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三十八章 死亡之地
    而且,她似乎也意识到,当初云天喜残害天机阁长老们的目的,也许,是每一派的天机阁长老都分得了那一份小图,然后各自让门下的外室将小图带出了天机阁,而那些惨死的匠人,便是各大阁老们的外室弟子。

    想到师傅临死前都没有吐露这个秘密,秦落烟心中就闷堵得难受,就是为了这些残图,云天喜竟然不惜残害同门!还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萧凡如今也是时日无多,远去北冥国的吴懿也没有一点儿消息,这一切都是因为这被世家们争夺的残图!

    有人说,金钱是罪恶的,有人说,罪恶的不是金钱而是人心。秦落烟不管罪恶的是什么,她只知道,这一切都发生了,回不去了,所以,哪怕万劫不复,她也没有回头路了。

    “残图?”李海提高了音量。

    李昀扇的脸色也变幻不停,他脸色沉到谷底,眼神却深邃了起来,“没想到你们天机阁也拥有一份残图,难怪……你们能攀上湘南凌家这根大树,我还奇怪呢,湘南凌家最是自视甚高,连普通世家都不放在眼里,怎么可能让你一个天机阁就成为湘南凌家的势力,原来,你是用残图来换的。哦,对了,上次我揍你的时候,湘南凌家可并没有为你出头,所以我想,天机阁现在还不能完全算湘南凌家的人吧,怎么,湘南凌家让你上交残图才让你入门?”

    云天喜没有想到,一直以来想要隐藏的秘密,竟然就被这两个人这么轻描淡写的说了出来,他处心积虑多年谋划的事,从这两个人说出的时候竟然显得这么的随意!

    “你们知道了又怎么样?总之,今天你们走不了!”云天喜恼羞成怒,表情更是狰狞。

    此时,云天喜的随从也已经走到了秦落烟的面前,其中一名随从回头问云天喜,“阁主,直接杀了他们吗?”

    “先留下李家人吧,毕竟里面的阵法要由他们来破。至于这个匠人,先杀了吧,带着麻烦。”云天喜下令道。

    秦落烟一惊,脸上没有惊慌,只是心中还是忍不住忐忑。当一个人有了牵挂之后,反倒是变得不洒脱了,一想到小御景和傅子墨,她就有些舍不得死。

    所以,当两名随从将连击弩对准她的时候,她想也不想从靴子里拔出一把短匕首,匕首不是刺向那随从的,而是架在了李昀扇的脖子上。

    她不会武功,没有那么多选择的余地,和其他人硬拼都只有一个死,唯独李昀扇,她知道,他不会躲!

    “你们都别过来,你们不放过我,我就先杀了他!”

    两名随从停下脚步,转头看向云天喜。云天喜紧皱着眉头,犹豫了一下,道:“那就先留着他吧。”说完之后,他又指了指李海的方向,“让他先带路。”

    李昀扇被要挟,李海便不敢随意乱动,只能在两名随从的搀扶下往前走,他的脚步有些虚浮,似乎是中了毒之后的反应。

    秦落烟要挟着李昀扇跟在李海身后,密切注意着身后的动静,却在众人都看不见的方位掏出怀中的一个小瓷瓶,倒出两颗药丸,一颗给了李昀扇,一颗扔进了口中。她得感谢周先生的先见之明,临走之前送了这瓶能解普通毒药的解毒丹给她。

    李昀扇倒是没有丝毫犹豫,他似乎从来没有怀疑过秦落烟会伤害自己,所以拿到药丸就悄悄的吃了下去。

    “注意脚下。”李昀扇小声的在秦落烟的耳边道,“跟着李海的脚印走。”

    秦落烟点了点头,不动声色的踩在李海的脚印上。

    几人走了一会儿,除了浓郁的雾气之外,似乎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秦落烟忍不住疑惑,为何这片地方会被称之为死亡之地,虽说这里的确是有些阵法,可是再强大的阵法也是人为设置的,那就是说可以被破解的,因此也不会形成死亡之地这个让人一听就有些背脊发凉的名字。

    “啊!”

    突然一个惊呼从几人的身后传来,秦落烟赶紧回过头去看,就看见云天喜带着两名随从堪堪的站在一个大坑的边缘上,而大坑里,萧老、自称萧凡妻子的女人和萧凡都跌入了一个满是泥泞的大坑里。

    秦落烟也是从这条路走过来的,她敢肯定先前根本就没有看见过这样的大坑!那这大坑又是怎么来的?

    而且,那泥泞似乎也并非普通的泥潭,而是……澡泽!

    秦落烟倒吸了一口凉气,眼尖的发现三人在缓缓的下降!

    “这是怎么回事?”云天喜愤怒的转头问李昀扇。

    李昀扇冷哼一声,不耐烦的道:“还能怎么回事?肯定是碰到了阵法。不是让你们跟紧一些吗?在这里走错一步都可能是生和死的差别。”

    “你别说这些废话!我们都是跟着你们所走过的路在走,这里面分明就有鬼!而且,你别忘了,我是天机阁阁主,你以为一般的阵法我会放在眼中?这里,阵法是有,可是远远没有想象中的复杂,这澡泽的出现,绝对和阵法没有关系!你少糊弄我!”

    云天喜站在潭边,愤怒的低吼,可是脚步却没敢轻易移动一步,唯恐再触碰到些什么。

    秦落烟没有心情理会云天喜和李昀扇的唇舌之争,她现在只在乎萧凡的死活,“你们两个先别说了,如今最重要的事是将他们救出来!”

    说完之后,她提脚就想往那个方向移动过去,可李昀扇却一把扯住了她的胳膊,“别乱动!”

    “可是他们就快要陷下去了!”秦落烟着急,眼睁睁的看着萧凡已经大半个身子被澡泽所吞没。

    李昀扇叹了一口气,道:“你不是已经有相公了么,为何还对萧大家如此在意,你可别告诉我,你的相公也是萧大家!”

    “李昀扇!是与不是,又有什么关系?我现在没有心情和你说这个问题,到底怎么样才能把他救出来!”人命关天,秦落烟不自觉的就歇斯底里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