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一十七章 奇怪的李仲皁
    一行人下马车的下马车,下马背的下马背,转瞬的功夫几十人就整整齐齐的站在了庄子的面前。

    秦落烟本想往萧凡的方向去,可是刚一动就被李昀扇摁住了肩膀,“他有娇妻伺候着,用不着你。”

    秦落烟咬了咬下唇,眼神不服,可是余光里,却看见那女人小心翼翼挽着萧凡胳膊的样子,她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忍不住了走过去的冲动。

    这几日来,那女人表面上做得真的像一个温柔又贤惠的妻子,就连晚上替萧凡清理脏污,她也一手包办,完全看不出任何的破绽来。

    要不是秦落烟知根知底,怕是也会被她这幅表象所骗过去。

    只是,她越世做得这般无懈可击,秦落烟心中便越世忐忑,一个人,能隐忍到这个地步,那就是说她的图谋只得她做出这些隐忍。

    这几日来,因为那女人的贴身伺候,反倒是让秦落烟没了接近萧凡的机会,她心中正着急,边听站在一旁的李昀扇开了口。

    “这是我一个远房表亲的庄子,比客栈住起来舒服,所以就来叨扰他几天。”李昀扇下了马车,想站在身边的秦落烟解释道。

    秦落烟狐疑的看了他一眼,这种事情,你是老大,你决定了就是,总归也不是花她的钱,为何还要向她解释?

    “告诉你一声就是让你放心住,你别多想。”李昀扇不自然的回过了头,然后往那门口站在门口的中年男人走了过去。

    那中年男人头上戴着一个商人员外的帽子,身上穿着金灿灿的绸缎衣裳,明明一张脸上的表情很精干却又要偏偏作出一副很市侩的样子,整个人便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他一个看见李昀扇,立刻表现出了无限的热情,眼中的真诚倒是没有半分的虚假,“扇儿,表叔总算等到你了,这一路上累了吧,赶紧招呼你朋友们进屋子里休息。”

    说话的时候,那中年男人还不忘打量李昀扇身后的人,那目光似乎在人群中寻找着什么,可是看完之后眼中又闪过一抹失望。

    李昀扇点了点头,对身旁的侍卫吩咐了几句,侍卫统领就带着人跟着庄子的管事往庄子里去了。

    秦落烟也要跟着往里走,却被李昀扇一把扯住了胳膊,她不明所以的回头,就见李昀扇表情淡淡的替她介绍着:“表叔,这就是我向你提过的朋友秦峰,别看他年纪小,可是做东西可是一把好手,做出来的武器连我看了都忍不住叫绝。”

    “是么?”那中年男人这才仔细打量起秦落烟来,只是那眼神中的炙热让秦落烟禁不住有些咋舌。

    是她的错觉么?怎么这人看她的时候,活像恶狗见了肉骨头一般,就差吐出舌头流口水了。

    李昀扇不着痕迹的拉了拉那中年男人的袖子,这才对秦落烟道:“这是我表叔,李仲皁,你叫他李叔就好。”

    “李叔。”秦落烟礼貌的拱手行礼。

    李仲皁连连点头,“好,好,好,小兄弟家中还有些什么亲人啊?家里是做什么的,是匠人世家吗?可曾婚配?”

    “呃……”秦落烟诧异的盯着李仲皁,没想到这一见面他就问出这么多问题来,尤其是这些问题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问的话,不是会显得有些唐突吗?

    “李叔!”李昀扇轻喝一声,“我们一路奔波,是不是应该先让我们休息。哪怕你见秦兄弟投缘,以后也有的是机会了解。”

    李仲皁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着急了,赶紧收起了那种迫切的态度,亲自领着两人往庄子里走去。

    按理说秦落烟也只是一个匠人,是应该和其他的匠人们住在一处的,可是那李仲皁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竟然直接将她和李昀扇安排在了一个院子里。

    院子的环境倒是很清雅,已经是冬日时节,满院子都是盛开的腊梅花,清风一吹,便芳香四溢,走在院子里的每个角落,都能闻见那种醉人心脾的味道。

    李仲皁将秦落烟领到一个房间之后,又叫了四名丫鬟过来伺候,然后才和李昀扇一同离开。

    四个容貌娇俏可人的丫鬟齐刷刷的向秦落烟行礼,倒是让秦落烟越发的疑惑了起来,她如今可是一个男人,可那李仲皁给她安排的人却全是丫鬟,这不合规矩,按照一般款待客人的礼节,如果对方是男客,那是应该安排小厮伺候的,只有女客才会安排丫鬟。

    所以……

    那李仲皁知道她是女人?

    秦落烟心中疑惑,眼神便不自觉的凌厉了起来,李昀扇将她是女人的事情告诉过李仲皁?为什么?

    一行人奔波劳累了大半个月,好不容易在一个舒适的院子里安顿了下来,所有人都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所以吃了晚饭,便各自回房睡去。

    秦落烟也累了,可是心中却又记挂着萧凡,所以晚饭过后就出了院子,准备去匠人们住的院子看看。

    她刚走到院子门口,正要往里去,迎面就见老刘急匆匆的跑了出来。

    “老刘?”秦落烟一怔,出声叫住了他。

    老刘也看见了她,立刻加快了步子来到她的面前,“我正要去找你呢。”

    “出什么事了吗?”见老刘一脸的着急,秦落烟不自觉的就紧张了起来,这几日她没有机会靠近萧凡,所以便让老刘也暗中帮忙留意这萧凡那边的动静,所以老刘来找她,她便担心是萧凡那里出了事。

    老刘左右看看,确定周围没人之后,才小声的道:“你快跟我走,我刚看见萧老和那个女人带着萧大家从后门出去了。”

    “什么!”秦落烟心中一惊,赶紧就跟老刘往后门走去,“他们走了多久了,我们能追上吗?”

    “你放心吧,我老刘也不是个笨蛋,我是跟着他们到了落脚地才回来叫你的。我这就带你去找。”老刘拍着胸脯又道。

    秦落烟这才松了一口气,对老刘竖起大拇指夸赞了一番。

    两人出了庄子的后门,顺着长街走了一盏茶的功夫,终于在一家灯笼满挂的小楼前停了下来。

    秦落烟脸上的肌肉抽了抽,狐疑的问:“你确定他们三人是进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