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二十八章 神秘之行
    所以,几乎一瞬间,秦落烟脑子里腹黑的小魔王就跳了出来,她轻轻地咬了咬下唇,然后缓缓的低下了头,刘海遮住了她的眼睛,可是她的动作和神情已经表现出了无限的委屈,俨然一副白莲花受了委屈的形象。

    虽然她是顶着一张男人的脸,如果平时做出这一番姿态肯定让人觉得有些恶心,可是有一句话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这样的姿态落入李昀扇的眼中,偏偏就成了楚楚可怜的形象。

    李昀扇心头一跳,几乎想也不想猛地一拍桌子,冲李纯儿吼道:“你说谁是东西?李纯儿,若不是看在叔父叔母的面子上,你当真以为我就不敢教训你了?”

    “教训我?”李纯儿眼眶中瞬间涌出了热泪,“从小到大,表兄表妹之间就属我们的感情最好,你不是从来都是护着我的么?怎么他一出现你就变了?他到底哪里比我好?”

    李纯儿这一番话出口,立刻让在场的人面面相觑尴尬到不行,你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吃醋,这本身就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而且你还说得这么理直气壮,到是让其他人极力去掩盖的断袖事实被推到了人前来。

    “我以前觉得你只是天真了些,没想到今日见你,你竟然变成了如此刁蛮任性!李纯儿,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你再对他出言不逊,我就对你不客气!别忘了,归根结底我是什么身份,家族里的规矩,你当真不记得了么?”李昀扇动了怒,气红了脸。

    罗琴赶紧站起身将李纯儿拉到了身旁,训斥道:“纯儿,不得和你表哥无礼!你真是越大与没分寸了,来人,还不将小姐送回房间去!没有我的允许,这几日都不要让她出来了!”

    有两名老妈子立刻就迎了上来,左右扯着李纯儿的胳膊就走了。

    罗琴和李海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表面上在斥责自己的女儿,可是眼中似乎对李昀扇也生出了一丝不满。还是李仲皁连连打圆场道:“李庄主消消气,令千金年纪还小,想来李大人也不会和她一个孩子计较的。”

    有了台阶,李海也不能撕破脸,只得点头应声是,不过看秦落烟的目光明显的比先前犀利了许多。李昀扇当局者迷,可是他们这些旁观者却看得清楚,先前秦落烟的柔弱分明就是故意装出来的,有这份心机的女人,哪里又是个好相处的?

    午饭后,几名急着回城中做武器的匠人就提出该回程了,李昀扇却说他还有些事情要和庄主单独说,所以便让李仲皁带着其他人先行回去了,只是留下了秦落烟和萧凡几人。

    留下的时候,萧老和那女人脸上都是一喜,因为他们觉得,李昀扇避开这么多人,要谈的,肯定就是庚金的事了,而且也觉得这段日子来萧凡对李昀扇的讨好也没有白费,果然还是让李昀扇另眼相待了。

    倒是秦落烟心中没有那么乐观,如果李家的势力如此之大,那想要查出庚金的源头就无异于是虎口拔牙,这本分就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事。

    等李仲皁一行人离开之后,李昀扇便带着剩下的人又来到了会客厅,只是这一次,会客厅里只有李海一个人在等着了,而且李海已经换了一身轻便的装扮,黑色的劲装越发显得他的武功高强来。

    “叔父,都准备好了么?”李昀扇问道。

    李海看了一眼李昀扇身后的人,皱眉道:“贤侄,你确定他们都是信得过的人吗?”

    李昀扇点了点头,“放心吧,既然是我带来的人,肯定都是信得过的,而且这次去那里,他们可能都帮得上忙。”

    “既然你这么说了,我自然也没什么意见。”李海这才同意了下来,又转身在前引路,“骆驼都准备好了,就在后院门口,我们这就可以出发了,天黑之前应该能赶到。”

    秦落烟和萧老等人都还在疑惑,不过李昀扇却并没有解释的意思,只是说这是去采买庚金。

    果然,一听到采买庚金,萧老和那女人的眼神都亮了,两人兴致勃勃的表示一定要为李昀扇尽全力云云。

    李昀扇也不置可否,除了在面对秦落烟的时候,其他时候的他还是很高冷的。

    后院果然已经准备好了十几皮骆驼,李海自己踩着脚蹬上了骆驼之后,又招呼大家也上去。

    “我们就骑骆驼去那个地方吗?”秦落烟看着比自己还要高出两个头的骆驼,心中有些没底。

    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李昀扇爬上骆驼之后便向她伸出了手,“你和我共乘一匹吧,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秦落烟是想逞能的,不过又觉得如果自己不熟悉骆驼的习性的话,万一真出了什么危险便得不偿失,所以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拉着李昀扇的手,踩着脚蹬爬了上去。

    萧老单独乘坐一匹,那女人和萧凡乘坐了一匹,后面还跟了五六个侍卫,每一匹骆驼身上头带了不少的水和食物,准备得很充分,倒不像是一两天就能回来的样子。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一行人便从绿洲的另一头走出了这片山坳,虽说是个冬日的季节,可是这荒漠之后,烈日当头,越往前走,便越是给人一种要被烤焦了的错觉。

    “把脸包好了,这日头很烈,晒上一刻钟的话就会脱皮的。”李昀扇双手拉着缰绳,将秦落烟圈在怀中,这姿势就很亲密,他似乎对此很满意,所以态度和语气都轻柔了许多。

    秦落烟则是坐的一脸的不自在,若非她是一个现代女人,没有这里的女人这么矫情,她怕是早已经不好意思的跳下骆驼去了。她点了点头,道:“我知道的,只是……我们真的是去采买庚金吗?你就不怕我们将来泄露了庚金的采买秘密?”

    “不怕。”李昀扇只简单的说了两个字,并不再回答其他的问题,不经意间往后看了一眼萧老等人,轻声在她耳边道:“我说过,为了你,我可以做我尽可能做的事,这可不是一句空口白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