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三十三章 撕破脸
    秦落烟也是一惊,先前太过专注于解开这龙头酒壶,倒是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指被划伤了,被李昀扇指出来,她才发现许是先前拨动机关的时候划伤了手。

    她浑然未觉,李昀扇和李海两人的眼神此刻都非常的诡异,因为他们的视线都落在了那壶盖上,胡盖上,原本是一颗白色的明珠,而此时,那明珠已然变成了鲜艳如血的红色。

    以前他们不是没有找人来解开过这机关,毕竟天下人才济济,要找出能解开酒壶机关的人并不在少数,可是,解开机关却也依旧打不来这就会,唯有秦落烟,将这个酒壶打开了。

    所以,他们坚信,不只是要解开机关,而且需要特殊的方法。

    只是连他们都没有想到,这关键竟然是鲜血!

    “你们的眼神怎么怪怪的?”秦落烟狐疑的盯着两人看。

    两人同时一怔,赶紧收起了眼中的震惊,然后摇头道没事。

    李海伸手去拿壶盖,想要看看那龙头酒壶里究竟有什么装着的是什么,可当他的手触碰到那壶盖的一瞬间,一阵眩晕的感觉袭来,他还以为是他一个人的幻觉,可是再看李昀扇和秦落烟,两人也是身形晃晃神色大变。

    “怎么回事?”秦落烟惊呼出声,李昀扇目光落在那胡盖上,却见那胡盖上的明珠又变成了白色,他一把将那壶盖从李海手中取下,然后放回了壶口上。

    地动山摇般的眩晕感觉瞬间消失,只有一些尘埃从上方扑簌的掉了下来,证明了刚才发生的一切不是他们的幻觉,而是那般真实的存在。

    三人都还心有余悸,这山洞距离出口已经很远,如果山洞真的要坍塌的话,他们绝对不可能从这里活着逃出去!

    “看来是她的血打开了这龙头酒壶,也只能是她的血才能打开这酒壶!”说出这个事实的时候,李昀扇心中还久久无法平静。

    其实骨子里,他对于家族命运的说法并不十分深信,可是大祭司却又从未算错过,所以他也是将信将疑,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彻底信服了。原来,有些事情真的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的。

    这次来这个山洞取庚金是假,实则就是家族的命令,让他带着秦落烟来试试她能否可以打开这酒壶的秘密,谁知道,她还真就做到了!

    “你在说什么?我的血?”秦落烟不是个愚笨的,所以当李昀扇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自然的就猜出了几分,“所以,你们带我来,根本不是为了娶庚金,而是为了这个?”

    看着秦落烟脸上失望和愤恨的眼神,李昀扇很想对她说不是,可是嘴唇动了动,却又偏偏说不出口,他不想欺骗她!从他认清自己的真心开始,他便不想再欺骗她!

    他的沉默,让秦落烟瞬间明白了所有,她嘲讽的笑了笑,“看来你一直以来对我做出的喜欢态度,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了,怎么,我的表现还能让你们满意吗?”

    虽然她对李昀扇并没有爱情,可是不代表她就能接受被别人利用!当初的殷齐也是,当她好不容易对他放下戒心接纳他成为朋友的时候,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给她上了深刻的一颗,如今,在李昀扇的身上,历史再一次重演,他对自己的特别,归根结底也不过是利益而已。

    “你……”李昀扇哽咽了一声,道:“你别这样笑,求你了。”

    一个求字,他将自己的地位摆到了最低处,堂堂的李家嫡系子弟,在一个女人的面前摆出如此地位的姿态,他却并不觉得可耻,他一心只想着秦落烟能原谅他先前的隐瞒。

    秦落烟冷哼一声,没有去看他,只是脸色的疏远表情比之前更甚了七分,浑身上下都散发出生人勿进的气息。她拿起那壶盖,“既然只有我能打开这壶盖,我倒是也想看看这里面究竟藏着什么秘密了。”

    果然如李昀扇猜想的那般,当秦落烟拿起壶盖的时候,山洞里很平静,一点儿异常都没有发生。

    秦落烟率先凑过去往壶口里看,从里往外看,竟然发现这玉壶是玲珑剔透般的有隐隐光亮从外面浸透进去,所以一眼就能看清壶里的东西。

    带着疑惑,她伸手从壶里将拿东西拿了出来,那是一个被卷成了桶状的羊皮纸,她将羊皮纸卷拿在手中,立刻就要打开来看,谁知一直默不作声的李海却突然一把将那羊皮纸卷抢了过去。

    “多些秦姑娘将这羊皮纸卷替我李家取出来,你放心,我们李家绝对不会亏待与你,等出去之后,一定给你万千富贵。”李海说话的时候很有底气,牢牢地抓着那羊皮纸卷,又笑道:“秦姑娘不要怪李某不讲人情,毕竟这件事对于我李家来说干系重大,而秦姑娘虽说将来会是我李家的主母,不过现在还不是,就容我李某人冒犯了。”

    他一席话说得斩钉截铁,却让秦落烟心中忍不住怒火中烧,“你口口声声李家,既然你也知道这是我帮了你李家的大忙,怎么,这就要过河拆桥了?我虽然不是你们的对手,可是让我看一看这里面到底写了什么东西,这个要求不过分吧?这羊皮纸卷好歹是我取出来的,连看都不让看,未免欺人太甚了吧!”

    “可你现在还不是……”李海作为李家的一个掌门,在这件事上似乎并不愿意轻易妥协。

    “不只是现在,哪怕是将来,我也不可能会成为你李家的主母!”秦落烟打断了他的话,没有丝毫的犹豫,“还有,如果你们只是为了打开这一个山洞里的秘密,那我认栽,可是你们若想打开其他山洞的秘密,那不好意思,如果谈不拢合作,那我也爱莫能助。”

    她是在赌,赌其他山洞里也有这样的酒壶,而那些酒壶都要用她的鲜血才能成功打开!

    李海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从见面到现在都并未给过他太多惊喜的女人,在这一刻,竟然聪明得让他有些恐惧,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她竟然想到了如此多的症结,就这份聪慧就足以担当起主母这个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