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三十五章 水中的真相
    当她跳入水中之后,李海才担忧的看向李昀扇,嘴上却抱怨着秦落烟,“这丫头还真是狡诈!撕破脸以后就先跑了,本来我还打算替你抢回避水珠的!”

    “她不是那种人。”李昀扇皱着眉头,说出了这句话。

    “什么不是,那她为何跑那么快?你没有避水珠,先前下水的时候被那些鱼咬成重伤了吧?亏你还小心翼翼的藏着不让她看见,可是你看现在,怕你抢回避水珠,她竟然先跳水走了。”李海越说脸上的鄙夷之情越重。

    李昀扇不目光冰冷的盯着李海,似乎很不喜欢从他的口中听见这种诋毁秦落烟的话,可是,在心底深处,当秦落烟跳水离开的那一瞬间,他其实也是有过失望的,她的果断何尝不让他心中抽痛?

    他想反驳,可是却说不出反驳的话来,到最后,只能面色冰冷的道:“好了,先离开再说吧。”

    李海点了点头,从怀中掏出自己的避水珠塞在他怀里,“你用我的,你已经身受重伤,身上随处都是伤口,血腥味会引更多的鱼过来,到时候你没准儿就被活活啃光了。不过一会儿的功夫,我也能抗一抗。”

    避水珠温暖的感觉从手心往四肢百骸散发,李昀扇眉眼沉沉的低着头,却终究是摇了摇头,“你前两年受了内伤,如今也还没有完全恢复,你也未必能扛下来。还是我来吧,虽然我武功不如你,可是我还有我爹给我的护身甲。”

    “护身甲?”李海恍然大悟,“难怪你现在还能站着说话,原来是有护身甲,我先前还在奇怪,上次那些武功比你李海的护卫下去,也没有活着上来的,原来你是有那东西。你爹还真是宝贝你,竟然将护身甲都给了你。不过……护身甲能抵得了一时,怕是先前也被撕咬得差不多了吧,你确定那护身甲还能护着你?”

    李昀扇犹豫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将避水珠还给了李海之后转身跳入了水中,只是他的身体有些僵硬,在入水的一瞬间就有鲜红的血液浸染开来,想来,是他身上的伤口再次裂开涌出的鲜血。

    那一瞬间,李海的瞳孔曾瑟缩了一瞬,叹道:“李家嫡系这一代的人,总算出了个有担当的。”

    说完之后,李海也跟着跳入了水中。

    漆黑的寒潭水下,伸手不见五指,除了黑暗,还是黑暗。幸好,秦落烟先前已经有了一次这样的经历,所以便并没有惊慌。

    只是,她也并没有像李海预料的一般,跳入水中就走了,她入睡之后反而在寒潭里停了下来,她掏出避水珠,将避水珠拿得远一些,那避水珠一离开身体,刺骨的寒冷瞬间袭来,她一动不动,只是安静的等着。

    不过瞬息的功夫,借着避水珠暗淡的光亮,周围便黑压压的聚集起来鱼群,成百上千巴掌的小鱼儿摩挲着牙齿,每一颗牙齿都宛若尖刺一般闪烁着森寒的光芒。

    看到这个场景,秦落烟便知道,刚才李昀扇说谎了!在这么多鱼的包围下,哪怕是武功盖世也不可能抵挡的了四处的攻击,尤其是这些鱼只有巴掌大,行动灵活又是在水中,人哪里会是他们的对手。

    她就奇怪那么浓郁的血腥味,怎么可能是几条鱼死掉之后散发出来的?那些血,一定是李昀扇的,而且,按照这些小鱼的数量,她甚至不敢去想李昀扇先前被围攻时候的场景!难怪从上岸之后,李昀扇的脸色就白得恐怖,原来,他的血已经流了太多太多,她根本不敢去猜测,李昀扇此刻身上到底会有多少的伤口。

    扑通!

    又一声入水声传来,小鱼们疯狂了,似乎闻见了血腥的味道,全都往那个方向游了过去。

    秦落烟大惊,知道肯定是李昀扇入水了,所以她没有丝毫犹豫的游了过去,果然看见了一个黑影。

    成百上千的小鱼将黑影围绕在中间,似乎是在撕扯着他的皮肉,因为秦落烟已经看见周围的水都变成了淡红色。

    不过,因为她的身上有避水珠,所以当她游过去的时候,周围的小鱼立刻让开了一条道路,似乎很恐惧这避水珠。

    鱼群退开了一条缝隙,让秦落烟看清了里面的情况,果然,李昀扇脸色苍白,身上都浸透着鲜血,可是即便如此,他身上的衣裳却是一点儿都没有破损,不难猜测他的衣裳应该也是一件至宝。

    李昀扇的意识已经有些涣散,猛然看见秦落烟往自己游了过来,本能的就扬起了笑,只是,他不知道,在这样的环境下,他的笑,那般诡异。

    有一瞬间,秦落烟的心微微的疼了一下。

    她咬紧牙关游到李昀扇的身边,展开双手就将他抱在了怀中,然后死死的抱着他的腰,让两人的身体尽可能的靠近。

    她猜测,这避水珠驱赶鱼群是有一定距离的,这个距离不足一个手臂长,所以如果两个人尽可能的靠近的话,也许便都能躲开那鱼群的袭击。

    值得庆幸的是,这一次,她又赌赢了。鱼群果然退开了李昀扇的身边,不过依旧围绕在两人的周围。

    秦落烟不再耽搁,抱着李昀扇便往上游去。

    当她拖着李昀扇的身体冒出寒潭爬到岸边的时候,那些鱼群才不敢信的又潜回了寒潭深处。李海跟着从寒潭里出来,身后还拖着一个大箱子,他看见寒潭边上气喘吁吁抱着李昀扇的秦落烟,有瞬间的诧异。

    “你没走?”李海心中震惊,忍不住就问了出来。

    秦落烟这才明白他在想什么,冷笑道:“你以为我会丢下你们走了?不会,不管怎么说,你们从未对不起我过,你们不是我的敌人,所以,我便不会就这样离开。”

    而且,她不喜欢欠人情,李昀扇越是对她付出得越多,她便越是觉得心中愧疚,先前在寒潭里,她便想试试看李昀扇到底有没有隐藏什么,谁知道,还真被她试出来的。这样也好,至少,她能少欠李昀扇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