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一十六章 各自神伤
    也不知道李昀扇哪根筋不对,当他看见秦落烟如此紧张又愤恨的表情的时候,他突然心头一跳,开口说出的话,连自己都有些不相信,“好,就让她留下来吧。”

    “李昀扇!”秦落烟气极了,连名带姓的当中众人的面叫了他的名字。

    李昀扇眉头一皱,眼看就要发飙,却又在看见秦落烟眼眶中隐隐的泪水时忍了下去,“好了,我已经决定的事就不要多说了。”

    说完之后,李昀扇转过身对着还在门口看热闹的众人吩咐道:“都各自去收拾东西吧,半个时辰以后我们出发。”

    众人见李昀扇的脸色不好看,谁也不想去触这个眉头,所以瞬间作鸟兽散。

    只是,谁也没有看见李昀扇转身之后脸上的内疚与悔恨,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知道那种来历不明的女人不应该擅自留下,可是,他似乎就是看不惯秦落烟对萧大家那种在意的目光,所以,他留下了那个女人,有那个女人在萧大家的身边,她总不能再去纠缠萧大家了吧。

    秦落烟不知道李昀扇是打着自己的私心,她只是恶狠狠的看向那个趴在萧凡怀中的女人。

    那女人似乎也看出秦落烟对她的敌意,不过,她显然没有要讨好秦落烟的必要,所以当人群散去之后,她冷哼一声,道:“你怎么还不滚?怎么,还要留下来看我夫妻怎么亲热吗?”

    在这个封建社会里,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的女人,哪里会是什么娘家女人?

    那萧老也摆出了主子似的姿态,对秦落烟道:“你小子,别以为晚上来帮我处理了几天麻烦事就没大没小了,赶紧走,别碍了我儿媳妇的眼!”

    秦落烟气得牙痒痒,偏偏又对这老头和女人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只能握着拳头僵硬着脚步离开。

    当她怒气冲冲的回到房间里的时候,霓婉已经等在了屋子里。

    “霓婉?”秦落烟猛地回过神来,她昨晚叫霓婉去调查那女人来着,立刻就问道:“那女人的究竟是什么底细?”

    霓婉的目光不自觉的往窗外瞟了一眼,先前院子里发生的一切她都看见了,冷哼一声道:“没想到他们的动作倒是快,这一早就迫不及待的混进来了。”

    “你倒是快说啊,她到底什么来头?”秦落烟见霓婉慢腾腾的,忍不住焦急的催促道。

    “急什么,我总要详细告诉你的。”霓婉白了她一眼,这才道:“那女人是当地一个匠人世家的嫡长千金,她的祖父曾经也是天机阁的门徒,但是他们家有个规矩,手艺传男不传女,传长不传幼,所以她哪怕是嫡女也是没有资格继承家族手艺的。”

    霓婉顿了顿,喝了口水,意味深长的看向秦落烟,“虽然她是个女人,却不甘心就这样不公平的对待,在这一点上,她倒是和你有些相像。所以她就背地里联系上了天机阁的人,喏,就是你知道的那样,她甚至不惜以美色为诱饵勾搭上了那个萧老。”

    “那她混入这个队伍有什么目的?”秦落烟很着急的又问。

    见她如此模样,霓婉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冷声道:“夫人,一夜之间我能查到这么多已经很不容易了,能说的我都说了,再多的也还没查到。”

    秦落烟也意识到自己似乎有些失常,这才狠狠的深呼吸,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霓婉,谢谢。”

    霓婉摆了摆手,“只要下次你不要再威胁我们就好。”说完这句霓婉便一个旋身离开了房间。

    屋子里再次安静了下来,可是秦落烟的心中却依旧是浪涛汹涌的。

    天机阁的人费尽心机混进兵器作坊,甚至还不惜带上像个定时炸弹一样的萧凡,这里面肯定有很大的动作,而那个女人似乎也并不简单,他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有什么值得他们如此重视?是庚金吗?还是比庚金还要吸引人的东西?

    这些问题秦落烟不得而知,也想不明白,所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半个时辰以后,队伍被重新整理完毕,一行人又浩浩荡荡的往边关出发了。这个客栈里发生在萧大家身上的八卦一路上也被众人当成了有趣的谈资。

    秦落烟坐在马车里,都不止一次的听见窗外的侍卫们在谈论这件事,大多数是说萧大家深藏不露,竟然连那样的美娇娘都舍得抛下。

    秦落烟越听,心中越不是个滋味,大师兄神志不清,而她竟然连维护他一丝一毫都做不到,还口口声声说要替他们报仇?她有些看轻自己来,所以一路上都郁郁寡欢。

    而秦落烟的失落,却都被李昀扇看在眼中。

    马车里,李昀扇举着一壶清酒,对着壶口不断的仰头喝着,酒水从他的嘴角溢了出来,他随手抬起袖子擦了擦,眼神一片哀凉,“那个男人到底哪里好,竟然让你如此的失魂落魄……”

    秦落烟越是在意这件事,他心中就越是不痛快,连带的对身边的人也越发的不客气来,一连几天,被李昀扇以各种理由处罚的侍卫就不下十人。

    等到快要到边关的时候,他的马车周围就只剩下一两个象征性负责守卫的侍卫,其他人都远远地避开三丈开外去。

    南越国和北冥国的边境绵延数千里,每隔百里就会有一座大的城市,城市里就有边关守将,曾经秦落烟那个名义上的父亲也是一名边关守将,只是那云城离这次他们一行人来的城市也有几百里的距离。

    这个城市是在南越国和北冥国边线上最边缘的城市,所以比起其他边境城市来说还要冷清许多。

    他们一行人来到这座城市的时候正是午时,按理说应该最繁华的时候,可是他们一行人走在大街上却也没看见几个人,就连小商贩都寥寥无几,店铺更是有一半以上都没有开门。

    这一次,李昀扇并没有带着这行人去住客栈,而是直接将人带到了城市北面的一个大庄子里,那庄子由五六个小院组成,门栏并不奢华,但是却也是上了年岁有了岁月的沉寂,庄子的主人似乎早已经收到了消息,所以早早的就等在了大门口迎接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