要策马离开,他甚至有种一拳将这畜生打死的冲动!什么时候开始,对这个女人,他竟然在乎到这个地步了?

    “我走了。”秦落烟双手扯着缰绳,迟迟没有策马离开,眼神中的不舍连自己都没有预料到。

    “嗯。”傅子墨应了一声,只是当看见秦落烟终于转身离开之后,那抹渐渐消失的背影落在他眸子深处,激起的竟然是一阵阵暴风般的戾气。

    他突然后悔让她去兵器作坊执行这个任务了,尤其是一想到李昀扇对她的企图,他就恨不得将李昀扇大卸八块!

    “罢了,总之等你回来的时候,本王应该将一切都准备好了。本王,期待着你成为本王唯一的王妃。”这句话,傅子墨低低的说出口,风一吹,便被彻底吹散,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

    秦落烟的背影,终究消失在了街角的尽头。

    只是,那时候两人都不知道,这次见面之后,便发生了一连串的变故,再见面时已然是物是人非。

    回到兵器作坊的时候,已经快要到午时,因为有老刘的掩护,所以秦落烟回来的时候并没有被任何人发觉。

    下午的时候,坊主将秦落烟叫到了院子里,出乎秦落烟的预料,院子里还有很多人都在。

    正厅里,李昀扇坐在坊主的左手边,然后两边分别还坐着几个精神抖擞的老者,老者们的旁边,还有秦落烟最惦记的人萧凡。

    这还是头一次秦落烟在萧凡院子外看见他,他的眼神依旧还是有些愣愣的,不过比起晚上的茫然来,似乎还是要正常许多,只是不知道这样的正常表面下,他究竟还保留有几分神智,亦或是,只是看上去正常而已?

    “秦匠人来了啊,快看座。”坊主发了话,立刻有小厮上前替她搬了凳子。

    秦落烟道了谢,余光却依旧不经意的打量着萧凡,不过萧凡却是眼观鼻鼻观心,似乎没有注意任何东西,眼神只空洞的聚焦在一处而已。

    李昀扇的目光追随着秦落烟见秦落烟打量萧凡,眉头及不可查的皱了皱,随即才转头对坊主道:“既然人都来得差不多了,我看坊主就先说正事吧。”

    “嗯,好。”坊主应了一声,这才对众人朗声道:“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在座的都是我们兵器作坊里最优秀的匠人,也是我们兵器作坊最衷心的人,所以我就开门见山吧。大家都知道庚金在兵器制作中的重要性,而兵器作坊的庚金库存已经用得差不多了,所以又到了要去采集庚金的时候。”

    众人面面相觑,似乎都不明白采集庚金这种事和他们这些匠人有什么关系,往日里,庚金不都是由李大人去采办回来的吗?

    “这次,虽然也是李大人要去采办庚金,可是那卖家提出了一个要求,说是想要一件趁手的兵器,如果做得好了,这一批次的庚金就免费送给我们。而且那人不会来,要让我们的匠人山门去做,所以,才将大家召集起来,选几个得力的跟着李大人一起去采办。”坊主道出了前因后果之后,众人才恍然大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