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二十二章 湘南凌家
    只听其中一名护卫一声吆喝,几人冲上去就要对李昀扇拳打脚踢。

    正当秦落烟为李昀扇捏了一把汗的时候,让她震惊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冲到李昀扇身边对他下手的护卫们惊叫着又四散开来,而且在退开的时候,其中两名护卫的拳头上还鲜血淋漓。

    几人都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倒是李昀扇站直了身子,然后冷声道:“本少爷都被人欺负到这样了,你们还不出现吗?”

    秦落烟疑惑的往四周看了看,难不成李昀扇的身边也有暗卫那样的存在?不过就算有似乎也不足为奇,他一个神秘世家的公子哥儿,身边有几个暗卫才显得正常了,只是见李昀扇这做派,似乎那些暗地里的人平日里是不会插手他的事的,只有当他遇到危险才会出手相救。

    那时候,秦落烟并不知道,她的猜测已经距离真相八九不离十。其实李昀扇作为家族外出历练的子弟,身边是没有暗卫保护的,因为在家族看来,一个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的人,是没有资格继承家族的,可是上一次,李昀扇被傅子墨打伤,要不是那护心镜他已然是个死人。

    家族上的势力不愿意给他派暗卫,可是他亲爹到底是当代李家的家主,所以便偷偷的将自己的暗卫给李昀扇配了几个。这些事情都是后来秦落烟才从李昀扇的口中听说的。

    在李昀扇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果然,眨眼的功夫周围就出现了三个黑衣人,这三个黑衣人比起云天喜的护卫来明显武功要高很多,因为三人散发出来的气势都又冷又狠,那一双双眼睛里都是果决和嗜血。

    “你到底是什么人?”云天喜看见这几名暗卫,瞬间就知道今日怕是踢到了一块铁板了。要知道,他作为天机阁阁主,尚且不能拥有这样的暗卫,可是这个年轻人身边却有。

    暗卫这种存在,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的。因为暗卫的培养本身就是一件极其逆天的事,必须要挑选三岁以下的孩童进行严苛的训练,不只是武功山的训练,还有心性上的忍耐,因为一个暗卫终其一生都要生活在暗地里,一辈子都不能正大光明的生活,这种心理上的折磨比训练武功还要困难很多。

    所以要培养出一个暗卫都需要几十年的努力和心血,一般只有皇室和一些隐秘家族的人才能驯养出暗卫的存在,一般的门派也只能请一些武功稍高的护卫而已。

    “我是什么人,你一个糟老头子管得着吗?”李昀扇冷哼一声,挺直了背脊,他的一句话,倒是让秦落烟顿时觉得解气了不少。

    管天机阁阁主叫糟老头,秦落烟真想对李昀扇竖起大拇指夸赞一番。

    云天喜被气得不轻,见护卫们又明显不是对方暗卫的对手,这才一咬牙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巴掌大的武器来。

    秦落烟一看他手中的武器,瞳孔就禁不住瑟缩了一瞬,这不就是她当初在天机阁的时候随手曾画过的连击弩的浓缩版本吗,没想到竟然被云天喜得到了,她想,这图纸,一定是云天喜用了手段从萧凡手上拿走的。

    “小心!”她忍不住出声提醒,“他手中的短箭能连射十八次!”

    李昀扇怔了怔,眉头皱了起来。

    倒是云天喜,一脸的吃惊,似乎这才注意到秦落烟的存在,可是带着面具的秦落烟对他来说是一个从未见过面的陌生人,“你又是什么人?”竟然能一语道出这连击弩的机关,要知道,这东西他做出来还没多久,根本就没有在市面上露过面的。

    “你们怎么还愣着?”李昀扇却不想给云天喜再多的说话机会,扬了扬自己的手掌,只见他的手掌边缘因为先前几个护卫的围殴而被蹭掉了指甲盖大小的皮,“我都流血了,你们还不动手?别忘了,我爹可是说过,但凡我收到丁点儿伤害,你们就得出手帮我!”

    三名暗卫心中都是一阵无语,您这真的只是受到了丁点儿的伤害而已,说白了,不就是要他们当打手罢了。不过心中虽然憋屈,可是主子的命令他们却又不得不执行。

    “连击弩的射击角度只有一百八十度,就是你正面能看见的范围!还有,连击弩的射击角度一旦调整好在射出短箭之前就不能再做调节。”在三名暗卫行动的时候,秦落烟立刻出声提醒。

    有了她的指点,三名暗卫瞬间明白过来擒贼先请王,三人尽皆往云天喜冲去,而且他们很聪明,并不从云天喜的正面攻击,而是一个跃起来到云天喜的头顶再冲头顶俯冲而下。

    云天喜哪里能想到,他一直作为保命手段的连击弩竟然被人这么轻易的就破了去,当三名暗卫俯身冲下的时候,他想要改变连击弩的射击范围也是不可能。只能眼睁睁看着三名暗卫来从天而下不过转瞬的功夫就将他控制了下来。

    “你究竟是谁?”云天喜被三人按在地上,手中的连击弩也摔了出去,他挣扎着仰起头看向秦落烟,“你怎么知道连击弩的机关设计?你和天机阁有什么关系?”

    云天喜被制服,他的护卫们也便不敢轻举妄动。

    看着被按在地上的云天喜,秦落烟眼中的仇恨越发的浓郁了一些,她甚至本能的就捡起了地上的连击弩,然后让短箭的箭头对着云天喜的眉心处。只要她轻轻地扣动扳机,这个害死了她的师傅的仇人就能立刻下地狱去!

    “你、你不能杀我!我是天机阁的阁主,你若是敢杀我,就是和天机阁整个势力为敌!”万不得已,云天喜只能自报家门。

    只是秦落烟听了,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眼中的杀意更浓了,“你死了,天机阁就是一盘散沙,还谈什么势力?”

    “哈哈……”云天喜一听,立刻就笑了,“真是乳臭未干,你不会以为天机阁阁主,单凭我一个老头子就能控制得了吧?你可听说过湘南凌家?”他说话的时候,没有看秦落烟,而是看向了李昀扇,似乎这句话是对他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