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二十七章 挑衅
    李纯儿越说李昀扇的脸色越难看,最后直接甩开了李纯儿的手,轻声喝道:“纯儿!说话注意分寸!”

    见他动了怒,李纯儿眼中一片委屈,眼眶也瞬间就红了,她转过头求救般的看向自己的父母。李海轻咳了一声,这才道:“好了,这件事暂且不提了,这马上就要到午时了,别的不说,我们还是先去吃饭吧。诸位远道而来,还望不要客气,能让我和我夫人能略尽些地主之谊。”

    李海的面子,李昀扇还是要给的,所以这才缓和了一些表情,站起身带着一行人就往饭厅去。其他人见以李昀扇马首是瞻,见李昀扇心情不好,众人也不好说什么,只能默默的跟了上去。

    秦落烟也悻悻的走在了队伍的最后,走在她前面的就是萧凡几人,白日的萧凡目光清澈,不过骨子里依旧是一片苍茫,虽说看上去平庸无奇,可是还是免不了给人一种木讷的感觉,好像比起以前来并没有任何的变化。

    她心中忍不住有些着急,这周先生的药也在坚持用,怎么会一点儿起色都没有呢?

    李纯儿很不服气,还想说些什么,可李海和罗琴都狠狠地瞪了她,她便咬着下唇将要说的话都咽了回去。

    午餐准备得很丰盛,摆了好几个圆桌,最上方的桌子当然是给李昀扇和李海等人留的,秦落烟很自觉的走到了萧凡几人的那一桌,只是还没坐下,就听李昀扇喊道:“秦峰,你过来陪我做。”

    秦落烟身体僵硬了一瞬,还是有些不自然的转身往主桌的方向走了过去,旁边的几名匠人见了,眼中都有些鄙夷的意思,在兵器作坊里,李昀扇对秦峰的照顾是众人所见的,都在传言说两人是断袖的关系,所以这些匠人便都觉得秦落烟是靠着美色得了李昀扇的宠幸,所以才处处都占了便宜。

    说来可笑,如果秦落烟如今是一个女人倒罢了,可她分明顶着一张男人的脸,竟然还是被人当做了美色上位的出头鸟。

    李纯儿坐在了自己母亲的身边,忍不住小声的凑近罗琴的耳边问:“娘,不是说扇哥哥会将那个女人带回来吗?怎么这一行人里面都没有女人呢?”

    罗琴白了她一眼,虚手指了指她的鼻头,小声道:“你呀,可别再捣乱了,你知道那个女人对于我们家族来说非常的重要,所以不要和她正面冲突,知道吗?”

    “娘,这个我知道的,我说了,就算要扇哥哥娶我,也是在他娶了那个女人以后,我不会和她抢的。娘,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那个女人在哪儿呢?”李纯儿还是不依不饶的问这个问题。

    落烟叹了一口气,拗不过她,只能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秦落烟的方向。

    李纯儿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看见了一张容貌平平的男人的脸,惊得险些叫出了声,她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扯着自己娘亲的袖子道:“娘,您不是开玩笑吧,那分明是个男人啊……难不成扇哥哥是个断袖?可是不可能啊,大祭司的预言从来没有出过错的,他说这个女人能改变李家的命运,那就应该是个女人啊……”

    罗琴又摇了摇头,“都让你平时跟你几个哥哥好好学学江湖上的事,你难道不知道有人皮面具这种东西吗?虽然她的容貌和喉结都掩饰得很好,可是从他的动作和身形来看,还是多半是个女人的。”

    李纯儿听了,忍不住又仔细去看秦落烟,只是这一次,她的眼神里便是藏也藏不住的嫉妒了,命运!就因为命运!所以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女人就要抢走她的扇哥哥!她虽然不能违抗家族大义,可是却也不服气这命运的不公平。

    秦落烟觉得自己真是躺着也中枪,由始至终,她根本就没有说过一句话,所以更不可能得罪这刁蛮的大小姐,可是这大小姐看她这敌意的目光是怎么回事?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

    “你多吃点儿菜,不用理会其他人。”李昀扇不是没有发现李纯儿对秦落烟的敌意,所以便忍不住出声安慰道。

    秦落烟嘴角一抽,看着碗里多出来的红烧肉,你这是赤果果的替她在拉仇恨啊,你不做这番安慰还好,做出来之后没见那李大小姐的脸色更难看了么?对于智商在线,情商完全不在线的李昀扇,她实在是有些无力吐槽。

    李纯儿气得胸口抽痛,从小到大,李昀扇在她的心目中都是冷酷又高傲的,不要说给人夹菜这种事,就是随便给人一个笑脸都可以让人感恩戴德了,可是现在他居然替那个女人夹菜?

    “扇哥哥……”李纯儿到底没有忍住,站起身将自己的碗伸了过去,“我也要吃红烧肉!”

    李昀扇皱了皱眉头,却并没有动筷子的意思,“那红烧肉不是摆在你的面前吗?你自己夹比我夹方便。”

    秦落烟真是有种挖个坑钻下去的感觉,李昀扇倒是无所谓,她一个小角色,实在不想因为这莫名其妙的事得罪这种刁蛮的小姐。她叹了一口气,赶紧将自己碗里的红烧肉挑到了李纯儿的碗里,“李小姐吃吧,我这段时间不能吃荤腥的东西,正好不能吃呢。”

    她对你们家这位公子爷也没意思,莫名其妙惹上一身腥,她也很无辜的好么?

    情敌的举动,无论是好意还是恶意,都不会带来对方任何的好感。

    秦落烟的这番举动在李纯儿看来就是赤果果的挑衅了,李纯儿猛地将往搁在桌子上,喝道:“你算什么东西,你的筷子那么脏,给我夹的菜能吃么?”

    “呃……”秦落烟有些无语,她一口菜还未吃,这筷子是动都没动过的,哪里就不干净了?她原本还想解释一番,可是看着李纯儿嚣张的嘴脸,她突然就不想说话了,对待这种刁蛮任性的女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装柔弱。

    男人们骨子里都是喜欢柔弱的女人的,尤其是这种闹冲突的时候,她何必去扮演一个女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