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三十九章 展露真颜
    云天喜等人见秦落烟如此在意萧凡,也是露出满脸的狐疑。

    李昀扇脸色很冷,秦落烟越是对他态度冰冷,他的心中便越是矛盾冲突。主观上,他很不想去救她在乎的男人,可是他又不想秦落烟对自己露出那般鄙夷的表情。

    秦落烟有些等不及,又转头问云天喜道:“云阁主,他们可是你的人,怎么,为你出生入死之后,你就要将他们这么丢下吗?”

    不过是些下人而已,在云天喜看来,根本不值得他冒着生命危险去救,可是当着两名随从的面,他又不好做得太过拒绝,毕竟,这两名随从也是他的心腹,如果这种事被人看见了,难免会寒了这些随从的心。

    “我倒是想救,可是你也看见了,这里步步危机,我自身难保,哪里能救他们上来?不过跟着我云天喜的人,我从来都不会亏待,如果他们真的不幸死了在这里,他们的家人我都会善待的。”云天喜道。

    说这么多,不就一个意思,他不打算救了!

    秦落烟气得牙痒痒,对于云天喜这人,她原本就不该抱有任何希望的!她又低头看了一眼李昀扇,从目光灼灼到眼神黯淡无光,最终,她只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坚定的抬起脚,往萧凡的方向走了过去。

    她的动作很快,这一次,李昀扇伸出的手没有抓住她,只听李昀扇焦急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左前,右后,上三步,退一步,停!”

    他没有抓住她,却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踩在危险的地方,所以还是忍不住出声提醒。

    秦落烟也没有怀疑他的好意,所以按照他所说的前进,果然没有遇到危险,而当李昀扇喊停的时候,她也刚好停在了泥坑的边缘上。

    只是,让她震惊的是,她先前明明是往云天喜的对面而去的,如果按照正常的理解,她到达的应该是泥坑的另一边,可是不知为何,当她停下来的时候,竟然发现云天喜就站在自己的左手边。

    这里的空间,似乎和眼睛看见的有些不一样!

    得到这个认知的秦落烟,心中突突的剧烈跳动着,原来这里最大的危险果然不是来自阵法,而是来自这里扭曲的空间!

    那一瞬间,她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一把就将云天喜往泥坑中推去!

    云天喜明明看见她往泥坑的对面去了,所以根本没有对她防备,所以当身后一股大力推来的时候,他反应不及整个人便往前滚去!

    他身旁的两个随从也是一脸茫然,等到发现异常的时候,云天喜已经跌入到了泥潭之中,两人左右看,赫然发现秦落烟已经站在了他们的旁边!

    “你们……都下去吧!”秦落烟嘶吼着,等这个机会已经很久了,所以这一刻,她因为激动而双手微微颤抖着,可哪怕如此,她也时果断决绝的。

    两名随从手中拿着连击弩,所以在倒下的时候本能的就想打开开关,可是让他们震惊的是,秦落烟却没有丝毫恐惧,反倒是伸手过来,也不知道她的手碰到了连击弩上的那个部件,当他们打开开关的时候,短箭却并没有如预想中的那般射出来!

    “你、你到底想做什么?”云天喜暴露,哪里想到竟然阴沟里翻船,竟然这么轻易的就栽在了一个小子的手上。

    大开大合的拼,他不会有丝毫的惧意,可是像这样被坑了,他却咽不下这口气。就好像大象被蚂蚁咬死一般,从头到尾的憋屈!

    “想……杀你!”秦落烟说话的时候,蹲在了泥坑的旁边,目光中杀意迸发,吓得云天喜几人忍不住一动,他们一动,身体就往下更陷了一分。

    云天喜惊出满头大汗,这种情况下,他们几人的生命都已经掌握在了这个人的手里,立刻就慌乱了起来,“你我无冤无仇,我先前也放了你一马,不如你也放我一次,我保证等我出去之后,一定不会再动你们分毫!而且你们的残图我也不要了,找到的庚金我也不要了,我云天喜对天发誓,一定说到做到!”

    秦落烟叹了一口气,摇摇头,似乎在嘲讽云天喜此刻的狼狈,她的目光幽深又哀伤,突然,她抬起手,缓缓地撕下了自己的面具,将一张倾城的容颜露了出来。

    当她的脸在浓雾之中渐渐显现出来的时候,云天喜已经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你、你……”

    “对,就是我,一个做梦都想杀了你替我师傅报仇的人!怎么样,到现在,你还觉得我会放过你吗?”秦落烟捡起地上一块石头,往泥坑里的云天喜扔了过去。

    云天喜的双手双脚都陷入了澡泽里,根本不敢随意乱动,他只要稍微一动,身体就会下降,所以眼睁睁看着那石头砸在自己的头顶上,鲜血流出,瞬间沾满他的口鼻。

    许是血腥的味道刺激了云天喜,让他知道死亡正在靠近,所以他眼中的傲气终于在这一瞬间全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摇尾乞怜的卑微,“求求你,求求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只要你肯饶我一条性命,你要什么都可以!对了,我有残图,天机阁的传世残图,我已经找到了绝大部分,只剩下你师傅所属一脉的那一小份,我得到的小图我都可以给你,全都给你!”

    “残图?”秦落烟冷笑,又是一颗石头砸了过去,“和我师傅的性命,和我师兄的人生比起来,他们的,什么都不是!如果你能将师傅还给我,将师兄们的人生还给我,我就放了你,可是,你能吗?你能吗?你……不能!”

    说到最后的时候,秦落烟的眼眶里不自觉的就腾起了泪水,她抬起手,有些狼狈的擦了擦,又哽咽道:“我只要我爱做饭的师傅和疼爱我的师兄,你给得起吗?”

    连她自己也没有想到,那么短暂的生活里,这几个人竟然扎根在了她灵魂的深处,每每想起当初的日子,她就会疼得喘不过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