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二十章 原来是他
    “李大人,我说过了,我们之间不可能。”秦落烟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有种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感觉。

    李昀扇冷哼一声,“在我们李家,没有什么不可能。”

    “你……”秦落烟还想说什么,余光里就看见老刘一副吃了鸡蛋忘了合拢嘴巴的表情,到嘴边的话,她还是忍了下来,罢了,等这件事过后,她未必还有和李昀扇见面的机会。

    李昀扇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问道:“你想让我帮什么忙?”

    “既然这里是你们李家的地盘,那你肯定能帮我查一查天字号雅间里到底是些什么人,准确的说,我想知道萧大家见了什么人?”秦落烟说出了自己的需求,一脸希翼的看向李昀扇。

    这样希翼的目光,让李昀扇有那么一瞬间的失了神,脑海里依旧是那日他取下人皮面具看见的脸,那般美好的一个女子,连眼神都如此干净透亮,他觉得喉咙有些干涩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苦涩的道:“又是萧大家?”

    为何,她脸上的神采总是和那个木头一样的男人牵扯到一起?

    “你到底帮还是不帮,如果不愿意的话,我可以自己想办法的。”秦落烟见他不表态,心中越发着急,倒是一旁的老刘忍不住拉了拉她的袖子,示意她不要用这种语气和李昀扇说话,到底,李昀扇可是他们要讨好的目标人物。

    不过出乎老刘的预料,秦落烟一发火,李昀扇居然就怂了。

    “帮!我说过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李昀扇收起了脸上的不愉快,这才转身出了雅间。

    李昀扇这一妥协,更是惊呆了老刘,他猛地一拍脑门儿,低吼道:“秦兄弟,我老刘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啊!为了完成任务,你竟然连男色都用上了,而且乖乖的,你居然还成功了!早知道李大人好这口,当初我就建议侯爷找几个年轻貌美的公子来不就成了吗?”

    对于老刘的臆想,秦落烟竟是无言以对,看来她和李昀扇是断袖这个事实,已经根深蒂固的扎在了他的观念里了。

    “老刘,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

    “什么不是!我都看见了。那李大人都说要让你进门了,还能作假?不过他是不是有问题,男人和男人怎么可能有结果?不过也无所谓了,这样一来,那庚金的秘密他自然就不会瞒着你,没准儿我们很快就能完成任务了。”老刘越说越兴奋,“你是不知道啊,我都三年没见过家中妻儿了,就等着完成了这件事之后告辞回家养老了。你可别笑话我,侯爷说了,一旦这个任务完成,就给我千两白银,到时候够我们家几口人吃上一辈子的了。”

    柴米油盐酱醋茶,人活一世,不就是一辈子都在为了养家糊口而奔波么?老刘是个实在人,没有那么大的野心,无非就是想要妻儿也过几天好日子而已。

    看见他一心憧憬的美好样子,秦落烟突然就不想再解释了,罢了,与其告诉他实话,还不如就让他以为是他所想的样子,至少这样一来,他会放心很多。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之后,李昀扇就回来了,他回来的时候还带了一幅画,那幅画的墨汁还没有完全干涸,看得出是刚画好的。

    画上,是一个老者,老者胡子花白背影佝偻,一双眼睛精光四射,有种惯居高位的自信感。

    “这人就是在天字号雅间和萧大家见面的人,里面还有萧老和萧大家的媳妇。”李昀扇将画给秦落烟道,“不过我还没有查出这个人是谁,所以只能让人将他的容貌画出来,不过你不用担心,晚上之前,我一定查出他是谁告诉你。这是我对你的承诺。”

    “不必了……”秦落烟怔怔的看着那画上的人,嘴角是一抹愤恨的冷笑,“我认得他。”

    李昀扇和老刘都是一惊,李昀扇率先问道:“你认识?那这人到底是谁?”

    “天机阁阁主,云天喜!”说出云天喜这几个字的时候,秦落烟险些咬碎了一口银牙,恨不得一手杀了这个人才解气!

    李昀扇和老刘都没有想到画上的佝偻老头儿竟然就是传说中的天机阁阁主,更没有想到的是,秦落烟竟然还认识,那就是说,秦落烟和天机阁也是有关联的?

    “你……”李昀扇顿了顿,道:“你和天机阁有仇?”

    秦落烟一双眸子能喷出火来,那眼神中的恨意想遮掩也遮不住,只得点头应声道:“对,不共戴天的仇,这辈子,除非我死了,否则,我就要他死!”

    李昀扇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秦落烟,他以为,有着那样纯净眼睛的人,眼中不该有仇恨的,可是,她此刻不但又仇恨,而且还有一种浓郁到让他喘不过气来的哀伤。

    那样的哀伤,让李昀扇握紧了拳头,骨子里,甚至有一种杀掉那些让她哀伤的人的冲动!

    “从现在开始,天机阁也是我李家的仇人。”李昀扇斩钉截铁的说出这句话,不像是开玩笑,他说得极其的认真。

    秦落烟诧异的看着他,有那么一刹那,心中曾升起了一股子暖流,姑且不论这李昀扇当初故意接近自己的目的,可是就这样一句承诺,却让她有些动容。

    那时候,她以为李昀扇不过是为了讨好她才说了这么一句话,直到很多年以后,当她看清了李昀扇的真心之后,才猛然惊觉,也许,人与人之间的感情真的很玄妙。有些人的固执让人震惊,更让人心疼。

    只可惜,人与人之间,并非都是有缘分的,他与她之间有缘无分,到最后,也只能留下无尽的遗憾而已。

    “算了,仇我总归会自己能报的,只是现在,云天喜既然出现在了这里肯定不会是来看萧大家这么简单。”秦落烟皱眉沉思着。

    李昀扇也点了点头,不过言语间多了一些轻蔑,“没想到萧老和萧大家竟然是天机阁的人,他们这般费尽心思混进我的队伍里,怕也是为了庚金而来的吧。真是不自量力,以为天机阁就能在我李家的地盘上讨到好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