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三十二章 龙头酒壶
    秦落烟也赶紧跟过去,急切的问:“你没事吧,刚才出了什么事?”

    李昀扇的脸色有些苍白,他清了清嗓子,疲惫的摇了摇头,道:“没事,只是先前呛了一口水,所以耽搁了些时辰而异。”

    “那水里的鲜血是怎么来的?”秦落烟狐疑的盯着他的眼睛,他的说辞怎么都让人不放心。

    李昀扇似乎早就料到了她会这么问,所以扬起手将手中抓住的东西给她看,“不是我的血,是它们的。”

    他的手中抓着一条巴掌大的小鱼,只是这鱼和普通的鱼有些不一样,这鱼的眼睛泛白,没有丝毫的光亮,倒是那口中的牙齿,森然尖锐,让人看上一眼就毛骨悚然。这鱼已经被捏死了,鱼的身上倒的确是留着还未干涸的鲜血。

    “一条鱼就流了那么多的血?”秦落烟还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李昀扇扯出一抹淡然的笑,戏虐道:“怎么可能一条,刚才我可是遇到了一群这样的鱼,要不是我身手灵活,没准儿现在寒潭里都出不来了。说起来你们运气怎么那么好,竟然一条鱼都没有遇到,倒是我,这运气……唉……”

    他自嘲的语气,在这样安静的环境下,不自觉的就让人放松了警惕。

    秦落烟将信将疑,李昀扇却在李海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又道:“好了,先别说这个了,我们的时间本来就不多,就不要再耽搁了,我们赶紧进去吧。”

    李海想要扶着李昀扇走,可是李昀扇摇了摇手便松开了李海的胳膊。李海脸上的担忧越发浓郁了一分,到底还是转过身去走在前方引路。

    秦落烟和李昀扇都跟在李海身后,不过走了十几丈的距离就来到了一个独立的山洞,只是……

    当秦落烟站在山洞门口往里看的时候,心底还是忍不住掀起了惊涛骇浪,甚至连双脚都有些发软。

    山洞里,并不黑暗,反倒是四周碗大的夜明珠将山洞照得亮如白昼,山洞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高约莫二三十米,山洞里堆放满的,只有一样东西,庚金!

    庚金的价格和黄金的价格差不多,可是这里的庚金宛若一座小山一样,每一块庚金都被人垒了起来,搭建成了类似于金字塔的形状,她粗略的数了一下,这样二三十米的庚金金字塔就有十几座。

    这可是富可敌国的巨额财富!难怪那么多的势力费尽心思的去讨李昀扇的喜欢,就是为了打听出这庚金的一点点消息。

    不过这些庚金都是已经开采好了的,却并不是庚金开采的源头,可以想象,那庚金开采的源头,又会是怎样一种壮观得让人灵魂飞升的场景。

    “快进来啊,还愣着做什么?”走在前面的李海从先前寒潭边上开始,对秦落烟就似乎有了敌意,尽管这样的敌意让秦落烟有些莫名其妙。

    李昀扇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然后温柔的对秦落烟道:“走吧。”

    秦落烟点点头,跟上李昀扇的脚步,却忍不住问:“你每次外出采买庚金,其实就是来这里拿的?然后钱都入了李家的口袋?”

    她的问题,让李昀扇有些失笑,“你可知李家为了探索出这样的一个山洞花了多少人力物力?所以,当然是要用这庚金挣回来的。”他没有否认,因为无论是怎样的势力,金钱都是必不可少的基础,没有钱,想办成其他任何事都是枉谈。

    “说的也是。”秦落烟点点头,又道:“那我们怎么装?”

    李昀扇指了指一旁被随意丢弃的箱子,“用那些箱子装,这次我们只进来了三个人,所以只需要搬一箱出去就行了。不过……”

    “不过什么?”秦落烟见他面色有异,心中又涌出一股子忐忑的感觉来,这种感觉在当初李昀扇和李海带她和萧凡一行人来这月魂峡谷的时候就曾经出现过。

    李昀扇摇了摇头,却终究没有说什么,哪怕时间如此紧张的时候,他也并没有立刻去用箱子来装庚金,反倒是带着秦落烟一直往前方走。

    李海走在最前头,他在山洞的正中间停了下来。

    秦落烟和李昀扇跟了过去,才发现原来这山洞的正中间有一个半人高的玉台,玉台的正中央摆放着一个形状像是酒壶的器件,一般的酒壶只有一个壶嘴,而这个器件竟然有九个壶嘴,每一个壶嘴都被精心雕刻成了龙头的形状。

    “秦兄弟,你来看看这物件,看看有什么蹊跷没有,能不能打开?”厉害站在玉台边上,一双眼睛充满光亮的看向秦落烟。

    秦落烟嘴角一扯,难不成他们带她来,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的?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那她反倒是放心了。

    人类最大的恐惧,总是来源于对未知的恐惧,一旦知道了真相,恐惧反而会慢慢的淡化。

    “好,我试试。”秦落烟应了声,这才靠近石台,伸出手,她小心翼翼的摸索着那龙头酒壶的每个角落。

    见她模样认真,李海和李昀扇禁不住互看了一眼,从当方的眼中都看出了紧张和期待。

    “卡塔”

    一道清脆的响声,在安静的环境下尤其的明显,那一瞬间,李海和李昀扇两人的眼中竟是能放出光来!

    “解开了!竟然解开了!”李海高兴得险些语无伦次,一个巴掌接着一个巴掌的拍打着自己的后脑勺,四十多岁的人了,愣是傻笑得像个吃了喜糖的孩子,“贤侄,你看见了吗?解开了!”

    “嗯。”李昀扇虽然没有他那么失态,可是脸上也是藏不住的兴奋,尤其是看秦落烟的目光,越发炙热了起来。

    秦落烟从容的笑着,这龙头水壶也是一个高级的机关,虽然也是属于很复杂的那一类,可是却也并没有想象中那般无敌,至少,她觉得不只是她,就算是萧凡、吴懿,还有天机阁长老以上的人都能打开的。

    “咦,你的手划伤了?”李昀扇眼尖的发现秦落烟的食指处正在流血,立刻露出担忧的表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