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一十一章 离别
    晚上的时候周先生就将萧凡的方子给送了过来,还赠送了秦落烟一瓶说是可以解一般毒药的灵丹妙药,毕竟这一次去边关,虽然看似没有风险,可是谁也不能保证将来会发生什么。

    周先生也借这个机会和秦落烟道了别,毕竟他肯在兵器作坊多留一段时间就是为了医治萧凡,如今萧凡也要去边关,那他也就没有再留在兵器作坊的必要。

    在周先生离开的时候,秦落烟有好几次想开口询问石头的情况,可是,她到底还是没有开口。她虽然喜欢石头那孩子,可是也知道,石头毕竟是殷齐阵营里的人,哪怕两人的感情再好,立场不同,有些东西便一去不复还了。

    天亮的时候,秦落烟简单的收拾了行礼之后就来到了兵器作坊外的集合地点,她唯一庆幸的是昨日去看过傅子墨,看过小御景,能临走之时见上他们也算了了一桩心愿。

    只是,每每想起小御景,她的心中就禁不住疼痛,这天下,怕是没有一个母亲有她这般狠心了吧,从小御景出生到现在,她都没有尽到一个母亲的责任,连她都不敢去想,将来的某一天,小御景会不会因此而和她产生隔阂。

    武宣王府的书房里,一名伺候正单膝下跪向傅子墨禀报兵器作坊的动静,听完之后,傅子墨禁不住皱了眉,又问:“你确定,兵器作坊里的庚金其实还有余货?”

    那伺候点点头,道:“虽然那管库房的老者藏得紧,可是属下还是亲自查看了庚金的库存,那库存如果按照往常的使用,应该还能用上两三个月的。”

    傅子墨沉默了片刻,轻哼一声,道:“看来李昀扇如此着急的去那庚金的产地,并非是真为了采买庚金了。就是不知,他究竟是个什么目的。”

    跪着的伺候没有说话,眼中也有疑惑,“那王爷,我们……”

    “你们继续跟着。”傅子墨顿了顿,又道:“对了,让霓婉的人跟去几个,她的人功夫好,无比要保证侧王妃的安全。”

    那伺候怔了怔,眼中有些诧异,不过立刻又领命下去。

    夜半三更,风冷,月清,有小雪飞舞不绝。

    秦落烟恍惚中正要进入梦乡,突然听见窗外有些动静,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裹了披风起身来到窗户边上。

    拉开窗户,就见一只信鸽停在窗台上,信鸽的翅膀上还残留有雪花,似乎是连夜在小雪中飞舞了几个时辰才来到了这里,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的疲惫。

    秦落烟嘴角泛起一抹笑,赶紧将那信鸽上的小竹筒取了下来。

    “一路平安,勿忘思吾。”八个字,笔迹清秀却又带着七分霸道,这字,她一看就知道是傅子墨写的。

    她心中有些甜滋滋的,嘴上却忍不住念叨着,“不要忘了想你,为何不是你不要忘了想我?还真是一如既往的霸道!”

    因为有了傅子墨的飞鸽传书,秦落烟再回到床上睡觉的时候便觉得安心不少,不过转瞬的功夫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次边关之行,由李昀扇带队,跟了十几名侍卫保护一行人的安全,加上六个匠人和他们的帮手,算下来也是几十人的大队伍了。这还只是去的时候,回来的时候有因为要运送庚金,所以会从边关抽调兵力随行护送。

    分派马车的时候,秦落烟主动往萧凡的方向去,她也不在意别人的目光,直说仰慕萧大家已久,所以想多相处多学习,其他几位年纪略长的匠人自然不会和她争论,所以也就各自临时组合了同车。

    李昀扇的马车走在车队的最前方,他掀开车帘,原本是打算吩咐身边的侍卫让他去将秦落烟接过来的,谁知话还没说出口,就见秦落烟爬上了萧凡的马车,她一阵气结,脸色阴沉,气冲冲的就放下了车帘。

    老刘也跟着秦落烟上了马车,对于萧大家,他也客气有礼,在他看来,但凡是秦落烟尊重的人,都是值得他尊重的。倒是那自称萧大家父亲的老者,由始至终都是一副鼻孔朝天的模样,眉眼中,甚是看不起秦落烟和老刘。

    一路上,秦落烟照顾萧凡很是周到,端茶送水添衣夹菜,她都一一做了,在萧凡的身边,她仿佛成了一个真正的小厮。

    被人问到为何她如此殷勤的时候,她总是笑着道:“萧大家的技艺我可是佩服得紧,不努力服侍萧大家,怎么能让萧大家对她指点一二。”

    许是她说得太过认真,所以渐渐的,大家也就真的相信了这个说辞,尽管,由始至终,秦落烟其实从未向萧凡请教过任何问题。倒是那白胡子老者,似乎很乐意秦落烟的这番殷勤举动,每每借着萧凡的名义,他还不忘指使秦落烟当年作马。

    七天之后,车队终于来到了离开凤栖城后的第一个大城市,车队进入城内进行日常的补给,在黄昏的时候安顿在了城中最奢华的客栈里。

    其他人还好,李昀扇似乎是过惯了公子哥的生活,所以从来没想过要委屈自己,进了客栈就包下了一个独立的院落,还选了院子里最好的一间厢房。

    院子里的房间很多,足够这几十人同时安顿下来,院子的角落里,还有一个马厩,便于来客安顿马车等。

    秦落烟挑选的房间自然是紧挨着萧凡的,刚进入客栈,她就一头冲进了厨房里,替萧凡打了洗澡水,准备替萧凡沐浴。

    李昀扇身边的侍卫替他买回来了一些新鲜的水果,他刚拿了一些准备给秦落烟送去,就见秦落烟提着一桶热水冲进了萧凡的屋子里,他一怔,扯住了正在角落里喂马的老刘,问道:“她提着热水去萧大家房里做什么?”

    老刘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哦,你说这个啊,萧大家每天晚上都被戏很多次澡的,她这是准备去给萧大家洗澡吧。”

    “洗、洗澡?”李昀扇以为自己听错了,喉头滚动,再一次问道:“你是说,秦峰替萧大家洗澡?她亲自动手帮忙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