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半路程咬金
    她可不是真爷们儿,要真被这些姑娘扒光了不就漏了陷了么?可是双拳难敌四手,她哪里挡得住这么多姑娘的手?

    老刘倒是一副看热闹的表情,还乐呵呵的起哄,完全没有要来帮忙的意思。

    正当秦落烟着急的时候,就听门口处一个凉悠悠的声音传了进来,“都在干什么!”

    许是门口那人的声音里凉意太甚,倒让十几位姑娘们顿时停下了动作,她们回头看向门口的方向,立刻一个个眼神放光。

    秦落烟一怔,也顺着她们的目光看去,就见李昀扇脸色难看的站在门口。

    他几步走到众人之间,拉着秦落烟的手腕就将她扯出了众姑娘的包围圈,不等秦落烟回过神,他就厉声喝道:“你怎么能来这种地方!”

    “呃……”秦落烟觉得有些尴尬,挣脱了他的手,“李大人怎么也来了?”言下之意,她不能来,你不是也来的么,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要不是看你们鬼鬼祟祟的出来,所以跟着,你就……”李昀扇气得牙痒痒,余光看见周围的人一副看好戏的表情,话头便立刻止住了。

    秦落烟叹了一口气,如果是在结婚前,有人对自己示好,她肯定会乐呵呵的很开心,可是如今,这样的桃花便是烂桃花了,偏偏又不能直接表明身份!

    李昀扇脸色不好看,所以与其也不好,不过幸好他别的没有,就是和傅子墨一眼有钱!所以随手拿了几张银票扔给那老鸨,冷声道:“带着所有人滚出去!”

    这样的态度,本该让任何听见这话的人都怒目相对的,可是偏偏老鸨拿了那银票,竟是连半分不快都没有,那眼睛更是眯成了一条细线,不用猜,李昀扇出手的银票肯定比秦落烟的有看头很多,否则那老鸨不会是这幅表情。

    他们不知道,老鸨出了门之后,一张脸都快笑烂了,数着自己的银票叹道:“这一晚上就遇到了三个出手大方的客人,这运气真是好到我都不敢相信了。”

    旁边的姑娘们也是兴奋地很,“妈妈,这个客人比先前天字号雅间那个客人出手还大方,就是可惜,这几位客人都不要我们伺候啊。”

    “得了吧,这种出手大方的客人也不是好伺候的,你们眼睛放亮一点儿,这种人就不是来青楼里玩姑娘的,所以你们可别冲上去触霉头,到时候出了事,可别怪妈妈我没提前警告你们。”

    一群姑娘吐了吐舌,虽然舍不得银子,可是听老鸨说得有理,也就不再敢有非分之想了。

    雅间里,由一方屏风隔断了内室和外室,外室里有一张方桌,方桌前秦落烟和李昀扇相对而坐,两人谁也没说话,空气凝滞得能滴出水来。

    老刘在一旁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尴尬到不行,他欲哭无泪,这种情况下,他只能极力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唯恐惹了这两位明显心情都不好的人。

    “李大人跟踪我,这似乎不是君子所为。”秦落烟率先开了口。

    李昀扇一听,脸色更难看了一些,咬牙道:“换了其他人,想让我跟踪还没那个资格呢!要不是担心你在这城中出什么意外,我才懒得管你。”

    秦落烟眉头一皱,似乎从他的话中抓到了点儿什么,狐疑的问:“我在这个城市连一个人都不认识,更不会与任何人结仇,谁会害我?听李大人的意思是暗处有人害我?”

    李昀扇大惊,脸上的诧异一闪而逝,他似乎没有料到她竟然能猜到这个地步,从他的一句话就联想到了这么多。

    见他沉默着,秦落烟越发的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不是因为我来害我,那……是因为你了?”

    李昀扇有些不自然的别开了头,似乎是要缓解心中的紧张,他竟然为自己倒了一杯热茶,他端起热茶就开始喝,浑然没有发觉那茶的温度高了一些,他喝了一口之后又狼狈的吐了出来。

    “李大人,事关我的安危,难道你就不向我解释清楚吗?”秦落烟有些动怒了,她就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来到这个城市之后,李仲皁就将她和李昀扇安排在一个院子里,而且看她的眼神透着那么明显的怪异,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秘密!

    “总之你小心一些就是!”李昀扇被她问得急了,有些恼羞成怒。

    “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匠人,能怎么小心?李大人总要告诉我,我应该防范什么人吧!”秦落烟怒了,莫名其妙被扯进李昀扇周围的怪圈,难不成还不让她发泄一下心中的不满么?

    李昀扇脸上神色变换,却终究硬着头皮死不开口。

    一旁的老刘听两人的对话是一头的雾水,一点儿也听不懂两人在说什么,可是却又没人给他解答,急得他暗自神伤。

    见两人就这么对峙着,老刘看了看天色,忍不住出声道:“秦兄弟,你别忘了我来这里是找人的……”再这么磨蹭下去,别说找人了,就是连个影子都找不到。

    秦落烟一惊,这才醒悟过来,险些因为意气用事而误了大事!她站起身,焦急的往门口走了两步,却又突然停下来,回过神走到李昀扇的身旁,冷声道:“李大人,我可以不计较你让我陷入危险这件事,不过,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如果你肯帮忙,这件事,我就既往不咎怎么样?”

    不知为何,每当看见她生起的时候,李昀扇竟然会有些心虚,尤其是当她看他的眼神变得陌生而抗拒的时候,他的心脏就会生生的抽痛,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所以一听她提出的条件,他想也不想就答应了下来。

    “将来你总归会是我们你家的人,你的事,自然也就是我的事。”李昀扇说的脸不红心不跳,倒是吓得一旁老刘的下巴险些掉了下来。

    李大人,你莫非忘了你是一个男人,而秦兄弟也是个男人?这话说得,连老刘这个纯爷们儿都觉得脸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