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一十五章 被嫉妒蒙住了双眼
    心中担忧萧凡,所以秦落烟走路的时候步子就很快,她快步冲到萧凡的房间门口,正要往里冲,李昀扇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一把就扯住了她的胳膊,低声道:“你着什么急!”

    秦落烟一惊,忘了挣脱他的手,“我能不着急么?那里面可是萧大家!”

    李昀扇嘴角冷笑,“那又如何?”

    “这么优秀的一个匠人,万一出了什么事,你就丝毫不担心么?”秦落烟不满的皱眉,说话的语气就很冲。

    “能出什么事?要出事,也是好事。”李昀扇意味深长的说了这么一句,然后才示意秦落烟往屋子里看。

    屋子的门敞开着,能看见坐在主位上的白胡子何老和萧凡,而他们的面前还占着一个正在哭泣的女人,先前那哭闹的声音就是从这女人的口中传出来的。

    门口围着很多人都在看热闹,那何老似乎也没有要避讳的意思,就让大家伙儿这么占着门口瞧着。

    “相公……你怎么能如此残忍,就丢下我们孤儿寡母走了,这一走就是三年,你可知道你走了只有,我们的儿子大病了一场,如今已经……已经……”那女人背对着众人的方向哭得声泪俱下。

    门口的人一听她的话,顿时都大惊失色,更是面面相觑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就连秦落烟都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她转过头问李昀扇,“她……叫里面的谁做相公?”

    她脑海里不自觉的想起了昨日老刘和她说的话,难不成这女人就是昨日和何老私会的夫人?不过,这一早就找上门来了?

    “这还用说么?当然是……”李昀扇语气越发的冰冷起来,“当然是你心心念念的萧大家了。”

    “什么!”秦落烟猜中了开头,却没有猜中结尾,那女人的确就是昨日何老见过的女人,这件事当老刘来了之后就被证实了,只是,她没有想到,那女人竟然自称是萧凡的女人!

    “怎么,你不相信?”李昀扇见她表情除了震惊,却没有丝毫的伤心难过,脸色更是不好看,扯了她的手就往屋子里去。

    在这里,李昀扇的地位最高,所以这种事情的时候,也只有他能毫不顾忌的走进去。

    秦落烟被他拉到了那女人的旁边,她这才看清,那女人的容貌竟然比她想象中的还要美上几分,更有一种成熟女人才能流露出来的风情。若不是老刘说他看见了萧老和这女人私会,谁能想到如此娇滴滴的美娘子竟然会和那样的老头子有私情。

    “你说谁是你的相公?可得说实话了,我可是朝廷命官,如果你敢随意信口雌黄,别怪我将你就地送去官府。”李昀扇对那女人冷声道。

    那女人又抽泣了几声,却并未被李昀扇吓住,反倒是往前走了几步来到了萧凡的身边,道:“他就是我的相公!我们可是拜过天地入过洞房的!”

    “你在说谎!”秦落烟忍耐不住低呼出声。眼前的人是她的大师兄萧凡,他有没有成亲,她哪里能不知道,这个女人接近混进来,肯定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这位公子,你凭什么说我在说谎,你看我家相公都默认了!倒是你,为何挑拨我夫妻之间的感情,你到底是何居心?”那女人不但不承认,反而倒打一耙。

    李昀扇也拧了眉头问她,“对,你说她在说谎,可是有什么证据?难不成,你知道萧凡心中藏着何人,所以才如此驾定他不会娶妻?”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李昀扇的表情里有着隐隐的嫉妒。嫉妒,不分男女,因情而生,却也能让聪慧的人变得愚笨,如今的李昀扇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因为这缕嫉妒,他竟然连静下心来思考的理智都没有了。

    秦落烟被他问得一阵无语,嘴唇动了动,却又有种无力反驳的感觉。

    见她说不出话来,那女人哭得更伤心了,一头就扑在了萧凡的怀中,“相公,你怎么不说句话,难不成就让这些人欺负我吗?我可是为了你,连孩子都没有了,如今好不容易才寻到你,你可不能再抛下我不管了啊……”

    由始至终,萧凡都是一脸淡然的表情,他的眼珠会追随着那女人而移动,也会时不时的点点头回应那女人说的话在,只是一直没有开口说过话而已。

    别人是当他愧于言说,也只有秦落烟和萧老知道,萧凡如今是神志不清,根本就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女人见萧凡依旧沉默着,又转头向萧老哭诉道:“爹,你可要给我做主啊……”

    白胡子老头萧老趁机说了话,“你放心吧,有我在,这不孝子断然不能做出这种抛弃妻子的事情来。如今你竟然寻到了他,你就是我萧家的儿媳妇,你放心吧,从此以后,他必不敢随意欺你!”

    这一番话说得正义明然,活脱脱一位受人尊敬又主持公道的长辈形象,只是,这样的萧老让秦落烟越发觉得可笑。

    她正想让李昀扇做主,将这来历不明的女人赶出去,可是她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听李昀扇道:“萧大家是我手下的人,我自然也不能让他做出这种不道德事。”

    那女人一听,立刻破涕为笑,“李大人,您的意思是我可以留下来伺候相公,服侍公公了吗?”

    “呃……”李昀扇一怔,他说要主持公道,却并没有要留下这个女人的意思,毕竟这趟远行不是儿戏,这样一个女人留在队伍里,终究是个隐患,可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

    白胡子萧老也站起身来到李昀扇的面前,拱手恭敬的行了一礼,“李大人,就留下我这可怜的儿媳妇吧,我这儿媳妇吃了不少的苦,就请您看在老夫的面上留下她吧,您放心,由我来担保她不会做出对不起我们的事来。”

    他的担保……

    秦落烟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竟然可以脸不红气不喘的说出这样的睁眼瞎话来。

    “李大人,你不会相信……”秦落烟觉得李昀扇毕竟不是个笨蛋,这种话都信的话,那也太白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