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三十六章 给一个圆满
    李昀扇将头靠在秦落烟的胸膛上,身体虽然虚弱,但是却耳聪目明,将她说的话都一字一句的听在了耳中,感受着从她身上传来的热量,他甚至希望时间就此停留。

    “你还能站起来吗?”只可惜,秦落烟的询问打破了他的憧憬,她微微将他推开了一些。

    李昀扇眼神立刻暗淡了下去,缓了缓,却没有立刻就动,而是道:“我怀中有一瓶补充血气的丹药,你给我吃一颗我应该就能站起来。”

    秦落烟点点头,也不顾男女之别,伸手就去他怀中掏出了一个小瓷瓶,“是这个吗?”见李昀扇点头之后,她才从瓷瓶里倒出一颗来喂他吃了。

    那丹药效果似乎很好,李昀扇缓了几个瞬息的功夫之后便在秦落烟的搀扶下站了起来。三人沿着来时的路又往外走去。

    许是在山洞中呆的时间有些长了,所以当他们走出山洞的时候,不时的从身后传来机关启动的轰隆声响。三人更是不敢浪费时间多说话,而是拼了命的往前走,直到脚步迈出山洞口的时候,三人尽皆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再回头的时候,便看见山洞入口处,两侧有隐隐的寒芒闪现,机关,似乎已经完全恢复了,果然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能出入这里。

    李海将那装满庚金的箱子绑在了骆驼的背上,然后将李昀扇的骆驼摔在了自己骆驼的身后,他搀扶着李昀扇上了后面的骆驼,又对秦落烟道:“秦姑娘,这回去的时候,就要麻烦你照顾少主了。”

    这一次,他称呼的不是贤侄而是少主。

    李昀扇目光中闪过一抹诧异,随即便又释然的对李海点了点头。

    “嗯,我知道的。”秦落烟应了一声,也在李海的搀扶下爬上了骆驼。

    由李海骑着前面的骆驼走,秦落烟扶着李昀扇坐在后面的骆驼上被动的被牵引前行,速度比来的时候自然就慢了许多。

    峡谷中依旧很黑,两匹骆驼身旁的火把变成了唯一的光线来源。

    “叔父,往峡谷里的死亡之地方向走。”李昀扇虚弱但坚定的道。

    李海回头,有些诧异,“为什么,你伤得这么重,当然要快些出去找大夫给你治疗才行。而且那死亡之地……”

    “我无碍,我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做完。”李昀扇说话的时候,不自觉的看了一眼秦落烟一眼。

    秦落烟知道,他说的是帮她对付天机阁的人这件事,“你的伤要紧,对付他们,以后还有机会。”虽然有些不甘心,可是秦落烟却也不想让这样的李昀扇再去为自己拼命,有些东西,她还不起。

    可李昀扇却坚持摇头道:“不!我答应过你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

    “真的不用!”她的仇,她哪怕去求傅子墨,也不想让李昀扇再为她做什么。

    她无由的怒火让李昀扇的目光越发的暗淡了些,他沉默了一瞬,嘴角一抹哀凉的笑,“也是,没有我,你还有你的相公,他总会为你做些什么的。”

    秦落烟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便对傅子墨已经是一心一意,心里,再也容不下其他人半分,所以亏欠什么的,就罢了吧。仇,是她自己的,犯不着将李昀扇拉下水。

    “叔父,去死亡之地。”在秦落烟还在沉思的时候,李昀扇依旧下了这个命令。

    李海满脸的不赞同,可到底还是懊恼的叹一口气之后骑着骆驼转了方向,凉悠悠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来,“秦姑娘,你也就不要再推辞了。左右如果你已经嫁为人妇和我家少主再没有可能,可是我看得出,少主对你情真意切,你就当是让他心里不留遗憾吧。以后出了这月魂峡谷,桥归桥,路归路,你二人将来未必还有再见的机会。”

    秦落烟原本还想拒绝的,可是一听李海这话又沉默了下来,她怕欠人情,李昀扇心中何尝又不怕留有遗憾。

    就像那些分手的男女们,总是会做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来祭奠自己即将消失的爱情。

    她长叹了一口气,便彻底保持了沉默,李昀扇已经为她做了很多事,这最后一次,就当圆满了他的一段感情吧。

    三人行走在夜色之中,身后偶尔传来稀稀疏疏的声响,连秦落烟都感觉到了一种危险的靠近,就不用说会武功的李海和李昀扇了。

    她眉头拧紧,想回头,却被李昀扇不动声色的扯了扯袖子,他示意她装作不知道。秦落烟心中着急,鼻尖却突然闻见了一阵熟悉的臭味,只一瞬,秦落烟就明白了,身后跟来的人,应该就是天机阁的人了。

    天黑了,所以萧凡的老毛病怕是又犯了吧,所以,那臭味肯定是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的。

    在这样的漆黑的环境下,他们高调的点着火把,自然很快就能引来追兵,而且浓雾反倒是成了他们最有利的隐藏物,他们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殊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当三人来到一片石林的时候,李海便停了下来。因为是晚上,越发让石林显得神秘而恐怖,出了眼前一丈之地,根本看不见在远处的光景。

    “前面就是庚金的采集地了,我们快些过去,搬几箱子庚金回去交差就行了,可别让别人发现了这个地方。”靠在秦落烟怀中的李昀扇提高了声音朗声道。

    李海眼中精光一闪,也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怕什么,这里面我们设置了机关,只有我们知道机关在哪里,别人进去了也是个死。”

    “虽说如此,我们总归的小心一些才是。”李海也应了声,只是他的话声刚落的时候,就有六七个人从浓雾之中走了出来。

    这些人,不是别人,正是天机阁的众人和被挟持了的萧凡。站在最前方的是背影佝偻的云天喜,他的身后跟着两名随从,萧老和那自称萧凡妻子的女人则是左右抓着萧凡的胳膊,萧凡目光呆滞的看向前方,似乎根本没有弄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