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一十三章 不一样的李昀扇
    “什么?”秦落烟没反应过来,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她如果没听错的话,李昀扇说他要伺候萧凡洗澡?

    李昀扇脸色的表情很僵硬,原本就是一肚子气,如今还要听她确认一遍,更是没有好脸色,竟是直接不回答她的话,推着她就往门外走。

    秦落烟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他推出门外。

    房门被关上,屋子里只有微微摇曳的身影在晃荡。

    她敲了敲门,里面的人没有丝毫的反应,无奈门又被关上了,她也打不开,又不敢大吼大叫唯恐引来了别人的注意,只能心情忐忑的站在门口焦急的等待着。

    屋子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从声音上听上去,李昀扇正在替萧凡清洗,可是,对此,秦落烟却是怀疑的,李昀扇这样的一个公子哥儿,连吃饭睡觉都是别人在伺候的,他真能放下身段去伺候别人,尤其还是萧凡浑身脏污的状态下。

    她忍不住担心,却又无能为力,短短半个时辰,对她来说却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等屋子里终于再次安静下来,房门被李昀扇拉开的时候,秦落烟迫不及待的就冲了进去,她直接越过了门口的李昀扇,甚至看也没有看李昀扇一眼,直接扑到了床边坐在的萧凡面前。

    秦落烟仔细的检查着萧凡的身上,见他被洗得干干净净,衣服也穿戴得整整齐齐,这才放下心来。

    不过,来自身后的视线却越来越冰冷,冷到无法让她忽略。

    她回过头,看见站在门口的李昀扇一身狼狈,此刻的李昀扇,身上的衣裳是皱巴巴的,半边衣服都被水打湿,而且很多地方还有类似粪便物的痕迹,他挽着袖子,手上都是没洗干净的脏污。

    这样的他,是秦落烟从未见过的,至少,现在的他,刷新了秦落烟对他的认识。她曾经一度以为,李昀扇不过是个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儿而已,可是现在,她不得不说,也许,她对他还不够了解。

    “你竟然看也不看我一眼……”李昀扇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满脸的落寞。他做了一辈子都从未做过的事,只是为了眼前的这个女人。而她呢,在开门的一瞬间,看也没有看他一眼,直接从他身前越过去了。

    心中,说不出的低落,他做的一切,难道在她的眼中都抵不过这姓萧的半根毫毛么?

    秦落烟站起身,迈开脚步往李昀扇的方向去,她想说些什么,去安慰这个失落的李昀扇,可是刚走出一步,李昀扇却已经转身跨出了门栏外。

    “李大人……”秦落烟忍不住叫住了他。

    李昀扇脚步一顿,眼神中一闪而逝的希翼,他没有回头,似乎在等待什么。可是许久,秦落烟都没有再开口。

    他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正准备离开回房间收拾自己。

    谁知屋子里“噗噗”声连响,随之而来的又是一阵恶臭。

    他的脸色瞬间黑到了极致!有生以来,他从来没有如此暴露却又无计可施过。

    秦落烟也是一脸的尴尬,她看了一眼刚被收拾妥当的萧凡,眼中是又心疼又无奈,她倒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萧凡,毕竟一个晚上像这样反复收拾个三四次都是很正常的事。

    “李大人,要不你先回去吧。剩下的……我来。”这种事情还是她来做得好,本来她也从来没想要李昀扇帮忙过,不然李昀扇做完这一切之后,反倒让她欠了人情。

    “你来?”李昀扇终于接近了暴露的边缘,转过身一脚就提到了门栏上,那门栏应声粉碎,吓得秦落烟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原来李昀扇也是深藏不露?至少绝对不会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般完全不会武功!

    秦落烟还在震惊之中,李昀扇已经大步重新走了回来,然后抓起她的胳膊就将她扔出了房间外,房门关上的时候,秦落烟听见了来自李昀扇的咆哮。

    他说:“这种事情,你怎么来?”

    秦落烟一脸茫然,好一会儿之后又有些欲哭无泪,她做了自认为没有问题的事,为何在李昀扇看来就是十恶不赦了?而且,她已经是个有夫之妇了,李昀扇这般姿态,让她很为难的,好么!虽然,李昀扇对她的好,有多少真情,又有多少隐情,还很难说。

    这一晚上,萧凡将李昀扇折腾了好几次,当最后萧凡终于沉沉的睡去之后,李昀扇走出房间的时候,整个人周围散发出来的都是浓郁的杀气!

    秦落烟识相的躲了老远,根本不敢去触及丝毫李昀扇的眉头。

    只是,院子里的众人倒是有些疑惑了,这李大人前几日还对秦峰这小子那么殷勤,怎么今日又在萧大家的房中呆了那么久?难不成这李大人又看上了萧大家?

    秦落烟回到房间里,刚喝了一口热茶压压惊,就见老刘屁颠屁颠的跑了进来,神秘兮兮的问她:“李大人移情别恋了?”

    “噗!”秦落烟刚喝的一口热茶就喷了出来,“你在胡说什么?”

    老刘一巴掌拍在她的肩膀上,“唉,你就别瞒我了,我们都看见了,李大人在萧大家房中呆了那么久……”

    秦落烟眨巴着眼睛,有种风中凌乱的感觉,谁说古代人思想单纯来着?尼玛!这些人脑补的能力绝对比得上一流小说家的好么?

    她想解释,老刘却一脸看透了她的表情,倒是让她有种无力的感觉,不过算了,这种事情本来就是越描越黑的,只能让时间来证明一切了。

    “对了,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秦落烟不想再和他讨论这个问题,所以赶紧随口转移话题道。

    “说起这个啊,”老刘一脸的意味深长,然后凑近秦落烟的耳边小声的道:“我先前可是发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

    见他神秘的模样,秦落烟很配合的淡笑道:“什么事?”

    “就是那萧老啊,先前我看见他出客栈,还偷偷摸摸的样儿,我就忍不住跟上去敲了敲,嘿嘿,你猜我瞧见了什么?”老刘说起这个,露出了一种男人们都明白的会心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