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二十六章 情哥哥小妹妹
    穿过全竹制的长廊,一行人来到了竹楼的会客厅,因为是竹子的结构,会客厅并没有一般建筑的大,两侧摆放了十来把竹制的藤椅,正中间放着一个青铜的香炉,香炉里檀香妖娆,白色烟雾升起,给人一种仙家香火的错觉。

    主位上,是一名中年男子,男子肌肉发达一看就是长期习武的人,他留着半尺长的胡须,胡须很黑,让他整个人的感觉也越发的成熟稳重了起来,坐在他左手边的还有一个容貌上佳气质娴熟的夫人,两人见门口来人,率先开口的不是中年男子,而是那夫人。

    “扇儿来了啊,几年不见,这容貌是越来越俊俏了。”夫人冲李昀扇招招手,眉眼都带着宠溺和喜爱。

    李昀扇上前给那中年男子和夫人行了一礼,道:“见过叔父、叔母。”

    “嗯,你叔父可是念叨你好久了,这次来可一定要多住几天,还有你那纯儿妹妹,一听说你要来,现在还在房间里打扮呢,说是要以最美好的样子来见你呢。”那夫人打趣着说,倒是让李昀扇脸上多了一抹不好意思的感觉。

    尤其是那夫人说话的时候,目光似乎在打量李昀扇身后的人,似乎是在寻找什么,给秦落烟的感觉很像前几日刚到李家别院的时候,李仲皁的眼神。

    他们都忍不住在打量李昀扇带来的人,可是……他们到底在看谁呢?

    秦落烟心中疑惑,心底就越发多了一抹警惕。

    李昀扇和那中年男子寒暄了几句,这才开始介绍身后的一行人,当介绍到秦落烟的时候,他郑重的说道:“这就是我提过的秦峰,一双手最是巧妙,这次叔母想要的东西,多半都要靠她来完成了。秦峰,你也来见过我叔父李海和叔母罗琴。”

    秦落烟上前,对两人行了抱拳礼问好,那两人不着痕迹的互看了一眼,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可那笑却并不达眼底,让秦落烟直觉的就有些不欢喜。

    众人分两旁而坐,很快就有人上了热茶上来,经过一番交谈之后,原来这次是罗琴前些日子外出的时候受到了刺杀,所以李海就想让人给她做一件防身的武器,罗琴原本就有些功夫底子,虽然不是很厉害,可是用一半的武器还是没有问题的。

    由李昀扇牵头,厅里的几位匠人们都商量了一番,因为各自擅长制作的武器并不一样,所以几人觉得最后还是自个儿做自个儿的,回头送过来给罗琴挑选为好。

    这个方法罗琴也表示满意,原本只是打算要一件的,这一下每个人做一件,她倒是有了更多的选择,而且剩下的还能给自己的儿女用,何乐而不为?

    几名匠人又上前询问了罗琴平素里的喜好和习惯,毕竟一件趁手的武器必须要和使用的人日常相关才能让她用得习惯。

    方案出来了,接下来就需要一个制作武器的地方和设备了,在这片绿洲上,并没有什么大的铁匠作坊,只有后院一个小院子里有个铁匠房间,还是平素里用来安置个马蹄什么的。几名匠人看了之后都摇摇头,表示还是去城中寻作坊比较合适。

    秦落烟也点头,毕竟对这里她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所以也并不想在这里多呆。

    一行人正准备起身告辞,从会客厅后门处却突然响起了银铃般清脆的声响,那声音叮铃叮铃,倒像是精致的步摇摇晃的时候发出的声音,这样的声音让人瞬间联想到了美好的少女,头戴步摇,走路娉娉婷婷婀娜多姿。

    “扇哥哥。”不过转瞬的功夫,会客厅后门处就出现了一个打扮得很精致的女孩儿,约莫十七八岁,正是青春正好的年纪,她穿了一身粉色的罗裙,眉眼都经过细心的修饰,容貌本就非常好,又经过一番装扮,更是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去。

    李昀扇回头看了一眼那少女,眼中却并没有惊喜,反倒是眉头不自觉的皱了皱,“纯儿妹妹来了啊。”

    李纯儿浑然不顾周围人打量她的目光,小跑着就来到了李昀扇的身边,牵起他的袖子就撒娇道:“扇哥哥,你看纯儿今天好看么?我可是专门为你装扮的。”

    在古代,女子讲究的是矜持,可是这李纯儿一出来就说出这么直白的话,倒是让在场的众人都吃了一惊。尤其是主位上的罗琴和李海,两人的表情都闪过一丝尴尬,却也并没有阻止的意思,只是罗琴出声训了一句,“纯儿,你一个姑娘家,也不知道害羞。”说着就笑了起来。

    李纯儿回过神冲罗琴吐了吐舌,调皮的道:“有什么好害羞的,我将来是要嫁给扇哥哥的,反正以后都是扇哥哥的人,不过是迟早的问题而已,现在我就要和扇哥哥多亲近亲近,将来感情才能好呢。”

    她又回过头,问李昀扇,“扇哥哥,你说对不对?”

    李昀扇被她问得头皮发麻,不自觉的往秦落烟的方向看了一眼,那眼神中有着连他自己都没有的慌乱,“纯儿,别胡说,当初儿时的戏言,怎么还当真了?婚姻之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们怎么能擅自做主,这种话以后万万不可再说了,对你的清誉影响不好。”

    那李纯儿一听,立刻就红了鼻子,“扇哥哥,你怎么突然不喜欢纯儿了?你说过的,等纯儿到了出嫁的年龄了就来娶我的!总之我不管,等你娶了那个女人之后,你就得来娶我!那个女人你必须得娶,我也拦不住,可是扇哥哥你总不能因为那个女人就不要纯儿了吧,难不成你还真会喜欢那些外面的女人?”

    外面的女人?秦落烟越听越疑惑了,忍不住拿起一旁的热茶喝了几口,这李昀扇难不成也和傅子墨一般,曾经有着一档子的风流烂事?

    不自觉的又想起了傅子墨,秦落烟顿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尤其是他那一张春宫图,到现在都还能让她脸红心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