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百四十一章 解药
    萧凡除了目光有些呆滞外,身上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秦落烟也才松了一口气。

    在李海的帮助下,秦落烟这才将云天喜从澡泽中救了出来,她迫不及待的向云天喜伸出手,道:“解药拿来吧。”

    云天喜脸上还有犹豫,秦落烟又扬起手,手上的戒指在火光的照耀下闪烁着幽暗的光芒,他一咬牙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来,“他中的毒其实没有根本上的解药,这样的解药其实也是暂时压住毒性而已……”

    见秦落烟脸色瞬间铁青,另一手已经捏住了那戒指上的母蛊,云天喜连连摆手,继续道:“不过你放心,这样的解药我还有很多,你看着小瓶子里的药就够他吃半年的了。一个月只需要吃上小小的一颗,等吃完了我再给你送过来,一直吃的话,也相当于解毒了。”

    “果然是狡猾的天机阁阁主!”秦落烟气得牙痒痒,她早该知道,云天喜这种人,哪里会那么心软?到了现在,他竟然还在耍滑!她的手指摩挲在戒指上的母蛊上,冷声道:“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

    “不、不、不,我真的没有骗你,这毒药是真的没有根本上的解药,这药本来就是我找一位高人配置的,就是用来对付敌人的,对付敌人,我还留那么多退路做什么?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的性命都掌握在你的手里,我怎么敢骗你!”

    云天喜满脸惊恐的盯着秦落烟的手,脸上惧怕的表情不是作假。

    秦落烟忍不住拧紧了眉头,在这种情况下,云天喜说真话的几率很多,只是她依旧有些不敢相信这个事实而已。

    其实,在心底深处,她已经相信了云天喜的话,毕竟周先生亲自替萧凡看过了,周先生说萧凡只剩下三个月的性命,周先生医术无双,既然他这么说,她也就知道萧凡体内的毒药有多么的霸道了。

    秦落烟无力的叹了一口气,这才从小瓷瓶里倒出一颗小药丸来塞进萧凡的口中,那药丸的药效也很快,不过瞬息的功夫,萧凡的眼神就开始发生了变化,由最初的茫然渐渐变得清明,只是,随着那清明的眼神出现,他眼神深处越来越浓重的哀伤也弥漫了开来。

    “你看,他清醒了,我没骗你,对不对?”云天喜似乎怕她捏碎那母蛊,赶紧指着萧凡道。

    秦落烟没有看他,而是怔怔的盯着萧凡,只是说出口的话却是对云天喜的,“他……会记得他意识迷茫的时候的事情吗?”

    “……”云天喜没想到她会突然这么问,目光警惕的看了一眼那母蛊,又咬牙道:“记得!当初配置这药的时候,就专门让那高人配置成了这种狠毒的药效。当他清醒的时候,就会记忆起所有意识迷失期间的事情,我就是要吃了这种药的人,意识哪怕短暂的清醒也要让他生不如死。”

    果然是歹毒无比!

    秦落烟气得牙痒痒,却又心疼起萧凡来,她不知道在这人生的最后几个月里,她让他恢复神智到底是不是一件正确的事,骄傲如斯的大师兄,怎么能忍受在意识迷失期间发生的种种?

    “师兄……”她的声音有些哽咽,盯着萧凡的脸,害怕从他的脸上看见一丝一毫的绝望。

    可是,让她恐惧的事情到底没有发生,神智渐渐清醒的萧凡,只是眼眶中有隐隐的泪光闪动,他吞了吞口水,喉头滚动,坚定的咬牙应了一声,“师妹,辛苦你了。”

    几个字,足以让秦落烟七步成山。

    面对这一段时间的非人对待,最辛苦的人不正是他吗?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竟然开口的第一句话是说她辛苦了!她,哪里有他辛苦?正是因为他这一句话,却越发说明了在他心底的透彻和坚强。

    他似乎已经知道了秦落烟的担忧,所以在第一时间选择的不是绝望,而是怎么让秦落烟不绝望!哪怕在这个时候了,他的第一选择还是她的感受!也许,在他的心底已经绝望彻底,可是他却依旧要表现出坚强的一面,这本身就是比绝望更难熬的一件事情。

    秦落烟禁不住心疼了萧凡,忍不住就想将他拥入怀中,无关情爱,她只想用自己的怀抱来温暖这个处置绝望深渊中的男人!他不是她的爱人,可是,他是她的亲人!在她看来,一个拥抱而已,对自己的亲人无论如何都不为过。

    可惜,那一瞬间,她忘记了,这里是礼教森严的古代。

    所以,她的这个举动,让一旁的李昀扇踉跄的后退了两步,要不是李海伸手扶住了他,他怕是也要跌入了澡泽泥潭之中。

    而云天喜也是震惊不已,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女人是武宣王傅子墨的女人,武宣王啊,可不是普通的阿猫阿狗,这个女人竟然敢给傅子墨带绿帽子?这……这天下还有这么大胆的女人吗?

    “落烟……”萧凡注意到了其他人脸上的神色变幻,可是,他依旧没有推开秦落烟,反而有些贪恋她身上的温暖和淡淡清香。

    风,越发的凉了。

    好一会儿之后,泥潭里剩下的几人的求救声才打破了这诡异的一幕。

    “对了,我的姑奶奶,你还没有救他们几个呢,你看看,泥水都淹到他们的脖颈了,这再不救他们出来,他们可就真要死了。”云天喜皱着眉,赶紧出声提醒道。

    可是,秦落烟却并没有动,她松开萧凡,缓缓地转过头来,眼神中的愤恨毫不保留的冲了出来,那浓郁的恨意吓得云天喜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

    “谁说我要救他们了?”秦落烟冷哼一声,“刚才我可从头到尾都没说过要救他们。”

    “你、你……”云天喜心中憋屈,可是先前秦落烟的确只是说会饶了他性命,却也并未说要放过其他人,他没又想到,竟然在这里又被这丫头坑了一把。

    “求求你,放过我们吧,求求你了,姑奶奶。”泥潭里的几人一听两人的对话,一个个吓得战战发抖,根本顾不得廉耻,立刻出声求饶起来。