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二十一章 简单粗暴
    一想到害死师傅的仇人近在咫尺,秦落烟就由里到外被愤怒充斥了完全,可是,她也知道,在天机阁的目标没有暴露之前,在萧凡的毒没有解开之前,她都不能轻举妄动。

    “你……”李昀扇哽咽了一阵,被秦落烟脸上的愤怒和哀伤惊得心头一跳,有那么一瞬,他有一种想要拥她入怀的冲动。

    秦落烟回过神,勉强扯出一抹笑,“没事。”

    没事?她这样子还能叫没事?

    李昀扇叹了一口气,皱了皱眉,道:“既然那么恨他,总要让他付出些什么才行。”

    秦落烟眼神一亮,看向李昀扇,“你有什么好办法?”

    “好办法也谈不上,只是这里到底是我们李家的势力范围,所以让他吃点儿苦头还是不难的。”李昀扇说话的时候,一双眼睛里都闪烁着算计的光芒。

    “可是……”秦落烟还是觉得有些不妥,毕竟这件事她并不想拉李昀扇下水。

    李昀扇却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然后转头对老刘吩咐道:“喂,你去找一辆马车等在青楼后门而,半个时辰以后接应我们。”

    老刘怔了怔,好一会儿才指着自己的鼻子问:“您是在叫我?”

    “对,就是你。”李昀扇翻了个白眼,有些不耐烦。

    老刘却是心中委屈,只能淡淡的道:“哪怕记不得我的名字,叫我老刘也行啊。”

    “你和我没什么关系,我记住你干什么?”李昀扇觉得老刘说的话很可笑,一个匠人而已,值得他记住?

    “……”老刘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只能暗自神伤,然后默默的离开去准备马车去了。

    等老刘一走,李昀扇拉着秦落烟的手就往外走。见他往天字号雅间走去,秦落烟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急急地道:“李昀扇,你这是要做什么,难不成我们就直接这样过去吗?”

    李昀扇脚步一顿,转过头,疑惑的问:“那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

    “总、总得有点儿计划才去吧。”难不成就这样冲过去把人揍一顿?有这么简单的事?

    李昀扇越发疑惑了,“不就是教训他们一顿而已,寻个理由就行了,还用得着什么计划,又不是杀了他们?杀他们现在也不是时候,毕竟天机阁在这片大陆上还算有些实力的,至少以我现在的身份揍他们一顿没有问题,但是要杀他们的话,还是需要费些周折。不过你放心,只要将来我成为李家家主,不要说一个天机阁,就是是个天机阁我也能帮你灭了。”

    “呃……”这大言不惭的口气是要逆天么?究竟是他太过自信,还是说那神秘的李家太过有底蕴?

    在秦落烟还在发愣的时候,李昀扇已经拉着她的胳膊继续往前走,他来到天字号雅间,一脚就踹开了雅间的大门,浑身的气势徒然拔高,那种站在山顶俯瞰众生的感觉油然而生。

    屋子里的人立刻往门口的方向看过来,看见这突然踹开房门走进来的人,立刻露出满脸的不悦。

    只是出乎秦落烟的预料,屋子里已经没有萧凡等人的身影,只有云天喜搂着一个模样姣好的姑娘坐在床边上,那姑娘的衣裳已经被解开,露出了隐隐约约的春光,而云天喜则是红光满面,那气色一看就有些不正常。

    秦落烟可不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古代小丫头,她一看云天喜这模样,就知道云天下八成是吃了壮阳药了,这一把年纪了,在那方面怕是有些力不从心。

    “你们是谁?”这种事情被人突然打断,是个人都会很愤怒,尤其是他还是天机阁的阁主。

    李昀扇冷哼一声,抬手指了指被云天喜抱在怀中的姑娘,“你管我是谁,总之你怀里抱着的姑娘是我们先看上的,识相的就把她送给我们,否则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这种青楼里抢姑娘的戏码,原本就是稀疏平常的事,所以也不会引起别人过多的注意,只是,这云天喜久居高位,又怎么会让人这样踩着自己的脸面。他觉得眼前的年轻人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竟然敢这样和他说话。

    “就凭你们,能对我怎么不客气?”云天喜冷哼一声,从怀中掏出一个有些类似口哨的东西,他吹了吹,周围风声渐变,转瞬就出现了几名护卫,先前是因为他要办事,所以才让这些人避开了去,只是没想到竟然还有人不想识相的要来找死!

    秦落烟伸手捂额,当她看见屋子里只有云天喜而没有萧凡等人的时候,其实是松了一口气的,毕竟,她还不想打草惊蛇,可偏偏李昀扇这厮不按常理出牌,可着实将她吓了一跳。不过此刻看见那几名护卫,她却又开始担心了起来。

    “那个……我不会武功。”所以打起来的时候,不要指望她能帮上什么忙。

    李昀扇白了她一眼,道:“又没让你动手。”

    “可是……你会武功吗?”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厮的功夫好像也挺垃圾的。

    也不知是不是她的话让他觉得好笑了,李昀扇抬头就笑了两声,“你觉得就这个长相丑陋,连玩个女人都要靠吃药的老头子,值得我出手揍他?”

    秦落烟嘴角一抽,对于李昀扇过分的自信,还是有些不习惯,她左右看了看,也没看见李昀扇还有什么帮手,“你不出手,我也不会武功,那这架怎么打?”

    “你等会儿就知道了。”李昀扇这才松开她的胳膊,叮嘱她往后退一些,然后他不慌不忙的往屋子里走去,对云天喜道:“我再说一次,把这个姑娘交出来,否则就是你自找的!”

    他当然知道云天喜不会交出那个女人,这是作为一个男人最起码的尊严,他这么说,不过是为了逼云天动手而已。

    果然,他的话声刚落,云天喜便冷哼一声,冲几名护卫使了个眼色,几名护卫立刻往李昀扇包围了起来,几人都是人高马大,李昀扇被他们围在中间,倒是显得弱小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