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二十四章 隔空耍流氓
    如果是连傅子墨都抵抗不了的强敌,那小御景是不是也会有危险?

    人,一旦有了牵挂就有了犹豫。秦落烟也只是个普通人而已,如果杀掉仇人要用牺牲自己的亲人去换的话,她便会觉得不值得。

    “也不是不能杀,只是不能这样杀,毕竟这里人多眼杂,传到湘南凌家的耳中你就会一辈子都生活在奔逃之中,而且,你未必还逃得了。”

    李昀扇实话实说,见秦落烟眼神黯淡,有些于心不忍,又出声安慰道:“不过你不用担心,在这里不能杀,等到有机会的时候,我们可以想办法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他。”

    “你的意思是……”秦落烟觉得马车里有些沉闷,心口有一块巨石压着,怎么都觉得不痛快。

    “你忘了,他们费尽心机混进队伍里,肯定不会是来看我这么简单吧?而我如今除了李家人的这个身份外,最吸引人的便是庚金的采买者了,所以,他们应该也是冲着庚金来的,那我们就有机会。”李昀扇说话的时候非常的有自信,这样的他让秦落烟有些陌生。

    她的心中再一次有些羡慕起李昀扇这样的人来,含着金汤匙出身,便可以不将那些多年站在高位上的人放在眼中,这种超然的优越感,怎能让人不羡慕。

    秦落烟还想继续问他的计划,可是李昀扇打了个哈欠便闭上了眼睛,似乎并不想回答她的这个问题。

    不得已,秦落烟只得作罢,毕竟李昀扇和她非亲非故却已经替她出手教训了云天喜,她便应该感激了,又怎么能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呢。

    回到李家别院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老刘回了自己的院子,秦落烟和李昀扇原本住在一个院子里,可是因为秦落烟心里记挂着萧凡,所以假装回房之后,又寻了机会溜了出来。

    她悄悄的来到了将人们所居住的院子,找到萧凡所住的房间,不等她想办法进去,就见萧老抱着一坛子清酒走出门外来,从门缝里,她刚好看见了坐在床上的萧凡。

    见萧凡安然无恙,秦落烟这才松了一口气,只是,当她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却见那女人来到了萧凡的旁边,那女人背对着门口的方向,看不见她到底做了什么,不过当那女人离开之后,萧凡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想来,那女人是对萧凡使用了迷魂香之类的催眠药物,她倒是省事,为了不想替萧凡清理脏污,便直接用迷香将萧凡迷晕了去,只是这样的药物如果天天用,对身体肯定是有影响的。

    秦落烟心中着急,却无能为力。先前出去的萧老又抱着一坛子新的烈酒回到了房中,房门被关上,这一次这地隔绝了秦落烟的视线。

    她站在院子门口久久不愿离开,知道天凉了,她打了一个哆嗦之后才长叹一口气转身回房。

    她推开自己的房门,疲惫还未逝去,猛地看见屋子里有个人影,吓了一跳,她险些惊呼出声。

    “是我,霓婉。”霓婉赶紧出声,免得再吓到了她。

    “你怎么不点蜡烛?”秦落烟拍着胸口走进房中,关了房门之后掏出火折子将蜡烛点燃。

    霓婉白了她一眼,“我是个暗卫,你都不在屋子里,我点着灯,万一有人来找你,我怎么掩饰?”

    “这么晚了,谁会来找我,你想太多了吧。”秦落烟觉得她杞人忧天了。

    霓婉嘴角一抹嘲讽的笑,“怎么没有,先前那李昀扇就给你送夜宵来了,不过见屋子里的灯都灭了,以为你睡着了,这才离开的。”

    “呃……”秦落烟有些尴尬,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倒是霓婉又忍不住开了口。

    “本来我作为暗卫,你们主子之间的事我不该参合,不过,你是主子的妻子,就要守一个妻子的本分,主子这一辈子没有遇到过一个真心待他的人,我希望你是第一个,但绝不是最后一个,如果连你也让他失望的话,他心底最后一点儿珍贵的东西便都会消失了。”

    “第一个?”秦落烟眉头皱了皱,来到霓婉身旁,认真的盯着她看,“难道你不是真心待你家主子吗?”

    “我……”被她这么一问,霓婉的脸上出现了一抹不自然,轻咳了几声掩盖自己的心虚,“你在说什么,我对主子的只是衷心而已。”

    是么?秦落烟心中冷然,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的感情,有时候是很容易就被看出来的。只是秦落烟并没有去揭穿霓婉的这点儿小秘密。

    “哦,如此甚好。你放心吧,这辈子,除非你家主子不要我,否则我不会不要他的。”秦落烟说完之后俏皮的笑了笑,“你这大晚上的出来,就是为了给我说这个?”

    霓婉翻了个白眼,有些许不情愿的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来,“喏,这是主子八百里加急送过来的信,给你的。”

    八百里加急?莫不是出了什么事?

    秦落烟心中一咯噔,赶紧拆开那信来看,谁知刚一展开那信,整张脸就红了起来,原来那信上一个字都没有,反倒是有一幅画,而且画的是一对男女在大树下行那苟且之事,那男女的衣裳似乎都有些眼熟。

    她心中一慌,唯恐被霓婉看见,所以赶紧将信合了起来。那信上画的,分明是那日傅子墨和她动情的时候,那厮也忒不要脸,竟然将这种事画了出来,怎么,他的意思是想她了么?

    想她的身体?

    秦落烟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遇上这么个人前冷酷,人后流氓的武宣王,她也是彻底无语了。

    见她面色有异,霓婉狐疑的问:“主子说什么了?”

    “没、没什么,就是一些家常而已。”秦落烟硬着头皮,极力表现得自然一些。

    “没什么的话就请你赶快写回信吧,主子交代了,你的信也要八百里加急送回去的。”霓婉说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酸溜溜的,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呢,竟然八百里加急,那可是累死了两匹马之后送来的信。

    “还要回信?”秦落烟惊讶的低呼出声,尼玛,傅子墨这是要闹哪样,这种春宫图让她怎么回信?难不成她也画张不穿衣服的图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