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三十一章 通过寒潭
    “哦,那你怎么办?”秦落烟不疑有它,将珠子收了起来,她不会武功,这样的寒潭她未必抵抗得了,她没有看见,当李昀扇将珠子交给她的时候,旁边的李海一双眼珠子险些瞪了出来。

    “我还有,你不用担心。”李昀扇回给她一个放心的笑容。

    “谢谢。”秦落烟点点头,随即便将珠子小心翼翼的收好。

    李海张口就想要说话,却被李昀扇凌厉的一个眼神给阻止了,“可是……”

    “叔父,我们时间不多了,一会儿还要赶出去,就麻烦你在前面带路了。”李昀扇拱手行礼,让李海来不及说出想要说的话。

    李海摇了摇头,只得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到底还是没有再说什么。他将自己的袖子和裤脚都捆扎住,然后猛地呼一口气之后一头便扎入了寒潭之中,只听噗通一声,不过瞬间就看不见李海的身影。

    “好了,我们也该下去了,你走中间,我殿后。”李昀扇细心的替秦落烟挽起袖子,秦落烟觉得这动作过于亲密,有些不自在,赶紧退了一步,自顾自的整理好。

    “那我下去了。”秦落烟说着也深呼吸一口气之后跳入了寒潭之中。

    彻骨的冰凉瞬间冲击了所有的毛孔,因为没有时间做游泳前的准备,所以她很担心如果万一遇到抽筋的情况,可是出乎她的预料,只是一瞬间的寒冷之后,她就感觉到怀中一股暖流升了起来。

    她正疑惑,茫然的低头一看,就看见自己怀中隐隐有光芒闪现出来,她瞬间明白了,原来这暖流就是来源于先前李昀扇给她的那颗宝珠。没想到这世上竟然真有如此神奇的物价,以前听说什么避水珠之类的,还以为只在神话故事里才会出现,没想到她竟然真的看见了这种在寒冷情况下能散发热量取暖的珠子。

    因为有了这颗宝珠,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之后,她便丝毫感觉不到寒冷了,她心中高兴,赶紧搜寻着李海的身影,原来李海就在她身前一丈的地方,寒潭里,漆黑一片,若不是能看见李海身上也带着这宝珠,隐隐有光芒亮出,她还看根本看不见他。

    她往李海身旁游去,靠近李海之后这才回过头去寻李昀扇。

    可是……

    黑漆漆的世界里,没有丝毫的光亮。

    她转过头,看向李海,用手比划着,似乎在问,“李昀扇呢?”

    李海则是皱着眉,一瞬不瞬的盯着后方,黑暗中他的表情看不真切,只是好一会儿,他缓缓地摇了摇头。

    秦落烟心中越发的紧张了,突然,一瞬间,她就想明白了什么。

    这宝珠只有两颗,李昀扇将宝珠给了她,所以他自己身上是没有什么能发光的东西的!所以漆黑的世界里,他们发现不了她。

    秦落烟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了起来,她想挣扎着往回游去寻李昀扇,却被李海突然拉住了胳膊,她正要反抗,身前突然冲出一个人影来。

    她一惊,险些吐出一口气,不过随即借着怀中宝珠的微弱光亮,她看见了是李昀扇的脸,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三人集合完毕,便排列整齐往前方游去。寒潭深幽,前路漫漫,时间在诡异的安静中流逝。

    按理说,这样的寒潭不该如此简单没有丝毫危险才是,可是一路上,秦落烟就是没有感觉到任何危险,越是安全,她心中反倒越是没底,可是时间紧张也不容她多想。

    终于,李海率先冒出了水面,然后他迅速上岸之后掏出火折子点燃了岸边的桐油灯,世界又恢复了光亮,秦落烟借着那光亮也跟着冒出水面。

    明明只是一分多钟的时间,她却觉得宛若过了一个世纪那般长久。

    “来,我拉你上岸。”李海立刻伸手来帮忙,秦落烟抓着他的手,然后一个用力就上了岸。

    说来也奇怪,身上的衣服都被寒潭水打湿了,原本出水的时候应该是最冷的,可是因为有宝珠在身,她却丝毫不觉得冷,她忍不住对李海笑道:“李叔,这宝珠真是厉害啊,避寒效果居然如此神奇。对了,这寒潭中的机关也被清楚了么?这一路上都没感觉到危险。”

    “这寒潭没有机关……”李海却没有笑,不但没笑,反而面色很严肃,他忧心忡忡的看向寒潭水面,声音听上去有些飘忽,“不过,这寒潭可没有你想的那样的安全……”

    “怎么说?”秦落烟疑惑,正想问,突然惊觉他们两人都是上来好一会儿了,怎么李昀扇还没出来?

    她有些紧张,然后蹲下身趴在寒潭边去往寒潭里看,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她竟然吓得后退了半步,因为那寒潭的水里,浸透着隐隐的红色,伴随着那红色,还有一种似有似无的血腥味道!

    “是血!”她低呼出声,忍不住趴在寒潭边上叫喊起来:“李昀扇!李昀扇!”

    进入这寒潭的只有他们三人,她和李海身上都没有伤痕,这些鲜血从何而来可想而知。

    一种未知的恐惧笼罩着秦落烟,她突然有些后怕,如果李昀扇因此而出了什么事,她一辈子良心都会不安,虽然对他没有爱意之情,可是,她却也不能让他因为她而死!

    “李昀扇!”秦落烟又咬牙嘶吼出声,一双眼睛死死的等着那寒潭的表面,可是寒潭很安静,没有一点儿声音,她回过头,又冲李海吼道:“李叔,这到底怎么回事,我们就不能做些什么吗?”

    李海一脸的犹豫,在岸边来回踱步,也是焦急,不过却依旧生硬的道:“我们现在什么办法都没有,只能等。不过,他应该没有生命危险,就是……就是……唉,这时间也有些不对劲,就算没有危险,按照以前的惯例他也该出来了才对,可是这都超过以前的时间好一会儿了……”

    他的话声还没说话,就听哗啦啦一片水声响起,然后寒潭表面终于冒出了李昀扇的身影,他赶紧冲到潭边伸手一捞,将李昀扇立刻拉出了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